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月亮不止一个(一)

[美国]詹姆斯·瑟伯

很久很久以前,在很远很远一个靠海边的王国里,有一个很小很小的公主,才十一岁,名字叫莱诺拉。有一回这位小公主果酱馅饼吃多了,吃出了病,只好让她躺到床上。御医来给小公主量过体温,听过脉搏,叫她伸出舌头来看看。御医一下子给吓坏了,连忙叫人请国王,就是小公主的爸爸。国王马上赶来看他女儿。

“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国王渴望女儿病好,对她说,“你要什么呢?”

“我要天上的月亮,”小公主说,“有了月亮,我的病马上就好了。”

国王身边有许多聪明的能人,国王要什么,他们就能给他弄到什么。

行行行,你会得到月亮的。“他对女儿说。

国王说着走进宫殿,把一根绒绳拉了拉一响起了三长一短的铃声。一转眼,宫廷侍从长就来了。他又高又胖,戴一副眼镜。眼镜的镜片特别厚,因此眼睛看着就大上一倍。眼睛大上一倍,这位宫廷侍从长的智慧也就好像大上一倍了。

月亮不止一个

“你得把月亮弄来,”国王对他说,“莱诺拉公主要月亮,给了她月亮,她的病就好了。”

“要月亮?”宫廷侍从长听了惊叫起来。他一下子突出了眼睛,于是他的智慧就像是大了四倍。

“对,要月亮。月——亮!”国王说,“你今天夜里就得弄来,至迟明天。”

宫廷侍从长掏出手帕擦擦脑门,然后擤擤鼻涕。

“我什么没有给您弄来过啊,陛下!”他说,“幸亏我身上正好带着一张单子。”

宫廷侍从长说着,打口袋里里掏出很长的一卷羊皮纸。

“咱们来看看它上面记的东西吧,”他皱起了眉头说,“我给您弄来过象牙、猴子、鸵鸟、红宝石、蛋白石、绿宝石、黑色的兰花、粉红色的象、天蓝色的狮子狗、金甲虫、金龟子、正月蝇、蜂鸟舌、天使鸟毛、犀牛角、巨人、侏儒、人鱼、乳香、龙涎香水、没药、歌唱家、诗人、舞女、一磅牛油、二十个蛋、一袋砂糖…”陛下,对不起,有几样是我妻子添上去的。“

可我记不起有什么天蓝色的狮子狗。“国王说。

单子上天蓝色的狮子狗这几个字旁边还画了个钩,“宫廷侍从长反驳说,“可见就有天蓝色的狮子狗,您是忘了。”

什么天蓝色的狮子狗不天蓝色的狮子狗,够了够了,“国王说,“现在我要的是月亮。”

“为了弄到单子上那些东西,我派人漂洋过海,到过撒马尔罕、阿拉伯、桑给巴尔呢,陛下,”宫廷侍从长往下说,“可弄来月亮我办不到。月亮离地球有三万五千英里。它比公主的寝室要大得多。再说月亮是用铜铸的。陛下,月亮我实在没法给您弄来。弄天蓝色的狮子狗做得到,弄月亮办不成。”

国王气坏了,吩咐宫廷侍从长马上滚蛋,然后把宫廷魔法师叫到宫殿里来。

宫廷魔法师又瘦又小,长一张长脸。他头戴红色尖顶帽,帽子上镶满银色的星星;身披蓝色长斗篷,斗篷上绣满金色的猫头鹰

他一听国王吩咐他把月亮给小公主弄来,脸登时变得像粉笔一样白。

“我什么戏法没给您变过啊,陛下,”宫廷魔法师说,“幸亏我身边正好带着一张单子,记着我变过的所有戏法。”他说着从斗篷一个很深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开始念道:亲爱的宫廷魔法师,谨附还所谓哲学之石,您断定它……不对,不是这一张。“宫廷魔法师说着,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很长的一卷羊皮纸。“对了,是这一张,”他说,“让咱们来看看这上面写着什么吧。我曾经给您把水变成血,又把血变成水。我把兔子变成圆筒大礼帽,又把圆筒大礼帽变成兔子。我凭空变出了鲜花、手鼓和鸽子,又把鲜花、手鼓和鸽子变为乌有。我给您弄来过圣杖、魔杖和看得见未来的水晶球。我给您弄到过迷惑人的的药水,医治心伤、胃滞、耳鸣的药膏、药水、药粉、药片。我用狼血、夜影、鹰泪给您配成我自己发明的混合剂,可以驱除夜间出现的种种妖魔鬼怪。我还给您弄来了七里靴、魔棍和隐身衣。”

