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吹魔笛的孩子(二)

“眼下我得留神点!”克诺特在林中穿越时这么想。

可他没走几步路,突然发现一片神奇的绿草地。那儿长满了草莓,仿佛整个草地溅上了红色的水珠。

我吃点草莓,大概不会出乱子。要知道四点以前是吃不到东西的。“克诺特心想。

他的手刚一碰到草莓,那些浆果便从四面八方朝他投掷过来。

“真糟糕!”克诺特想,“这森林好像施过魔法似的,连草莓也不例外

吹魔笛的孩子

他俯身朝地面看去,这才发现它们压根儿不是草莓,而是林中小矮人。它们的个儿比丛生的草莓高不了多少——戴着小红帽,穿着红裙子。

在林中空地的绿草墩上坐着一位矮子国王。

“你好,音乐家克诺特!”矮子国王说,“你使我的臣民吃惊不小!”

“陛下,请您原谅我!”克诺特恳求道,“我愿接受你的臣民赐给的熟草莓。”

可怜的孩子!“矮子国王高声说,“看来你饿坏了吧?”

“怎么会不饿?打昨儿起,除了铁片和冰水银,我什么也没吃过。”克诺特说。

“这些东西恐怕填不饱,”矮子国王笑道,随后转身对侍女说:“给他拿点吃的东西来,让这个可怜虫喂饱肚子!”

“谢谢您,”克诺特说,“您能不能给我一篮草莓和一桶牛奶?”

“你这个不知趣的人!”矮子国王喊道,“你擅自闯入我的王国,还踩死我三十个忠实的臣民,这难道还不够吗?你竟然还敢向我要东西!喂,森林蜘蛛,来给我帮忙!”

刹那间,从树上爬下成千上万只长腿蜘蛛,它们把克诺特团团围住,用蛛网将他粘上。

克诺特想用手去撕蛛网,可他的两手好像被短上衣缚住似的,不听使唤。他想逃跑,可一步也动不了,仿佛两脚被裹住似的。他的两眼被密密麻麻的蛛网罩住,最后他身不由己挝地滚到了草地上。

四下里又响起了笑声。整个林中空地都在朝着他笑。小矮人们发出阵阵欢声笑语,在克诺特围跳跃、舞蹈,搔他的鼻子和脖子,寻他的开心,玩得十分得意。

“老实躺在那儿吧,要吃喝时再起来!”他们咬着他的耳朵说。

“事情糟啦!”克诺特心想。

突然他脑海里闪过一个绝妙的念头。

“听着,小矮人们!”克诺特苦苦哀求,“为了使你们不再对我生气,我不仅准备吃蛛腿,连芦苇也愿啃,只要有谁肯从我口袋里去取它,并把它塞到我嘴里。”

小矮人们听了他的话,都感到十分好奇。他们很想看看这个小孩怎样把芦苇吃下去。

紧接着四个大胆的矮人,像爬人深渊似的,钻进了克诺特的口袋。他们费劲地拉出那根芦笛,把它拉过克诺特的手、肩、脖子和下巴。他们一拿到它,就把它塞到克诺特嘴上。

小矮人们在克诺特周围又跳起舞来。他们高声大笑,仿佛有一群蚊子在林中空地的上空咚嗡嗡叫嚷。

克诺特的嘴里一有了芦笛,便毫不费力地吹了起来。芦笛哀怨地唱道:“奥依一奥依一奥依!奥依一奥依一奥依!”

林中空地上的欢声笑语顿时消失,只听到草地上有一两滴雨声,接着仿佛沛然降下一阵大雨。克诺特似乎什么也没看见,但他猜想到,这是小矮人们在哭泣。他甚至可怜这些小精灵如此不幸。

“你们听着,”临了克诺特说,“要是你们给我自由,我就命令芦笛还给你们欢乐;要是你们不给我自由,我就让你们永远哭泣!”

这时小矮人们极端害怕,正在大声啜泣。他们听了克诺特的话,立刻去掉他身上的蛛网,松开他的手脚。

克诺特伸直了身子,环顾了一下周围的小矮人,他们的模样实在可怜怜。

克诺特趁机又吓唬他们一次。

他再次吹起芦笛。它悠扬而哀怨地唱道:“奥依一奥依一奥依!”

可怜的小矮人!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笑,可这支可怕的芦笛却迫使他们哭泣!

吹魔笛的孩子

克诺特不想折磨他们太久,他第三次吹起芦笛。不过这回在林中空地上空响起的是是一支欢快响亮的歌。

“拉一拉一拉!拉一拉一拉!”芦笛高声唱道。

瞧,小矮人们这会儿在干什么?他们高兴得手舞足蹈。他们蹦得老高,甚至能抓到天上的云雀。克诺特抖了抖身子,因为小矮人们像秋天的落叶那般倒在他身上。

“唉,我该走了,”小矮人们欢蹦乱跳时,克诺特说,“再见,小矮人们!尽情欢乐吧,别忘了我的芦笛。”

于是克诺特重又上路。

我已经结识了山大王、雪王和小矮人们,不知森林之王将用什么款待我?“克诺特一边想,一边在森林里走着。

走了没多远,他忽然看见泥潭旁边长有许多桑悬钩子。

“让我来尝尝这浆果。”克诺特寻思着,“这是最平常的浆果,它们不会逃,不会说;不会哭,也不会笑。”

泥潭旁一棵古老的大云杉被暴风刮倒在地,伸展着茂密的枝条。克诺特从粗大树干底下爬了过去,他吓得简直呆住了。云杉居然抬起身子,克诺特被枝条钩住,高高地吊在半空中。

“谁敢在午后打扰我?”云杉用嘶哑的声音说,“啊,是你,音乐家克诺特!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吗?我是森林之王,方圆七英里都是我管辖的地方。你瞧,我的宫殿多么豪华!”

