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武门绝技铁布衫——大武功习练法披露

大鹏

习武之人素以“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自誉。更有“金钟罩””铁布衫“绝技为人遐弥。我们许多人只听说而已,究竟他们何以得法获得此功,所以然之处涉足者就很少了。经我们多方努力,终于寻觅到一功法——大武功。

武门绝技铁布衫

大武功又曰哈气功。所谓哈气功,它属气功范畴。有近二十余桩法为主要练习方法,它先练挨打,可以练到尤如穿一件浑铁做得的“布衫”,任凭你施展浑身解数击打练功者,其结果都是徒劳的,此功练到一定造诣后,一较劲,臀部夹一张钞票欲拽而不得。练习时,大武功有自己独到之处。在武术功夫的练就过程中,它可以说是一般人难以练就和承受的。大武功另一突出之处就是练每个桩势,都伴有深浑的哈气声,对人似有咄咄逼人的气势。练功的技术动作讲求四个字:柔、轻、滑、行。

相传大武功源于唐朝,为罗成打登州时所留,为何而留,查考无稽,巧的是山东登州府流行此功。大武功不但能练就抗打,自立夏练到立秋,可治五痨七伤。今健在的李凤亭老先生说,  年青时他的师兄功力一憋上来,一股受力可把宅院门边的百几十斤的上马石用胯拱出几十米以外。否则,这一股劲不发出来是极不好受的。

大武功的练习方法,不同常言的“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它只从当年立夏练至立秋,共计一百三十天左右。用意在天气自此转暖,人不易受风。而且,练功除在酷暑时节,还不得在白天练,如此种种戒规是以见其功之奥了。

武门绝技铁布衫

五月间立夏之始,练功的日子到了,在一间四壁密封,门窗用棉门帘堵住,凉气不能进来的屋内,师傅携四位徒弟,不得多一人,屋内埋设四个二尺余高的木桩,练功时,须站在桩上。上桩前,徒弟四人先喝近一个时辰的水,真象是喝到嗓子眼了,喝后不得排尿,然后四人脱去外衣只留短裤,站在这四面不透风的屋内的桩上,类似马步桩的站成“排手护裆借天气”的桩势。在桩上站约十分钟后,人开始发抖,身体亦不由自主的向上浮。这时居中站的师傅开始用手拍打徒弟们的全身,而且,用力相当大,使刚浮起来的桩势又沉稳下来。就这样无休的拍打,随日渐增的应打能力,师傅将改用沙袋、铁条来打,似真打出一身钢筋铁骨。现在年近七十的孪凤亭老先生,了此功,中指、无名指相并,剁起硬物来,声同榔头,“蹬蹬”有声,头顶上隐约有一块隆起,坚硬似甲,这些都是当初练功所致。九十年代初,家居旧北平刚二十来岁的李凤亭老先生,在虎坊桥“德俱祥”木器店做工。一日中午,他路过虎坊桥,  看见一伙日本小伙子和一位中国小伙子撕扯着。细一瞧,这人竟是自己的街坊。他连忙让看热闹的入劝一下,自已骑车给他家人报信。待他奔到住宅,那家只有老太爷一人,老太爷反托他再去帮劝一下。等他二度再看,十来个日本小伙子和几个抱不平的中国小伙子混战起来。打得是难解难分。他一时性起,拉过一个小伙子替自己看好自行车和衣服,拨开众人,一人和十来个日本小伙子干了起来,不一会的功夫,这帮人便全被打爬下了。李风亭老先生撤身藏了起来,日本小伙子们因被打伤送进了永和医院,中国的小伙子们却被送到外五区板辛桥日本宪兵队,后经美国使馆调停,才算了结此事。按李老先生说,当年为何能打别人而不怕别人打?关键是练了大武功,因练到后来,浑身内劲憋得使用沙袋都不能解除,竟得用铁条拍打。在这样的基础上,一般人的攻击是不能动其痛痒的。反之,一旦他自己练就了打击对方的技术,一般人何以应付得了,就是现在李老先生床头还还置有一铁沙袋,时常还要拍打一番。

大武功的练习是非常苦的。这种功夫的练就,不但要全凭师傅硬打出来,而且,晚上一练就是一整夜,一旦练得犯困,师傅便一只手托住徒弟后脑,另一只手用手掌拍击徒弟的脑门,  这时徒弟必须舌顶上腭,咬牙、眼往上看,数次之后,就清醒了许多,经几次的反复,练功将持续一夜,在这极度艰苦的练功中,大武功要在拍打中,使人体内毒气伴练功前喝得水成为汗排泄出来。据说上功时,徒弟难能自控,必须由师傅扶住,或掀住头发,不让跌下桩来。 大武功是一种抗打的功夫,它以自己较完整的体系可以使人的抗打能力提高,桩势共计十七个势,诸如推山望月分两边、御架托天擎玉柱、攥拳翻背就一回、闪了左边闪右边。如若从实用角度来讲,它应配有攻击性的技术,只有这样,抗打功夫大武功才能相得益彰。对现在广大武术爱者来讲,这种技术则不易掌握,它从物质条件要求是很高的,这里谈及功法的目的是让读者对“铁布衫”之类功法有所了解。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