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潘多拉

[美国]霍桑

很久很久以前,在这个世界还非常年青的时候,这儿住着一个小男孩,他叫埃皮迈索斯。埃皮迈索斯的父母都死了,为了不让他感到孤单,一个和他一样也父母双亡的小女孩,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跟他一块住,做他的小伙伴。这个小女孩名字叫潘多拉。

潘多拉走进埃皮迈索斯的小房子,第—眼看到的东西是一只大匣子。她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埃皮迈索斯,匣子里装的什么?

潘多拉

“这是个秘密。”埃皮迈索斯回答说,“你别问任何关于这只匣子的问题。它放在这儿,是为了保险,连我也不知道它里面装的是什么。”

可这是谁给你的呢?“潘多拉问,“它是从哪儿来的呢?”

“这也是秘密。”埃皮迈索斯说。

“真不讲理!”潘多拉嚷着,噘起了小嘴,“这讨厌的匣子别挡在路上该多好!”

“别想它了,咱们出去玩玩去。”埃皮迈索斯赶紧说。

他们俩出去玩了。一会儿,潘多拉就把匣子的事给忘了。可一回到屋里,她又忍不住想起这件事了。

“这匣子打哪里来的呢?”她不住地问自己,又问埃皮迈索斯,“你说它里面到底装些什么呀!”

“我都告诉你有五十次了,我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埃皮迈索斯说。

“可你能打开它,”潘多拉坚持说,“那样,我们就可以看到它里面装的是什么啦。”

“潘多拉,你想什么哪!”埃皮迈索斯喊道,他被潘多拉的这个想法吓坏了。

“那你得告诉我,这匣子怎么来的。”

“好吧,拿你真没办法。就在你来之前,有一个人,披着一件奇怪的斗篷,把这匣子放在门口。这个人还戴着一顶帽子。帽子上有一块是用羽毛做的,看起来就像帽子上长了翅膀似的。”

潘多拉

“噢,我认识他,”潘多拉说,“他是奎克斯立瓦,是他把我带到这儿的,没错,准是他想把匣子送给我。也许,匣子里装的是给我准备的漂亮衣服,要不就是给咱俩准备的玩具,或者是为我们准备的好吃的。”

“也许是这样,”埃皮迈索斯说,“可是只有在奎克斯立瓦回来后,我们才能打开它。而现在,我们是无权打开它的。”说完,他就到外面去了。

“真是个傻孩子。”潘多拉咕哝着。

潘多拉一直站在那儿盯着这只匣子。它是用一种非常漂亮的深色木头做的,亮得潘多拉都能照见自己的脸庞。

这张非常漂亮的脸,映在匣子盖的中央。潘多拉看了无数次这张脸,它也看了潘多拉那么多次,它一会儿冲潘多拉微笑,一会儿又严肃得让潘多拉害怕。

这只匣子不像别的匣子有锁和钥匙,而它是用一根金锁链捆住的。

潘多拉自言自语地说:“也许我能解开这根链子,还能再把它捆上,这样做不要紧的,我不打开匣子就是了,就是锁链开了,我也不打开它。”

正想的当儿,潘多拉不小心轻轻碰了一下锁链的扣儿,这个金锁链就自己开了,真像变戏法似的,匣子上突然什么拴的东西也没有了。

天哪,潘多拉想,埃皮迈索斯看见匣子上的扣儿开了,他会说什么呢?他一定认为是我弄开的:我怎么才能使他相信,我没往匣子里看呢?

这时她又想,既然埃皮迈索斯会觉得自己已经看了里面的东西,我干吗不偷偷地看看呢?

匣子盖上的脸冲她笑着,好像在说:打开吧,没关系!这时,潘多拉觉得她能听见匣子里有很小的声音在说:“放我们出去吧,好潘多拉,求求你了,让我们出去吧!我们会做你的好伙伴的!”

