井中月图文分享

拇指姑娘(一)

[丹麦]安徒生

从前有一个女人,她非常希望有一个小小的孩子,但是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可以得到。因此她就去请教一位巫婆。她对巫婆说:“我非常想要有一个小小的孩子!你能告诉我什么地方可以得得到一个吗?”

“嗨!这容易得很!”巫婆说,“你把这颗大麦粒拿去吧。它可不是乡下人的田里长的那种大麦粒,也不是鸡吃的那种大麦粒啦。你把它埋在一个花盆里。不久你就可以看到你所要看的东西了。”

拇指姑娘

“谢谢你。”女人说。她给了巫婆三个银币。于是她就回到家来,种下那颗大麦粒。很快一朵美丽的大红花就长出来了。它看起来很像一朵郁金香,不过它的叶子紧紧地包在一起,好像定仍旧是一个花苞似的。

“这是一朵很美的花。”女人说,同时她在它美丽的、黄而带红的花瓣上吻了一下。不过,当她正在吻的时候,花儿忽然噼啪一声,开放了。人们现在可以看得出,这是一朵真正的郁金香。但是在这朵花的正中央,在那根绿色的雌蕊上面,坐着一位娇小的姑娘,她看起来又白嫩,又可爱。她还没有大拇指的一半长,因此人们就把她叫作拇指姑娘。

拇指姑娘的摇篮是一个光得放亮的漂亮胡桃壳,她的垫子是蓝色紫罗兰的花瓣,她的被子是玫瑰的花瓣。这就是她晚上睡觉的地方。但是白天她在桌子上玩耍——在这桌子上,那个女人放了一个盘子,上面又放了一圈花儿,花的枝干浸在水里。水上浮着一片很大的郁金香花瓣。拇指姑娘可以坐在这花瓣上,用两根白马尾作桨,从盘子这一边划到那一边。这样儿真是美丽啦!她还能唱歌,而且唱得那么温柔和甜蜜,从前没有任何人听到过。

一天晚上,当她正在她漂亮的床上上睡觉的时候,一人个难看的癞蛤蟆从窗子外面跳进来了,因为窗子上有一块玻璃已经破了。这癞蛤蟆又丑又大,而且是黏黏糊糊的。她一直跳到桌子上。拇指姑娘正睡在桌子上鲜红的玫瑰花瓣下面。

“这姑娘倒可以做我儿子的一个漂亮妻子哩。”癞蛤蟆说。于是她一把抓住拇指姑娘正睡那个胡桃壳,背着它跳出了窗子,一直跳到花园里去。

花园里有一条很宽的小溪在流着,但是它的两岸又低又潮湿。癞蛤蟆和她能的儿子就住在这儿,哎呀!他踉他的妈妈简直是一个模子铸出来的,也长得奇丑不堪。“阁阁!阁阁!咽!咽!咽!”当他看到胡桃壳里的这位美丽小姑娘时,他只能讲出这样的话来。

拇指姑娘

“讲话不要那么大声,要不你就把她吵醒了,”老癞蛤蟆说,“她还可以从我们这儿逃走,因为她轻得像一片天鹅的羽毛!我们得把她放在溪里睡莲的一片宽叶子上面。她既是这么娇小和轻巧,那片叶子对她说来可以算作一个岛了。她在那上面是没有办法逃走的。在这期间我们就可以把底下的那间好房子修理好——你们俩以后就可以在那儿住下来过日子。”

溪里长有许多叶子宽大的绿色睡莲。它们好像是浮在水面上似的。浮在最远的那片叶子也就是最大的一片叶子。老癞蛤蟆向它游过去,把胡桃壳和睡在里面的拇指姑娘娘放在它上面。

这个可怜的、丁点小的姑娘大清早就醒来了。当她看见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的时候,就不禁悲伤地哭起来,因为这片宽大绿叶子的周围全都是水,她一点也没有办法回到陆地上去。

老癞蛤蟆坐在泥里,用灯心草和黄睡莲把房间装饰了一番——有新媳妇住在里面,当然应该收拾漂亮一点才对。随后她就和她的丑儿子向那片托着拇指姑娘的叶子游去。他们要在她没有来以前,先把她的那张美丽的床搬走,安放在洞房里面。这个老癞蛤蟆在水里向她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同时说:“这是我的儿子;他就是你未来的丈夫。你们俩在泥巴里将会生活得很幸福的。”

