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罗啸敖的两篇精武遗作简介(一)

余觉安

精武体育会是我国历史最悠久、影响最广泛的民间体育团体之一。

研究“精武”对了解我国近代体育事业的发展史,尤其是对我国武术走向世界都是有重要意义。

然而,由于年代久远,初创时的老一辈人多已物化;几十年代来几经战乱,文字资料散失不全;致使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其中有些说法与精武史实大有出入。为此特介绍罗啸嫩先生的两篇重要文章《南游要旨》与《精武史略》以供参考。

罗嗷啸,(我精武前辈)广州报界老前辈,广州七十二行商报董事长兼主笔,1919年曾任全国报界联合会主席。

广州精武会成立后任总干事之职为精武五特使之一。他专事大力宣传精武:足迹遍及全国与南洋各地,著有《精武内传》《精武外传》等书,他与黄强亚先生被尊为“精武两牧师”。

本文摘自《精武外武》,写于1920年,当时精武正在上升阶段,精武的主要人物也都健在,这份材料是可信的。

南游要旨

余与慧僧:(即黎惠生—一余注)公哲、士超、书田,此次先后受命南游。其要旨在征集吾精武之同志。同志果何在?日在精武。征集果何法?日有武精法。但计吾意志之所存,不必问收效之何若。斯固要旨中之要旨耳。

上海精武会之创始也,元祖为霍元甲。继其后而主之者,陈公哲、姚蟾伯、卢炜昌,即吾会所称三公司者。此外历年赞助最力之会长为袁恒之、聂云台。同为含辛茹苦之职员为陈铁笙、黎慧僧、霍守华、宁竹亭、郭唯一,金光曜、郑灼辰、简琴石、赵连和、程子培、李耀邦、唐善磋、劳用宏、曾务初、刘扆臣、黄励海、周锡三、翁耀衡、陈士超。此二十余人者,皆吾会之桢干也。或以口舌,或以筋力,或以金钱,或以艺术,或兼此数者而有之。各随其力之所至,以造成此良好之社会。费精力十数年,耗金钱数十万,其始联合我国千百派拳术家,相与苦心焦思,融合一致,以传数千年绝技,而成一有系统之学科,其继哀集各国种种体操术,相与较长量短。获益观摩,并采各体育家优长,而抱一集大成之志愿。研求既久,体认益真,受益者多,斯道乃立。然溯吾会创立初意,实基于爱群爱国之念而来。吾国积弱,谁使之积弱?东方病夫,为世诟置。有此刺激,用是奋兴!既获良医,应行济世。遂乃本其所得,衍为薪传。教育机緘,于焉大启。夫教育之事,始而家庭,次而学校,继而社会,无地不与人类相关。而社会教育,应视家庭与学校为优重。今试问人生斯世,其伏处于家庭几何日?潜修于学校者几何年?此外始无一不置身于社会中者。然而环顾我国社会,其能称良好组织者有几?饮食相征逐,游戏相引导,嗜欲相陷溺,部日俱乐,真乐何在?即进而上焉,或为文字结社,或为政治集会,仍不能脱此猥琐龌龊恶习。导斯世以贪诈狡猾,使尽陷吾青年于不轨不物之中,而群众之志气,逐日即于萎靡,而不可复振。吾会组织,既以社会教育为己任,即先致力于吾人之身体,而以体有为中坚;既而又虑其涉于粗暴也,则为之渝溶其脑海,陶淑其性情,调和其血气,保卫其筋骸。而中西文学摄影音乐医学并没焉。授之以有用技术,佐之以有益游戏,使吾群众,于职业公余之暖得有正当游乐之处所,其为善孰大于是!今计吾会,自前请宣统纪元,在上海闸北王家宅创立。当时同志仅十数人,黛路蓝缕,起在草莽,艰难跋涉,居处不遑,洎1913年,始谋他徙,又复遭风播荡,廉所安居。1915年公哲乃与炜昌蟾伯,谋迁入租界。于培开尔路,其府第前之吉地,购入十数亩,建筑新会所及大操场,公之会众。炜昌蟾伯力赞助之。经营数月,规划完备。然未迁之前一日,千百之会众且未之知也,至是乃大惊异,群相奋起,争自磨砺。而第一第二第三分会,及女子模范团,女子体育会乃先后相继成立,是时男女各学校,及工商各团体响幕极挚,诸会员复出任义务教授,于是各校之习吾精武体操者,凡四十余校。既而长江一带教育界中,复由吾会员互相传述,其为数尤不可胜计。自是1918一1919两年间,汉口广东相继立会,不一年而成效大著。本年尊会学界附入,至分区教授,划分七区,女子模范团亦以次成立。此其蓬勃气象,诚有令人可惊者。上年沪会已届十周年,众议举行十周年大纪念。先推举各部干事任筹备,其最重要者,一为编辑部,编纂十年来成绩历史,一为摄影部,以活动影片摄给成绩真象,压籍以普及大众,图日后之发展者。事既竣,而会期亦已将至矣,一日有隐名氏邮付三万元银票于吾会。附以语,大意以吾会经营事业,造福人群,献此区区听令处置云云。干事得此,为之大惊。以吾会自创没以来,曾未向国人有所募集,而声气之感应念而至,乃开会员大会议,并函各地会众,征集意见,谋所以处置此三万元者。结果,以沪上国人未有公园游乐之地,租界公园为外人主持,“狗与华人”不得入内,乃决将此款公之国人。并议俟公园建成,然后开会。于是将十周年纪念会期改延,购地绘图,刻日兴建及成需费共三万余金。除此三万元支销外,不足则集会众力以成之。复以吾会大会操常至数千人,决议推广操场,乃复购地二十余亩,除操场应用外,并附建一精武村,地不足则逐渐增购。仿自治规约,崇俭朴,尚仁让,禁游荡,勤职务,其一切公众之教育卫生游乐各规划悉备焉。盖均在着手进行中,其观成尚有待耳。当隐名氏之钜捐至吾会也,会众为锡惕然且之惧。何惧乎尔?惧吾会之不足有以副隐名氏之望也!干事部既详察会众心理,以为吾会方日益推广,则需费自当日繁,今只就沪总会一方面而论,年中经费需用不下万,加以额外销耗,为数益钜,即不得不有所筹划。既而念吾会众多实业中人,即谋以实业为吾会经济之后盾,于是蓄意组织同志,定议先派逍游历人员,于海内外商埠地方调查实况,联合兴办,并以传播精武真义为应尽之责任。是此宏大愿力,夫岂二三人一手一足之烈所能副?其必有需于海内外之同志之有以相助,为理也明矣!今兹余与公哲、士超、慧僧之南行,其所得诚不知何若,然其要旨,则固当可为吾会众告也!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