这是怎么回事?潘多拉觉得奇怪,匣子里有活的东西吗?我就看一眼,然后就把匣子盖像以前那样牢牢地拴住。看一眼恐怕不会出事的。

埃皮迈索斯刚才一直在跟别的孩子玩,这会儿,他想回去找潘多拉。他在路上停了一会儿,采了些花——玫瑰、百合和黄色的橘花——编了一个大花环,想把它送给潘多拉。埃皮迈索斯走到家门口,轻轻地进了屋,想吓潘多拉一跳,就在这时,潘多拉已经把手放在匣子盖上,正要打开它。要是埃皮迈索斯大喊一声,她的手也许会放下的,可是埃皮迈索斯只是小声地说了一句,因为他和潘多拉一样好奇,也想看看匣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如果里面有好东西,他得拿走一半。这样,他同潘多拉一样的傻,差不多要受一样严厉的责备了。

门外雷声隆隆地响着,可潘多拉根本就没听见。她掀开盖往里一看,突然,她看到好像是一群带翅膀的虫子从匣子里飞了出来,擦身而过。这时,她听到埃皮迈索斯好像很痛苦地喊着:

“哎哟,真疼死我了!可恶的潘多拉,谁叫你把匣子打开的?”

潘多拉

潘多拉急忙放下匣子盖,想过去看看埃皮迈索斯怎么了。这时,她听到一种嗡嗡的声音,声音很大,好像有很多很多的苍蝇蚊子到处飞。一会儿,她看清了这群丑恶的小东西,它们的翅膀像蝙蝠,尾巴上有一根可怕的长长的刺,就是这刺蜇得埃皮迈索斯嗷嗷直叫。不一会儿,潘多拉也疼得嚷起来了,一只飞虫落在她的前额上,要不是埃皮迈索斯过来把它轰走,它准会狠狠地蜇潘多拉一下。

孩子们没有谁知道这些东西,它们是整个人类的祸害。它们叫坏脾气、担心和一百五十个哀愁,还有许多疾病。它们的罪恶比用处多多了。所有的忧愁和担心,都被封在这只神秘的匣子里,让埃皮迈索斯和潘多拉保存,好使世界上许许多多幸福的孩子们不再被伤害。从他俩看守匣子到现在,世界上的大人们没有悲伤,孩子们没流过一滴眼泪。

可是现在,这会飞的烦恼飞出了窗外,飞到了世界各个角落,它们给人们带来了哀愁。

这时,潘多拉和埃皮迈索斯又回到了小屋里。埃皮迈索斯坐在墙角,背冲着潘多拉。潘多拉趴在匣子上,非常伤心地哭着。

突然,她听到匣子里有什么东西轻轻地敲匣子盖。

什么东西?“潘多拉抬起头来。

“你是谁?”潘多拉又问。

一个细细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你打开盖,就知道了。”

“不,不,”潘多拉说,“我已经开过一次匣子了,你的那些可恨的兄弟姐妹们在世界上到处害人。”

“噢,”那声音又说,“它们不是我的兄弟姐妹。打开盖儿吧,好潘多拉,我保证你会欢迎我的。”

这声音又悦耳又动听,潘多拉和埃皮迈索斯不约而同地打开了盖,这时,从里面飞出一只快活的、微笑着的、漂亮的小虫子。它飞到埃皮迈索斯那儿,在刚才被烦恼蜇过的地方,轻轻一碰,立刻就不疼了。然后,它又吻了潘多拉的前额,她的疼痛也立刻消失了。

“请问,漂亮的飞虫,你是谁呀?”潘多拉看看这个快活的小东西,惊奇地问。

我叫‘希望’,“这个被阳光照耀着的小东西说,“当世界上的家庭从烦恼中摆脱出来时,我就被装进了这个匣子,用来安慰人们。”

“你永远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吗?”埃皮迈索斯急着问。

“你们活多久我就和你们在一起多久,”希望说,“我保证再也不离开你们了。有时,你们看不到我,以为我不在了,可也许在做梦时,你们会看到我在你家的房顶上,我的翅膀在发光。”

从那以后,烦恼就在世界上到处乱飞,给人们制造痛苦,可是希望呢,这个带着彩虹般翅膀的小东西,总是给人们医好烦恼,带来舒适。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