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熊和狐狸

[苏联]阿。托尔斯泰

从前,有一头熊和一只狐狸。

熊的屋子有个小顶楼,顶楼里存放着一桶蜂蜜。

狐狸打探到了熊的秘密。怎么才能把蜜弄到手呢?

狐狸跑到熊的小屋边,坐在他的窗下。

熊和狐狸

“朋友,你不知道我的苦处啊!”

“朋友,你都有什么苦处啊?”

“我那小屋坏了,屋角都塌了,我连火炉也生不起来。你让我在你屋里搭着住吧?”

“进来吧,朋友,就到我屋里住吧。”

他们就睡在火炉上头。狐狸躺着,可尾巴老摇晃着。她怎么才能把蜜弄到手呢?熊睡熟了,狐狸这时用尾巴敲出笃笃声来。

熊问:“谁在外头敲门呀?”

“这是找我的,我的女邻居生了个儿子!”

那你去吧,朋友。“

狐狸出去了。她爬上了小顶楼,动手吃起蜜来。吃饱了,回到火炉上,又躺下来。

“朋友,哎,朋友,”熊问,“你去的那个村子叫什么名儿来着?”

熊和狐狸

“开桶村。”

“这名儿怪新鲜的。”

第二个晚上,他们睡下后,狐狸又用尾巴笃笃笃地连声敲着。

朋友,朋友,又叫我来了。“

那你就去吧,朋友。“

狐狸爬上了小顶楼,吃去了半桶蜜。吃过,又回来睡。

朋友,朋友,今晚去的村子又叫什么来着?“

“一半村。”

“这名儿也怪新鲜的。”

第三个晚上,狐狸又笃笃地甩响尾巴。

“又来叫我了。”

朋友,哎,朋友,“熊说,“你可别去得太久了哟,今晚打算烙甜饼吃。”

好的,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她自个儿又爬上了小顶楼,把一桶蜜给吃了个精光。她回来时,熊已经起床了。

朋友,哎,朋友,这回你去的村子又叫什么名儿来着?“

“精光村。

“这名儿更新鲜了。现在,咱们来烙甜饼吃。”

熊要动手烙甜饼,可狐狸问:“你的蜜糖哩,朋友,蜜糖在哪儿?”

“在小顶楼上呀。”

熊爬上小顶楼去取蜜糖。桶里没有蜂蜜,空荡荡的了。

“谁吃掉了我的蜂蜜?”他也问,“一定是你了,朋友,不会是别人的!”

不,朋友,我连蜂蜜的影儿也没见过呀。怕是你自个儿吃了,推到我头上来的吧!“

熊左思右想……

熊和狐狸

“有办法了,”他说,“让我们来验验谁吃了蜜。我们都躺到太阳下边去,肚皮朝上晒。谁的肚皮上有蜜化开,谁就是吃了蜜的。”

他们俩来到太阳下,仰天躺好。熊躺着躺着,就睡熟了。狐狸可没入睡,她瞧着自己肚皮,瞧着瞧着,她的肚皮上淌下一滴蜜汁。她当即把蜜汁从自己的肚皮上刮下来,抹到了熊的肚皮上。

“朋友,哎,朋友,你这是什么!现在该看清是谁吃了蜜了吧!”

熊没办法,只好向狐狸承认:他错怪狐狸了。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