“阁!阁!格!格!格!”这位少爷所能讲出的话,就只有这一点。

他们搬着这漂亮的小床,在水里游走了。拇指姑娘独自坐在绿叶上,不禁大哭起来,因为她不喜欢跟一个讨厌的癞蛤蟆住在一起,也不喜欢有那么一个丑的少爷做自己的丈夫。在水里游着的一些小鱼曾经看到过癞蛤蟆,同时也听到过她所说的话。因此它们都伸出头来,想瞧瞧这个小小的姑娘。它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她非常美丽,因而它们非常不满意,觉得这样一个人儿却要下嫁给一个丑癞蛤蟆,那可不成!这样的事情决不能让它存在!它们在水里一齐集合到托着那片绿叶的梗子的周围——小姑娘就住在那上面。它们用牙齿把叶梗子咬断了,使得这片叶子顺着水漂走了,带着拇指姑娘漂走了,漂得非常远,漂到癞蛤蟆完全没有办法达到的地方去。

拇指姑娘漂过了许许多多的地方。住在一些灌木林里的小鸟儿看到她,都唱道:“多么美丽的一位小姑娘啊!”

叶子托着她漂流,越流越远;最后拇指姑娘就漂流到外国去了。

拇指姑娘

一只很可爱的白蝴蝶不停地环绕着她飞,最后就落到叶子上来,因为它是那么喜欢拇指姑娘;而她呢,她也非常高兴,因为癞蛤蟆现在再也找不着她了。同时她现在所漂流过的这个地带是那么美丽——太阳照在水上,正像最亮的金子。她解下腰带,把一端系在蝴蝶身上,把另一端紧紧地系在叶子上。叶子带着拇指姑娘一起很快地在水上漂走了,因为她就站在叶子的上面。

这时有一只很大的金龟子飞来了。他看到了她。他立刻用他的爪子抓住她纤细的腰,带着她一起飞到树上去了。但是那片绿叶继续顺着溪流游去,那只蝴蝶也跟着在一起游,因为他是系在叶子上,没有办法飞开。

天呐!当金龟子带着她飞进树里去的时候,可怜的拇指姑娘该是多么害怕啊!不过她更为那只美丽的白蝴蝶难过。她已经把他紧紧地系在那片叶子上,如果他没有办法摆脱的话,他一定就会饿死的。但是金龟子一点也不理会这事情,他和她一块儿坐在树里最大的一张绿叶子上面,把花里的蜜糖拿出来给她吃,同时说她是多么漂亮,虽然她一点也不像金龟子。不多久,住在树里的那些金龟子全都来拜访了。他们打量着拇指姑娘。金龟子小姐们耸了耸她们的触角,说:“嗨,她不过只有两条腿罢了!这是怪难看的。”

“她连触角都没有!”她们说。

“她的腰太细了——呸!她完全像一个人一她是多么丑啊!”所有的女金龟子们齐声说。

然而拇指姑娘确是非常美丽的。甚至劫持她的那只金龟子也不免要这样想。不过当大家都说她是很难看的时候,他最后也只好相信这话了,他也不愿意要她了!她现在可以随便到什么地方去。他们带着她从树上一起飞下来,把她放在一朵雏菊上面。她在那上面哭得怪伤心的,因为她长得那么丑,连金龟子也不要她了。可是她仍然是人们所想象不到的一个最美丽的人儿,那么娇嫩,那么明朗,像一片最纯洁的玫瑰花瓣。

整个夏天,可怜的拇指姑娘单独地住在这个巨大的树林里。她用草叶为自己编了一个小床。 她把它挂在一片大牛蒡叶底下,使得雨不致淋到她身上。她从花里取出蜜来作为食物,她的饮料是每天早晨凝结在叶子上的露珠。夏天和秋天就这么过去了。现在,冬天——那又冷又长的冬天——来了。那些为她唱着甜蜜的歌的鸟儿现在都飞走了。树和花都凋零了。那片大的牛蒡叶——她一直是是在它下面住着的——也卷起来了,只剩下一根枯黄的梗子。她又怕又冷,因为她的衣服都破了,而她的身体又是那么瘦削和纤细——可怜的拇指姑娘啊!她一定会冻死的。开始下雪了,每朵雪花落到她身上,就好像一个人把满铲子的雪块打到我们身上一样,因为我们高大,而她不过只有一寸来长。她只好把自己裹在一片干枯的叶子里,可是这并不温暖——她冻得发抖。

