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渔夫和他的妻子(二)

道:

王子,王子,小王子,

海里的比目鱼,你出来吧,

我的妻子伊尔莎比尔

和我的想法不一致。

比目鱼说:“那她要什么呢?”

渔夫说:“唉,她要当国王。”

比目鱼说:“你回去吧,她已经是国王了。”

渔夫和他的妻子

渔夫回去一看,宫殿变得更大了,而且还添了一座高耸的塔楼和许多富丽堂皇的装饰物,门口站着卫兵,另外还有许多礼兵。

他走进宫殿,看见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用大理石和金子做的,天鹅绒的舶桌布,周围围吊着长长的金链流苏。大厅的门打开了,满朝文武大臣都在里面。他的妻子坐在用金子和钻石做的宝座上,头上戴着一顶硕大的金质王冠,手里拿着纯金和宝石制的王笏,她的两边各站着六名侍女,依次排开,一个比一个矮一头。

他走上前去,说:“啊,老婆子,你现在做了国王啦?”

妻子说:“是啊,我现在是国王了。”

他站在那里望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说:“啊,老婆子,你做了国王,该多好啊!我们再也不要希望什么了。”

妻子烦躁不安地说:“不,老头子,我已经不耐烦了,我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你去对比目鱼说,我已经做了国王,我还想做皇帝。”

丈夫说:“啊,老婆子,你干吗还要做皇帝呢!”

她说:“老头子,你去对比目鱼说,我们要做皇帝。”

丈夫说:“啊,老婆子,我不能做皇帝,我也不愿意去向比目鱼说;皇帝一个国家才有一个,比目鱼不能让人做皇帝的,它不能,绝对不能。”

妻子说:“什么?我是国王,你只不过是我的丈夫,你还不马上给我去?你立刻就去。它能让人做国王,也就能让人做皇帝。我非要做皇帝不可,你快去吧”丈夫只得去了。

渔夫去的时候,心中惶恐不安;他一边走,一边想:这样多不好,她要做皇帝,真是厚颜无耻,比目鱼一定会厌烦的。他走到海边时,看见海水又黑又浓,从海底向上翻腾,冒着水泡,一阵大风刮来,波涛汹涌,浪花拍打着海岸。渔夫感到非常害怕。他面对大海,喊道:

王子,王子,小王子,

海里的比目鱼,你出来吧,

我的妻子伊尔莎比尔

和我的想法不一致。

比目鱼说:“那她想要什么呢?”

渔夫说:“唉,比目鱼,我的妻子要当皇帝。”

比目鱼说:“你回去吧,她已经是皇帝了。”

渔夫和他的妻子

渔夫回去一看,整座宫殿全是用水磨大理石砌的,上面还有雪花石膏雕像和黄金饰物。一队土兵从大门前面列队而过,他们吹着喇叭,打着鼓,敲着锣。

宫殿里有不少男爵、伯爵和公爵走来走去,充当仆人;他们替他打开纯金制作的大门。他进去一看,他的妻子坐在宝座上,这宝座是用整块的金子做成的,足有两里高。她头上戴着两尺多高的大金冠,上面镶着金刚钻和红宝石。她一只手拿着王笏,另一只手拿着权杖。在她的两旁站着两排侍臣,依次排开,一个比一个矮,从两里高的巨人到只有小手指大小的矮子。她的面前站着许多诸侯和公爵。

渔夫走过去,站在他们中间,说:“老婆子,你当了皇帝啦?”

妻子说:“是啊,我当了皇帝。”

渔夫站在那里,仔细打量了她一会儿,然后说:“啊,老婆子,你当上了皇帝,可真不错呀。”

妻子说:“老头子,你站在那里做什么?我现在当上了皇帝,可是我还要做教皇,你去找比目鱼吧!”

丈夫说:“唉,老婆子,你究竟想做什么呀?教皇你当不得,在基督教世界里只有一个教皇,比目鱼不会让你做教皇的。”

妻子说:“老头子,我要当教皇,你快去吧,我今天就要当上教皇。”

丈夫说:“不行,老婆子,我不愿意向比目鱼说!这样做不行,这太过分了,比目鱼是不会让你做教皇的。”,“

妻子说:“老头子,你少说废话,它能让人做皇帝,也就能让人做教皇。还不快去!我是皇帝,你只不过是我的丈夫,难道你还不想去吗?”

