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红蜡烛和人鱼姑娘

[日本]小川未明

人鱼不光居住在南方的大海里,也曾在北方的大海中生活过。

北方的大海一片碧蓝。一次,人鱼从海中爬到礁岩上,一边欣赏周围的景色,一边休息。

云隙中漏出的月光,冷冷地洒在波涛上。举目四望,巨浪滚滚,茫无际涯。

人鱼心想:这是多么凄凉的景象啊!自己长的模样和人类差不多,同那些鱼类以及栖息在深海的各种粗野的兽类相比,不论心灵还是外表都更接近于人类。可是自己仍旧不得不和鱼类、兽类为伍,住在寒冷、阴暗、令人沉闷的大海当中。这是为什么呢?

人鱼长年累月连个说话的伙伴都没有,总是在憧憬明朗的海面生活中度过每一天。,一想到这点,她就难过得无法忍受。于是她经常在晴朗的月夜,浮出海面,爬到礁石上休息,她的脑海里充满了各种幻想。

人鱼心想:听说人类居住的城镇非常美丽。人类比那些鱼类、野兽更加心地善良富于同情心。我们虽然栖身在鱼类和野兽当中,但是和人类区别却不大,所以我们一定能够同他们生活在一起。

这是个雌性人鱼,而且已经怀了小人鱼。她想:我们这些大人鱼长期生活在凄凉无伴的北方的蓝色大海里,移居明朗、热闹地方的生活已经无法指望,可是决不能再让即将出生的孩子遭受这种孤独、痛苦的折磨呀!

红蜡烛和人鱼姑娘

离开孩子,孤苦伶仃地住在大海中,是非常痛苦的事。可是不管孩子走到哪里,只要她能幸福地生活,就是我最大的喜悦

听说人类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种族。他们决不欺负、虐待那些可怜的无依无靠的弱者。还听说他们一旦收留了你,决不会再把你抛弃。而且,人鱼的头脸酷似人类,腰部以上的躯体也和人类完全一样,这样看来,人鱼是能够在人类世界中生活下去的。何况我们在野兽当中都能生活呢!她觉得人类只要肯收养小人鱼,就决不会无情无义地把她抛弃的…

这就是人鱼的一桩心事。

她怀着至少让孩子在热闹、明朗、美丽的城市中长大成人的愿望,一心要到陆地上生小孩。她知道这样一来,虽然可能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孩子,可是孩子却能因此和人类一起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遥远的海边上有座小山,山顶有个神社,从波浪和波浪的空隙间隐隐约约看得见神社里灯光闪烁。一天夜里,母人鱼为了生下小人鱼,顶着风浪,越过漆黑、冰冷的海面,向陆地游来。

海边有个小小的城镇。城里有各种各样的店铺。神社所在的小山下面有个卖蜡烛的穷小铺。

铺子里住着一对老夫妇。老爷爷在后屋做蜡烛,老奶奶就在前面卖。镇上的人,还有路过的渔民们去参拜神社时,总要到铺子里买好蜡烛,然后再上山。

山上长着一片松林。神社就坐落在这片松林中间。海风吹打着松树,呼呼的响声昼夜不停。神社每晚都要点燃蜡烛,人鱼已经远远地从海面上望到了这闪烁的灯光。

一天夜里,老奶奶对老爷爷说道:“我们现在过的日子全靠神仙保佑啊。这山上要是没有神社。咱们的蜡烛就不可能卖出去。所以咱们要感谢神仙的恩德,趁现在这工夫,我上山去拜那神仙吧!”于是老爷爷回答说:“说得对!我也是天天在心里感激神仙的功德呢!可是因为事情太忙,没能常去神社参拜。还是你想得周到,就在神仙面前把我这番心意也表一表吧!”老奶奶步履艰难地走出家门。这天晚上,月光如洗,大地被照得像白昼一样明亮。老奶奶拜完神仙往山下走的时候,听到台阶下有婴儿在啼哭。

真可怜,是个弃婴。什么人把孩子丢到这种地方!不过说来也巧,这孩子在我拜完神仙回来的路上给我看见,说不定有什么缘分呢!如果我瞅着不管,神会怪罪的。一定是神仙知道我们夫妻无儿无女,所以赐给我们一个孩子。我先把她抱回去和老头子商量商量,把她养在家里吧!她心中这么想着,就从地上抱起婴儿往回走,口中念道:“噢噢!瞧,多可怜的孩子!”

