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民国四川几大妖人

郑光路

民国时的江湖行当有 “风”、“马”、“燕”、“雀”四大门,“金”、“皮”“彩”“挂”“平”“团”“调”“柳”八小门。江湖人物中有:假神仙、假僧道、江湖术士、江湖郎中、江湖艺人、江湖骗子、窃贼、强盗、侠客、乞丐、清客等各色人,构成“江湖”这充满神秘魅力的世界。所谓“妖人”,乃指以邪门奇术妖言惑众之人。这些人,大都是混迹江湖的“老跑滩匠”,三教九流的人物都有,尤以神仙方士、江湖术士、江湖骗子等居多。虽是弄神作鬼,却每每掀起大风大浪,不单普通人上当受骗,还把不少“大人物”弄成“瓜娃子”。此中发生的“龙门阵”,稀奇古怪胜过天方夜谭……

想当皇帝的“燃灯古佛”

四川省永川县西乡红炉丁东场,民国年间有个人引人注目。此人当时年近四十岁,身著旧蓝布长褂,手捻一串长长的佛珠……他就是彭汝尊,字泰荣,自号“龙凤仙山述古老人。这位“述古老人”自幼聪慧过人,在私塾苦读过多年孔孟之书、诸子百家、佛老玄学。他集儒、佛、道诸教于一炉,创立一个类似宗教、又不是宗教的封建会道门组织“同善社”,自任“统道师尊”。

民国四川几大妖人

彭通古博今、又深谙养生术,显得仙风道骨、神秘莫测。一些人慢慢成为他的忠实信徒,奔走宣传:“无极燃灯古佛降世了,师尊能知过去将来,断人吉凶,指示迷津!“

徒众中有巨商富绅、军政要员,也有普通百姓。“同善社”对各地头面人物,大都推任为“善长”之类领导人物。如最初“四川同善社”的“善长”就是曾洪图(曾任四川都督府军政部次长,“四川军官学校”校长)。信徒越来越多,在四川普遍建立分社,还发展到汉口、上海、西安、北京等地。许多省份的军政显要参加“同善社”。如四川督军刘存厚、省长赖心辉,湖北督军王占元、肖耀南,至于什么师长、旅长、县长之类就更如过江之鲫。民国七年,彭汝尊亲到北京传道,向内政部正式立案在北京成立同善总社。中华民国大总统曹锟和国务院总理段祺瑞也来参拜,“燃灯古佛”彭汝尊当即降下谕旨:封二人为“同善社”的“护法”,彭大名震动京师。

此后,彭汝尊在全国成立了十六个“大号”(大的分社)、三十八个“小号”(受大号领导),形成庞大的传道系统,各地多安置了大小“号首”。1925年在汉口成立 “合一会”,作为领导全国“同善社”的中枢机构。彭汝尊亲自驾临,各省重要首领也云集汉口,盛况空前…后来形成“南北二派”,北京同善总社统辖北方各省,“合一会”统辖长江以南。但南北两派尊彭汝尊为“统道师尊”,彭偶尔到外地巡视外,长期隐居永川县红炉厂。

这个“无极燃灯古佛”凭什么神通在全国网罗数以百万计的“同善社”会员呢?除了当时社会情况需要这种政教合一的“善道”外,彭还有其“妖术”。

才入会者被引起进僻静佛堂,由“恩职”先生密授道行,叫“点体”或“点道”—一实际上就是传授练功健身的方法。许多身有痼疾投、医无效者,人道打坐后病愈,越发迷信。

不少见过大世面的达官贵人,受过高等教育,本来也不相信彭是啥“燃灯古佛”下界,遂携重礼前来永川县探虚实。但往往目睹彭汝尊后便敬佩得五体投地。许多人说:彭汝尊端坐禅室内,他头上罩有淡蓝色的光圈,就像菩萨头顶韵佛光一模一样。有人说:彭师尊身上散发上种“麝兰之香”。还有人说:如有幸被彭师尊“摩顶说法”,彭手掌一触头顶,自己就感觉如触电、如暖流、如石压…种种难以言喻的奇妙感觉。彭推算晋谒者生平往事、吉凶祸福,往往言之如神…

民国四川几大妖人

种种情况看似不可思议,不过也只是江湖玩意。晋谒者在彭汝尊、香火迷人、装神弄鬼的特殊环境中,难免神经过敏。彭还懂“江湖门子”,如手掌发烫,很可能就是江湖秘术中的“火烫门”(掌中藏中药汞沙,加一两点茶水手掌就会奇热发烫。此外笔者晓得的“门子”还多,此处不赘述)……彭汝尊积年老江湖,“断人祸福”也非难事,连手艺稍高明的算命瞎子也要把人哄得稀里糊涂呢。

彭汝尊利用“打坐参禅”这一有效健身方式,网罗了众多信徒,“燃灯古佛”想坐龙庭了!1927年大革命前后,“同善社”对许多骨干信徒进行武艺训练,说是“伏魔大帝”将扫魔定劫、辅佐弥勒古佛重开太平盛世…一句话,“同善社”欲趁世道动荡之际复辟封建王朝。这引起当时““国民政府”的注意,曾以“‘同善社’‘宣扬迷信,勾结北洋军阀”的罪名下令取缔,但很快不了了之。

到了抗战时,蒋介石成都行辕接到手下特工人员密报:“同善社”会首彭汝尊在永川住家处,暗中置备皇冠、黄袍,意欲聚徒起事登基当皇帝。当局当即派兵前往永川县缉捕,但至彭家后,彭汝尊却早已遁去,当局也未再认真追究,彭又飘然返回旧居。这下“同善社”人纷纷传说:“统道师尊早知某月某日有一场‘劫难,默祷瑶池老母,老母派护法韦驮暗中保护,遁去云游数月后,现在安然回驾龙山!”这一来,越发把信徒们哄成“方脑壳”了!

能事先逃遁,不过有人通风报信而已。事后,各地社友纷纷前来慰问。彭汝尊出示一诗:“孽海茫茫一叶舟,回头是岸早绸缪。神州破后家何在,大劫临时死亦愁。仙佛凡身皆俗种,英雄骏骨尽荒丘。鸡鸣子夜遥天晓,济难穰灾共苦修。”“众人看了诗,认为“统道师尊”是倡议举行穰灾祈祷会,并说是为抗战胜利及死难国人而祈祷。当局遂不再干涉“同善社”活动,这个封建会道门组织在国民是党政府的宽容下仍十分活跃。

临近解放,彭汝尊晓谕社中人,大难将临。他于1949年农历冬月十三日在大足县龙水镇突然坐化而死,也有人说彭是畏罪“吞金自杀”。几天后,省会成都即告解放。 (作者简况:郑光露,笔名郑光路,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资深刊、报记者、编辑。作品多次获奖。)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