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轻功存疑

冯向永

近年来,一些报刊、杂志陆陆续续地介绍或论述有关轻功的文章。读后,对轻功者的飞檐走壁之技深感困惑,是否确有轻功、能否飞檐走壁?这里谈一点粗浅看法,供大家析疑。

飞檐式的轻功实有吗?

一些主张有轻功的人认为“轻功与现代体育运动中的跳远、跳高不同”,“能轻功的人则毋需奔跑鼓势,只须两足一蹬,即可起高和跃远”按照这种说法,轻功虽不同于跳高跳远却仍与现代体育运动中用以训练弹跳力的立定跳远,立定纵跳项目相雷同,如属此类轻功实有无疑。但是早在1900年在巴黎召开的比赛。当时,美国运动员尤里获得这二项和另一项(立定三级跳远)的冠军,1904年、1908年的奥运会比赛中,他保持了三项冠军的称号,此后该三项在奥运会中被淘汰了。尤里创造的立定跳高世界记录是1.65米,立定跳远世界记录是3.48米。当时由于他那罕见的弹跳才获得“橡皮人”的绰号。

然而,轻功论者所指的轻功并非对具有这种非凡的弹跳能力而言,而是指那些武侠小说中所描写“身轻如燕”“纵跳如飞”,“飞檐走壁,如履平地,来去飘忽,翩若惊鸿”式的轻功。并断言:“实在是有”的。可是众所周知:武侠小说,是一种文学形式,毕竟带着艺术的渲染和夸张的成份。况且那些轻功的言词是抽象的,不具体,究竟是多高的屋檐才能“飞”上去呢?多大的速度才算“来去飘忽”呢?既是文学的语言,又无具体的数据,断言“飞檐式”的轻功“实有”,这是使人难以信服的。

轻功者真能飞檐吗?

轻功论者大都给“轻功”者冠以能“飞檐走壁”。仅以“飞檐”来说,总要有个房屋的高度为标准,才能断定其“飞”的本领如何?正好,有人介绍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我国有一位轻功者能“一脚跃上三张叠起的八仙桌,这是个具体的高度,值得分析一下。按一般的规格,一张八仙桌的高度不少于80厘米,三张叠起可高达2.40米。三十年代能跃上这个高度,足以说明“轻功”者的本领的确很高。因为,通过助跑速度而加快踏跳动作的速率,增加踏跳时的支撑反作用力,提高人体腾空的跳高运动,至今世界最高的纪录才2.44米,但其仍不及当年“轻功者”的一跃,而三十年代(1936年)创造1.87米我国解放前跳高纪录的吴必显更是望尘莫及了。这样一对照难免不对“轻功”者的跃高能力有所怀疑。不过有人辩解说,跳高是用单足起跳的,自然不及“轻功”者“两足一蹬跳得高。原地双足起跳,现在称为“纵跳”。有材料表明各项运动中数排球运动员的纵跳能力最佳。我国男排原地纵跳最高高度是1.20米。假设身高1.92米,人体重心高1.15米的未建华也具有1,20米原地纵跳的能力,那么他进行原地纵跳,也只能将自己的身体重心升到2,35米的高度,假使有条件使他的重心升到2.0米,那还是无法将双足落在三张叠起的八仙桌的桌面上。因为纵跳时,人体重心以下的身体部分(如两腿)虽可收拢,接近重心,但与重心之间仍有距离,若以30厘米计算,朱建华只有将重心提高到2.70米的高度,也就是必须具备有原地纵跳1,55米高度的能力,才能一跃使双足落在高达2,0米的桌面上。在现代体育科学指导之下进行训练,曾创世界跳高纪录的朱建华难以一跃落在三张叠起的入仙桌上,那么“轻功”者,当年真得能做到吗?也许有人要说,轻功的传统训练法多而独特。但纵观所介绍的“顶功”“跳台”、“跳塘”等方法,名目虽多,实与现代训练跳跃能力的方法相近似。不过近代体育运动训练中所采用的方法显然更为先进而已。

轻功者的飞檐,确凿有据吗?

有人认为:轻功的事实,证诸史籍,确凿有据。并举《北史》中记的一段史实,“沈光口衔断索,拍登禅定寺幡竿的龙头,把绳子接好,然后又透空而下,时人称他是‘肉飞仙’”来作为南北朝时已出现轻功的佐证。从这段文字看显然不是指“飞檐式”的轻功而言。因为文中明确指出沈光是“拍登”而上的,是否又理解为手拍脚登幡竿,而上的呢?若是,则非一跃而上。古代善攀幡竿卷屋檐,翻房墙等那倒是可信。现今精此技者亦大有人在,在消防队员中比比皆是。说此类轻功失传了似不实,倒应说有新的发展了。

有人还列举了历代传奇和民间的轻功者,传闻证明并不乏人,甚至降至近代还有人在。陈公哲是精武体育会的创始人之一。他曾说过:“余曾贵数十年功夫,访寻所谓飞檐走壁之辈,暗力击人之技,徒有其说,未见其人。”由此看来,起码在近代,那些飞檐式的轻功代表人物的轻功本领纯属传闻,并非确凿有据的。

当然,假如确有轻功练成者,不愿炫耀所长,所以外人不知,那么,上述的疑问还将是个疑问。不过人们总想能科学地,求实地认识轻功的真面貌。使“轻功”更好地为现代体育、为社会、为人类所用。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