老爷爷正在家中等待老奶奶回来的时候,老奶奶抱着婴儿进了屋。她把拾到婴儿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老爷爷听完后说道:“这正是神仙赐给咱们的孩子,咱们要把她精心喂养好,不然神仙会怪罪的。”

老夫妻俩就这样把孩子收留下来,并精心喂养着。这婴儿是女孩,腰部以下和人体不同,是鱼的形状,所以老爷爷和老奶奶都断定她一定是传说中的人鱼。

“这孩子不像是人类的后代……”

老爷爷用怀疑的目光瞅着婴儿,说道。老奶奶接着说:“我也这么想。不过尽管不是人类的后代,可你瞧她是个多么温和、多么可爱的小姑娘呀!”

老爷爷又说道:“好啦,不管是谁的后代,既然是神仙赐给的孩子,我们就尽心尽意地抚养吧她长大一定是个聪明听话的乖孩子。”

红蜡烛和人鱼姑娘

从此以后,老两口便如珍似宝地喂养着小姑娘。小姑娘随着年龄的增长,眼珠变得黑黑的,头发也非常漂亮,肤色白里透红,又秀气,又聪明。

姑娘已经长大了,可是她为自己的形体有些异常而害羞,从不愿在人前露面。但是姑娘的容貌生得非常俊美,凡是见过一面的人没有不惊叹的,也有人为了再看一眼姑娘,特意来小铺买蜡烛。老爷爷和老奶奶对他们说道:“我家姑娘少言寡语,又爱羞,她不愿出来见人。”

老爷爷在铺子后屋加紧制作蜡烛。姑娘心想:要是自己随意在蜡烛上描绘出美丽的图案,人们定会高高兴兴地来购买。她向老爷爷说了自己的想法。老爷爷回答说那就试试看,你喜欢画什么就画什么吧!

姑娘从来没有学过绘画。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使用鲜艳的红彩,在雪白的蜡烛上画出了很漂亮的鱼、贝以及水草之类的图案。老爷爷看到姑娘的画,大为吃惊。那画里充满了奇异的力量,具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

老爷爷万分感叹地和老奶奶说:“她画得这么出色是当然的,她是人鱼嘛!本来就不属于人类。”

“买花蜡烛!”从早到晚,也不论大人或小孩,来铺子买蜡烛的人络绎不绝。画着彩绘的蜡烛受到所有人的欢迎。

就在这时,又传出一个神奇的故事。人们在小山的神社里点上红彩蜡,然后把烧剩的蜡油带在身边,出海打鱼时,不论多么厉害的暴风雨天,也不会遭到船覆人溺的灾难。这件事不知什么时候,一传十、十传百,在人们当中传扬开来。镇上的人说:“‘那神社供着海神呀!给神仙点上漂亮的蜡烛,神仙自然也高兴喽!”

小铺子的老爷爷,由于蜡烛销路好,从早到晚拼命赶制蜡烛。姑娘在老爷爷身旁,忍着手上的疼痛,不停地往蜡烛上描画着彩图。

老两口的善良心地使姑娘非常感动,姑娘那又黑又大的眼睛有时汪着热泪。她心想:尽管自己不属于人类,可是受到两位老人如此精心的抚养、疼爱,这恩情自己是永世不能忘的!

这件事连远方的村镇都知道了。远方的船员,还有渔夫们,为了得到敬神用的彩蜡烧剩的蜡油,不远千里来至倒这里。他们买好蜡烛,去登山拜神,把点着的蜡烛献给神仙,等待蜡烛燃尽之后,带着剩下的蜡油返回家乡。因此,不管夜间还是白昼,山上的神社从未断过灯火。特别是晚间,那灯火的光芒显得更加美丽,从遥远的海上也瞧得见。

“这神仙真叫人感恩不尽哪!”海神的名声很快传开,这座小山也突然有了名气。

神仙的香火这么旺盛,却没有人想到一心一意往蜡烛上画彩图的姑娘,因而也没有同情、可怜这姑娘的人。姑娘劳累的时候,常常在美丽的月夜,把头伸出窗外,眼窝含着泪水,怀恋地望着那远在北方的蓝色的大海。

有一次,从南方国家来了个江湖商人。他想从北方的国家买些稀奇珍贵的东西,带到南国赚取大钱。

这江湖商人,不知是从哪儿打听到的,还是他什么时候见过姑娘的面,他看出姑娘不是人类,而是世间少有的人鱼。一天,他偷偷来到老两口跟前,背着姑娘,说道:“我出大价钱,你们把人鱼卖给我吧。”

老两口最初执意不肯,觉得这姑娘是神仙赐给的,不能卖掉。如果卖了,神仙要怪罪的。江湖商人一再碰钉子,可仍不死心。一天他又来到老两口跟前,煞有介事地说道:“这人鱼,古来就是不吉祥之物,趁早卖掉,不然一定要遭殃的!”