在她现在来到的这个树林的附近,有一块很大的麦田;不过田里的麦子早已经收割了。冻结的地上只留下一些光赤的残梗。对她说来,在它们中间走过去,简直等于穿过一片广大的森林。啊!她冻得多么发抖啊!最后她来到一个田鼠的门口。这就是一棵麦根下面的一个小洞。田鼠住在里面,又温暖,又舒服。她藏有一整房间的麦子,她还有一间漂亮的厨房和一个饭厅。可怜的拇指姑娘站在门里,像一个讨饭的穷苦女孩子。她请求施舍一颗大麦粒给她,因为她已经两天没有吃过一丁点儿东西。

拇指姑娘

“你这个可怜的小人儿,”田鼠说,因为她本来是一个好心肠的老田鼠,“到我温暖的房子里来,我一起吃点东西吧。”

因为她现在很喜欢拇指姑娘,所以她说:“你可以跟我住在一块,度过这个冬天,不过你得把我的房间弄得干净整齐,同时讲些故事给我听,因为我这个人就是喜欢听故事。”

这个和善的老田鼠所要求的事情,拇指姑娘都一一答应了。她在那儿住得非常快乐。

“不久我们就要有一个客人来,”田鼠说,“我的这位邻人经常每个星期来看我一次,他住的比我舒服得多,他有宽大的房间,他穿着非常美丽的黑天鹅绒袍子。只要你能够得到他做你的丈夫,那么你一辈子就享用不尽了。不过他的眼睛看不见东西。你得讲一些个你所知道的、最美的故事给他听。”

拇指姑娘对于这事没有什么兴趣。她不愿意跟这位邻人结婚,因为他是一个鼹鼠。他穿着他的黑天鹅绒袍子来拜访了。田鼠说,他是怎样有钱和有学问,他的家也要比田鼠的大二十倍;他有很高深的知识,不过他不喜欢太阳和美丽的花儿;而且他还喜欢说这些东西的坏话,因为他自己从来没有看见过它们。

拇指姑娘得为他唱一曲歌。她唱了“金龟子呀,飞走吧!”又唱了“牧师走上草原”。因为她的声音是那么美丽,鼹鼠就不禁爱上她了。不过他没有表示出来,因为他是是一个很谨慎的人。

最近他从自己房子里挖了一条长长的地道,通到她们的这座房子里来。他请田鼠和拇指姑娘到这条地道里来散步,而且只要她们愿意,她们随时都可以来。不过他危忠告她们不要害怕一只躺在地道里的死鸟。他是一只完整的鸟儿,有翅膀,也有嘴。无疑地他是不久以前、在冬天开始的时候死去的。他现在被埋葬的这块地方,恰恰被鼹鼠打穿了成为地。

鼹鼠嘴里衔着一根引火木——它在黑暗中可以发出闪光。他走在前面,为她们把这条又长义的地道照明。当她们来到那只死鸟躺着的地方时,鼹鼠就用他的大鼻子顶着天花板,朝上面拱着土,拱出一个大洞来。阳光就通过这洞口射进来。在地上的正中央躺着一只死了的燕子,他的美丽的翅膀紧紧地贴着身体,小腿和头缩到羽毛里面:这只可怜的鸟儿无疑是冻死了的。这使得拇指姑娘感到非常难过,因为她非常喜爱一切鸟儿。的确,他们整个夏天对她唱着美妙的歌,对她喃喃地讲着话。不过鼹鼠用他的短腿一推,说:“他现在再也不能唱什么了!生来就是一只小鸟一这该差一件多么可怜的事儿!谢天谢地,我的孩子们将不会是这样。像这样的一只鸟儿,什么事也不能做,只会叽叽喳喳地叫,到了冬天就不得不饿死了!” “是的,你是一个聪明人,说得有道理,”田鼠说,“冬天一到,这些‘叽叽喳喳’的歌声对于一只雀子有什么用呢?他只有挨饿和受冻的一条路。不过我想这就是大家所谓的了不起的事情吧!”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