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奇怪的乐师

[德国]格林兄弟

从前有一个奇怪的乐师,独自一人穿过一座森林,他一边走一边想,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名堂,便自言自语地说:“这森林里太无聊了,我得找个伙伴才好。”说完,他从背上取下提琴,随便拉了—首曲子,琴声传遍了树林。不久,一只狼从灌木丛中跑出来。

“啊,来了一只狼!它可不是我想找的。”乐师说。

但是狼却走过来,对他讲:“喂,亲爱的乐师,你的琴拉得太好了!我也想学学。”

你很快就能学会的,“乐师回答,“只是你得完全听我的,我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奇怪的乐师

“哦,乐师,”狼说,“我听你的,就像徒弟对师傅一样。”于是,乐师就让狼跟他一起走。他俩走了一段路,来到一棵老橡树前;这橡树树心已经空了,而且中间还裂了一道缝。“瞧这儿,”乐师说,“你要想学拉琴,就把你的前爪放到这缝里去。”狼照办了,可是乐师飞快地举起一块石头,一下子就把狼的两只前爪牢牢地楔进了树缝里,狼站在那里,活像一个俘虏。“等着吧,直到我回来!”乐师说完,走他的路去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自言自语地说:“这森林里太无聊了,我得另找一个伙伴才好。”说完又取下提琴,拉了一首曲子,琴声又传遍了树林。不久,一只狐狸穿过树丛跑了过来。

“啊,来了一只狐狸!”乐师说,“它可不是我要找的。”

狐狸走到他跟前,说:“喂,亲爱的乐师,你的琴拉得太好了!我也想学学。”

“你很快就能学会的,”乐师说,“只是你得完全听我的,我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哦,乐师,”狐狸回答说,“我听你的,就像徒弟对师傅一样。”

“那就跟我来吧。”乐师说。

他俩走了一段路,来到一条小路上,路的两旁长着高高的灌木。乐师停住脚步,把路边的一棵小榛树弯下来,用脚尖踩住,然后再把另一边的一棵小树弯下来,说:“好啦,小狐狸,如果你想学点东西的话,就把你的左前爪递给我。”狐狸照办了,乐师把它的爪子绑在左边的树上。

“小狐狸,”乐师又说,“现在把你的右前爪递给我。”他又把它绑在右边的树上。乐师检查了一下绳结,看绑紧了没有,然后一松手,小树弹起来,把狐狸也带了上去,狐狸悬在空中拼命地挣扎着。“等着吧,直到我回来!”乐师说完,走他的路去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自言自语地说:“这树林里太无聊了,我得另找一个伙伴才好。”说完,又取下他的提琴拉起来,琴声响彻了整个森林。一只小兔子跳跳蹦蹦地跑了过来。

“啊,来了一只兔子!”乐师说,“它可不是我想找的。”

“喂,亲爱的乐师,”兔子说,“你拉得太好了!我也想学学。”

“你很快就能学会的,”乐师说,“只是你得完全听我的,我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奇怪的乐师

“哦,乐师,”小兔子回答说,“我听你的,就像徒弟对师傅一样。”

他俩走了一段路,来到森林里的一片空地上,那里长着一棵杨树。乐师用一根长长的绳子拴住小兔的脖子,把绳的另一头拴在杨树上。快点儿,小兔子,现在给我围着树跑二十圈。“乐师喊道。小兔子按照他的话跑了二十圈,绳子也围着树干缠了二十道;小兔子被牢牢地拴住了,无论它怎样拉扯挣扎也没用,反而使绳子勒进它那柔嫩的脖子。“等着吧,直到我回来!”乐师说完,继续往前走。

这时候,狼又是拉又是拽,又是啃石头,折腾了好半天终于使爪子松动,从树缝里拔了出来。它火冒三丈,气急败坏地去追乐师,恨不得把他撕得粉碎。狐狸看见它跑过来,开始哭哭啼啼,拼命喊道:“狼大哥,快来救救我,乐师把我骗了。”狼扳倒小树,咬断绳子,放了狐狸;狐狸跟着狼,它们一起找乐师报仇去了。它们发现了被绑着的兔子,同样救了它,然后它们三个一同去找它们的仇敌。

奇怪的乐师

乐师在路上又拉了一次琴,这次他的运气要好一些。琴声传到了一个贫穷的樵夫耳朵里,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他不由自主地停下工作,把斧头夹在胳膊底下,听起音乐来。“终于来了一个真正伙伴!”乐师说,“因为我找的是人,而不是野兽。”他又拉起琴来,琴声是那样的美妙、那样的动人,穷人站在那里像着了魔一样,高兴得心花怒放。正当他听得入迷的时候,狼、狐狸和兔子来了。他一眼就看出它们不怀好意,于是举起他那明晃晃的斧头,站在乐师前面,仿佛是说:“谁想伤害他就当心点,那得先过我这一关。”三只野兽一看这情景害了怕,都逃回森林里去了;乐师为了感谢樵夫,又拉了一首曲子,然后继续往前走。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