老两口听商人这么一说,信以为真了,又听说能赚大钱,便鬼迷心窍,答应把姑娘卖给他。

江湖商人讲好过几天来接姑娘,就兴高采烈地回去了。

当姑娘知道自己已被卖掉时,十分诧异,寡言少语的善良姑娘,害怕离开这个家,去那远隔千里,炎热而又陌生的南方国家。她哭着哀求老两口说:“我什么活都能干。请两位老人千万不要把我卖到那陌生的地方去。”

可是已经变得无情无义的老两口,怎么也不答应姑娘的请求。

姑娘一如既往地闭门不出,专心致志地往蜡烛上画彩图。老两口看到这种情景,也无动于衷,既不觉得可爱,也不觉得可怜。

一个月色明亮的夜晚,姑娘独自听着波涛的轰鸣声,思考着自己的前途,不觉悲痛起来。她听着听着,觉得远方有人在呼唤自己。于是她从窗户向外看了看。外边只有映着月光的无边无际的蓝色大海。

姑娘又坐下来,继续画蜡烛画。这时,铺子前边突然喧闹起来。原来是那个江湖商人定于今夜来接姑娘。商人的车上载着一个装有铁丝网的大方木箱。这只木箱曾装运过老虎、狮子以及豹子等动物。

江湖商人说,善良的人鱼也是海中兽类,所以要把她同老虎、狮子一样对待。姑娘过一会儿看到木箱一定会吓得魂不附体的。

姑娘还蒙在鼓里,继续在那儿俯首描画。就在此时,老爷爷和老奶奶走进屋来领姑娘。他们说:“喂!你该走了!”

由于他们催促得很紧,姑娘没来得及给手上的蜡烛画上彩图,只是把整根蜡烛涂成了红色。

红蜡烛和人鱼姑娘

姑娘留下了两三根红蜡烛,作为这桩辛酸历史的纪念,然后离开了家门。

这是个非常寂静的夜晚。老爷爷和老奶奶已经闭门睡觉了。

咚、咚、咚!半夜时分,有人来敲门。上了年纪的人,瞌睡很轻,听到叩门声,老两口心中疑惑。老奶奶问道:“谁呀?”

但是没有回答。咚、咚、咚!继续叩门。

老奶奶起来,轻启门扇,从缝隙中向外一看,一个长得很白净的女人站在门口。

女人是来买蜡烛的。老奶奶是个见钱眼开的人,哪怕赚个一分半文,她也高兴。

老奶奶把蜡烛盒拿到女人面前。这时她大吃一惊。那女人的长长的黑发上挂满水珠,映稽月光,晶莹闪亮。女人从盒中取出红蜡烛,死盯着看了一会儿之后,付了钱,就把它拿走了。

老奶奶在灯下仔细地瞧了瞧那钱币,原来不是真钱,而是贝壳。她认为自己上了当,就气呼呼地追了出去。可是那女人已经无影无踪了。

当天夜里,天色突变,海上掀起了罕见的暴风雨。那是正当江湖商人泛舟大海,载着装人鱼姑娘的木笼,驶往南方某国途中的时候。

老爷爷和老奶奶在家里战战兢兢地说道:“这么大的风雨,恐怕那条船要翻在海里的!”

天放亮之后,大海中仍然是一片漆黑恐怖的景象。当天晚上有无数船只遇难。

奇怪的是,打那以后,只要山上的神社点起红蜡烛,到了夜里,不论怎样好的天气,也会马上让转为猛烈的暴风雨。红蜡烛变成了不祥之物。蜡烛铺的老两口说这是天诛神罚,从此再也不卖蜡烛了。

可是,从那以后,也不知是什么人,常给神社点上红蜡烛。过去,只要谁拿到这神社中烧剩的蜡油,谁就会在海上消灾除祸;如今只要看一眼红蜡烛,这人必将身遭大难,淹死在大海里。

这消息很快在人们当中传开之后,再也没人去参拜山上的神社了。昔日那圣洁灵验的神仙,山,现在成了一方的凶神恶煞。而且没一个人不怨恨地说:这个镇上要是没这神社就好了。

船员们只要从海上望到神社所在的小山,就感到畏惧。到了夜间,这一带海面更是一番可怕的景象:惊涛骇浪一望无际;每当那巨浪撞碎在岩礁上时,便激起团团白色飞沫;那月光透过云隙照到到波涛上的情景实在令人毛骨悚然。

在一个漫天漆黑、不见一丝星光的雨夜,有人看见波浪上漂浮着红蜡烛的火光。这火光渐渐地升往高处,一会儿朝着山顶的神社时隐时现地游动而去。 没过几年,山下的那个城镇便完全衰落荒废了。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