渔夫害怕,又去了,但是他没有一点力气,浑身发抖,膝盖和小腿也直打哆嗦。忽然,平地刮起一阵大风,乌云从四面八方飞来,天变得像夜里一样漆黑,树叶从树上刮下来,海水在上涨,在翻滚好像煮沸了似的,巨浪冲击着海岸。他看见远处有船只在浪尖上颠簸,船上的人鸣枪求救。天空中间还有一点点蓝色,但是乌云四合,看来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渔夫沮丧地站到海边,惶恐地说:

王子,王子,小王子,

海里的比目鱼,你出来吧,

我的妻子伊尔莎比尔

和我的想法不一致。

比目鱼说:“那她还想要什么呢?”

渔夫说:“唉,她要当教皇。”

比目鱼说:“你回去吧,她已经当上教皇了。”

渔夫回去一看,那里有一座高大的教堂,周围尽是宫殿。他从人群中挤过去。教堂里点着成千上万支蜡烛,照得通明,他的妻子穿着纯金的衣服,坐在一个更高的宝座上,头上戴着三顶大金冠,周围站着许多大主教。她的两旁点着两排蜡烛,从大到小依次排开,最大的有如巨塔那么高那么粗,最小的就像厨房里用的蜡烛。所有的皇帝和国王都跪在她的面前,吻吻她的鞋。

渔夫仔细地看了她一会儿,说:“老婆子,你当上教皇啦?”

妻子说:“是啊,我是教皇。”

渔夫站在那里,又仔细端详着她,好像在看光辉灿烂的太阳。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说:“啊,老婆子,你当了教皇,可真美呀!”可是她笔直地坐在上面,像一棵树,纹丝不动。

渔夫说:“老婆子,你现在当了教皇,该满足了吧?你再也不能当别的什么了。”

妻子说:“我还要考虑考虑。”于是他们两人上床睡觉。可是她还不满足,欲望的冲动使她睡不着,她总是想,她还能当上什么。

丈夫睡得又香又实在,因为他白天跑了许多路;可是妻子怎么也睡不着,整夜翻来覆去,绞尽脑汁地想她还能当什么,可总也想不出来。后来太阳要升起来的时候,她看见了朝霞,忙从床上生坐起来,透过窗户凝望着冉冉升起的太阳,想道:哈,难道我就不能让太阳和月亮升起吗?于是她用胳膊肘捅捅丈夫的肋骨,说:“老头子,起来,你去向比目鱼说,我要和亲爱的上帝一样。”丈夫还没有完全醒,听见她这样说,吓得从床上掉下来。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赶忙睁开眼睛,问:“啊,老婆子,你说什么?”

她说:“老头子,要是我不能让太阳和月亮升起,而必须看着它们升起,我就实在忍受不了啦:要是我不能亲自让它们升起,我就不会再有一刻安宁。”她凶狠地看着他,吓得他打了一个寒战,“你快去吧,我要和亲爱的上帝一样。”

丈夫跪倒在她的面前,说:“啊,老婆子,比目鱼办不到,它只能让人做皇帝和教皇。我求你冷静点,还是做你的教皇吧!”

渔夫和他的妻子

她听了大发雷霆,连头发都竖了起来;她猛地撕开自己的紧身胸衣,使劲踹了他一脚,喊道:“我忍受不住了,我再也忍受不住了。你还不快给我去!”丈夫急忙穿上裤子,发疯似的跑去了。

外面狂风怒吼,吹得他几乎站不住脚。树木和房屋被刮倒了,山在震动,岩石滚进大海,天空漆黑一团,电闪雷鸣,大海掀起黑色的巨浪,像教堂的尖塔,像高高的山峰,浪尖上翻滚着白色的泡沫。渔夫大声喊道,连他也听不见自己的话:

王子,王子,小王子,

海里的比目鱼,你出来吧,

我的妻子伊尔莎比尔

和我的想法不一致。

比目鱼问:“那她究竟想要什么呢?”

渔夫说:“唉,她要和亲爱的上帝一样。”

“你回去吧,她又坐在她的破船里面了。” 于是他们就一直坐在破船里,直到今天。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