克诺特朝四下里环视了一下,周围七英里地方除了长满无数野生的密林之外,什么也没有。

克诺特用豁温和的口气恳求森林之王让他降到地面来收集点桑悬钩子。

“什么,桑悬钩子?”云杉嚷道,“要是你饿了,就吃青苔吧。我打算赠你七车青苔,这就是大王我对你的盛情款待!”

“谢谢您,”克诺特说,“不过我更爱吃一车苹果汁和七桶蜂蜜。”

“你想吃苹果汁?我打算拿你做苹果冻呐。喂,我忠实的雄鹰,抓住这个小家伙,把他喂给小鸟当饭吃”

克诺特吓得不由抬起头,只见云杉顶上一只苍鹰正用凶狠的目光望着他。克诺特虽不反对自己被吃掉,可他不乐意给鹰当午餐吃。他一心想往下跳,可是没成功,因为云杉多刺的枝条把他的手脚紧紧地缠住了。

克诺特十分失望,可突然感受到一种轻微的触摸——好像有一只蚱蜢在他的衣领里爬过,然后从衣领跳到下巴上。克诺特侧目看了一下,原来是个小矮人。当所有的小矮人刚才在林中空地上载歌载舞时,他趁机钻入了克诺特的衣袋里,并藏在那儿。

仿佛出了深渊似的,他吃力地从衣袋里爬出来,随身拖出了那支魔笛。

吹吧!“小矮人说,把魔笛放到了克诺特嘴上。

克诺特的嘴里一有了魔笛,便吹了起来:“巴依一巴依!巴依一巴依!”魔笛缓慢地唱道。

云杉听了立刻打起呵欠,所有的枝条都伸起懒腰,临了埋怨这个无礼的人惊扰了他的午睡,说完又舒展身子卧在汪泥潭上。

当克诺特从枝条底下爬出来,整个林子鼾声雷动时,仿佛有成百头善良的熊在吼叫,连那头凶狠的鹰也闭上眼睛,艰难地扇动翅膀向远处飞去。

克诺特急忙越过卧倒的树丛,走上了乡间的小路。这儿离彼得曼老爷的宅第不远了。

克诺特加快了脚步,不管他怎样匆忙赶路,仍赶不上到他家吃饭。

克诺特一到他家,发现他阖家都坐在客厅的餐桌旁吃鸭子。看来鸭子的味道很不错,客人们连称赞打下它的猎人和将它烹调的厨师。

“欢迎你,音乐家!”彼得曼老爷见了克诺特说,“你怎么没赶上午宴?”

“我当然赶不上啦,因为我已赴过四次宴,品尝过主热铁片、冰水银、带朝露的蛛腿和七车美味的青苔。”克诺特得意扬扬地说。

“嗯,吃过那么多东西,眼下你一定吃不下了。”彼得曼老爷说,“幸好我们没等你,你吃过许多好东西,自然对普通鸭子不感兴趣!”他狡猾地向客人递了个眼色,对自己开的玩笑很满意。“为了不使你枯坐,”彼得曼老爷安慰道,“给我们吹芦笛吧,克诺特!要知道你是个出色的音乐家。”

“也许这比吃热铁片和冰水银要容易些,”克诺特心想,便大声说:“遵命,老爷!你们想听,我就吹。”

他掏出魔笛,毫不费力地吹了起来。

“奥依一奥依一奥依!”魔笛哀伤地唱道。

彼得曼老爷听了立刻喘不过气来。

继他之后,客人们也喘不过气来。所有的人都在流泪,谁也不想吃美味的鸭子。

“奥依一奥依一奥依!”魔笛悠扬地唱着。

“克诺特,”彼得曼老爷一边哭泣,一边恳求,“你还是坐下和我们一起用餐吧!你的笛声并不使我高兴……”他用餐巾揩脸上的泪水。

吹魔笛的孩子

“如果您请求我入席,我就同意和您一起进餐!”克诺特说。

他把魔笛藏进了口袋,在桌旁坐下。

没多久,客人们都镇静了下来。他们擦掉眼泪,一边瞧着克诺特,一边把盘子拉到自己跟前。

克诺特开始大吃大喝,把汤、馅饼和鸭子吃了个精光。

把彼得曼老爷教训了一顿,他感到非常满意,再说鸭子的味道也特别好。不用说,家里外祖为他准备的午餐自然更丰盛,所以他便要匆匆赶回家去。他履行了自己的诺言,给外祖母带了一均干酪。

他回到了岸边,只走了两英里路。 这条路比取道奇卡尔斯基森林缩短了两倍。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