“你的隐身衣一点不中用。”国王说。

“不对,中用的。”宫廷魔法师反驳说。

“不对,不中用!”国王叫起来,“我穿了这件隐身衣,周围的东西还是碰来碰去。”

“隐身衣是让您隐身,不是让您不碰到周围的东西。”宫廷魔法师说。

反正我还是碰到了周围的东西。“国王生气地说。

宫廷魔法师又看看他手里的单子。

“我给您从爱尔菲神那里弄来了角,”他往下说,“从梦乡弄来了沙,从彩虹里弄来了黄金,还有一团线、一包针、一块蜡……陛下,对不起,这几样是我妻子写下来要我给她买的。”

“反正这一次你得弄来月亮,”国王说,“莱诺拉公主要月亮。给了她月亮,她的病就好了。”

“谁也弄不来月亮,”宫廷魔法师说,“月亮离地球有十五万英里,而且它是绿色干酪做的,比这王宫大一倍。”

国王气坏了,吩咐宫廷魔法师马上滚蛋。接着他敲了敲锣,吩咐把宫廷数学家叫来。

这位宫廷数学家秃顶,近视眼,耳朵上夹一支铅笔,穿一件黑衣服,黑衣服上有白色的数字。

“这会儿我不要听你列举你从1907年起就给我计算的所有数字,”国王说,“你当场盘算盘算看怎样能给莱诺拉公主弄到月亮吧。给了公主月亮,她的病就好了。”

“我很高兴您提起我从1907年起就给您计算的所有数字,”宫廷数学家说,“真巧,我身上带着所有这些计算的清单。”

他从口袋里掏出很长一卷羊皮纸,把它看了看。

“咱们来看上面写的什么,”他说,“我给您算出了分开白天和黑夜、从A到Z的距离。我算出了从上面到下面有多远。我算出了过去了的东西成为过去需要多少时间。我给您算出了海马的长度,无价之宝的价值,河马的体积。我知道把‘我’念多少遍才能变成‘我们’,用海里的盐撒在鸟的尾巴上可以捉住多少鸟。您要知道的话,用这个办法可以捉到一亿八干七百七十九万六干一百三十二只…”

“世界上不会聚拢这么多鸟。”国王说。

“可我也没说会聚拢这么多鸟,”宫廷数学家说,“我是说可以捉到。”

“哪怕是七亿只这样想象出来的鸟我也不要听!”国王叫起来,“我要你给莱诺拉公主弄来月亮。”

“月亮离地球有三十万英里,”宫廷数学家说,“月亮又圆又平,像个硬币,不过它是石棉做的,有您半个王国那么大,可最主要的是它粘在天上,根本拿不下来。”

月亮不止一个

国王气坏了,把宫廷数学家赶走,把宫廷小丑叫来。

宫廷小丑穿一身小丑的衣服,戴一顶有个小铃铛的尖顶帽,一蹦一跳地跑进宫殿,坐到国王脚边。

我能为您效点什么劳呢,陛下?“他问道。

“谁也不肯给我帮忙,”国王愁眉苦脸地说,“莱诺拉公主要月亮,得不到月亮病就不会好,只可才是谁也不肯给公主弄来月亮。我命令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可是月亮一次比一次大,一次比一次离地球更远。你也帮不了我的忙,还是给我弹一支悲伤的曲子吧。”

“您那些聪明人是怎么说的——月亮很大很大,离地球很远很远吗?”小丑问道。

“宫廷侍从长说月亮离地球三万五千英里,比莱诺拉公主的寝室大,”国王说,“宫廷魔法师说月亮离地球十五万英里,比这个王宫大一倍;可宫廷数学家说月亮离地球三十万英里,有我半个王国大。”

宫廷小丑弹着琵琶说:“他们全是聪明人,说的话准错不了。如果他们说的都不错,那么月亮的大小和它与地球的距离就像他们每一个人说的那样各不相同。那么,不妨也问问莱诺拉公主月亮有多大,离地球有多远啊。”

“老实说,这个我倒没想到。”国王说。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