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是谁比宗道臣更早地把少林武术传到日本 (二)

陈元斌、少林寺拳法与日本柔道

近年我国学者无谷在《武技要籍探徽》中也持此说,陈元斌“大概于一六三八年间东渡日本,寓居江户西久保区国正寺。曾收三浦义辰、福野正胜及矾次郎左卫门等为徒,传授少林擒拿跌扑之法。明亡,陈元斌欷虚惆怅,怀思故国,孤身飘零,客死异地,遗下不少著作这在日本《本朝武艺小传》、《武术系谱略》和《武术流祖录》等,都有记载。《舜水遗书》还收入他俩的信柬。伊藤四男《柔道教书·柔道的历史》,在《支那传来说》中也介绍了陈元斌授拳的事迹。”(《少林寺资料集》,文献书目出版社1982年,第41-42页)无谷同志只作为少林拳法在国外传播来介绍,并未断言在此之前,日本无拳法,这是较为客观和公允的说法。

日人下川潮在所著《陈元斌和柔道的始祖中说:“据欽心派之秘笈,我国(日本)所谓当身之术,即由大明人陈元斌始传日本之杀活之法,原乃医道之秘事也’,若就敛心派起倒派扬心派和其他各派多数杀活法秘笈研究,则有三种差别很大的图解,但无论什么人的头发、衣服等装束全是支那人的服式,毫无疑问,此派是从支那传入。而且,研究一下各派采用此杀活法的时代,就可以知道是元斌入朝以后之事。所以,对此加以综合考虑,欽心派秘笈里的杀活法由大明国、陈元斌始传的记载,恐怕是事实。”(转引自<<陈元斌研究)第96页》

下川潮在此提到拳术中的“杀活”、“当身”。按系旧时衙役巡捕手搏足击之捕人术,即以拳肘或足尖出击对方之要害部位,使之一时处于昏蹶状态中。据日籍《吾园随笔》中说:“元斌语之日,我国有捕人术,吾未学之,然识其大势,三士间之,得其概略,更加新意,以创此术。”(转引自《陈元斌研究》第99页)陈元斌说自己没有学过捕人术,但懂得它的大概套路,因福野、三浦、矾贝请教而传授给他们。可知,日本的柔道还吸取了中国衙役的捕人术。

除原念斋、信夫恕轩、下川潮和陈家麟、姚文栋所说在陈元斌东渡之前,日本未有拳法这点可以商榷之外,他们都承认陈元斌精于拳法,是日本拳法的的‘开祖“或“鼻祖”“始祖”,是他在日本创编和传授,后来在此基础上历有发展和创新。因此,在一定意义上说,陈元斌还是可以称之为日本柔道的创始人的。

我们说在一定意义上说陈元斌是日本拳法、柔道的创始者,只在于他创编和传授拳法,使日本固有的拳法得到提高和完善而言。而日本学者屡言“我邦昔时未有拳法”,“当时世未有此伎”等,却不完全符合史实。据我们所知,在陈元斌东渡之前,日本已有自己的拳术。最早将少林拳术介绍到日本的是日僧大智和邵元。早在我国元朝泰定元年(1324),游学到少林寺的大智,在少林寺苦行修练十二年。而后又有邵元禅师于明洪武十二年(1379)起久居少林寺,还曾任首座僧。他们都学过少林拳法和棍术,返回日本后,把学到的拳法棍术也传授了弟子(见《少林寺资料》第14-15页),积久而成为日本自己的拳法。他们都早于陈元斌三百余年,故不能说在陈元斌之前日本未有拳法,只是还未形成以柔道为特色的拳法。

我国台湾学者梁容若的论断既符合史实而又公允。他说:

日本有所谓柔道者,取柔以免刚之义,以锻炼身体,修养精神为目的,以虚静调息之术,能不战而仆敌。相传元资实传其技,然柔之为术,元斌东渡前日本似已有之。宽永中,关口柔心已以“柔术”名于国內。元斌之功,为改进完成柔道。元斌寓江户国正寺时,浪人福野七郎右卫门、矾贝次郎左卫门、三浦与次右卫门,三人寓同寺,元斌授以大明捕人之武术,三人苦心研究,遂通蕴奥,遍传各地,屡有改进,渐与日本固有之柔术混合,迄今重于体育界。(转引自《陈元斌研究》第95页)

梁容若上述论断之所以说既符合史实而又公允,是他承认在陈元斌东渡前,日本宽水年间,以关口柔心(1598~1670)为代表的已以柔术名于国内号称拳法“关口派”。陈元斌以明朝捕人之武术,揉合日本固有之柔术,改进而为后来的柔道,以传授福野、三浦、矶贝等三人,而后才遍传全日本。经过不断改进完善,遂有今日蜚声世界体坛的柔道。梁容若这一说法,既不抹煞日本固有之柔术,又肯定了陈元斌在建立和发展日本柔道中的功勋和历史地位。

日本当代学者小松涛也基本上持上述见解,他说:

按照通常的说法,在江户初期的柔术史上,使得日本柔术近代化的人,是入籍的少林拳法家陈元斌(五官)。陈氏滞留于江户饭仓草庵及西久保虎岳山(一名岳山国昌寺(即国正寺)时间是从宽永二年(1625)四月上旬至同年九月十六日。从此寄居为契机,他向福野七郎右卫门正胜、三浦与次郎右卫门义辰、矶贝次郎左卫门三位武士与国昌寺有关系的柔术僧众传授拳法,从而创造了江户柔术新的一派。(《陈元斌研究》第94页)

综合上述记载看来,陈元斌东渡前,日本是有自己的拳法的,但还未形成完备的柔道,是陈元斌揉合,明衙役捕人术、嵩山少林拳法和日本固有拳术创编而成后来的柔道。在此意义上说,陈元斌可被称之为日本柔道的创始人。同时承认,在陈元斌以后的数百年中,日本拳术界又代有创新和发展,形成重于当今世界体坛的柔道。

陈元斌对日本柔道的贡献是可以肯定的,遗憾的是,我国学术界和体育界对陈元斌这段历史所知甚少,在陈元斌东渡前,日本固有拳法的具体情况和水平,以及陈元斌对之做了何种程度的改造、整理和提高,我们由于研究不够,所知又十分笼统。又陈元斌身世、家世、渡日时间和定居日本的目的,陈元斌在日本其他多方面的贡献,都有待学术界体育界时贤进一步去探索。

注:①陈与义系洛阳人,陈元斌则为杭州人。是其祖籍为河南洛阳,历经南宋、元、明五百余年陈氏迁徙至杭州。

②原念斋在《先哲丛谈》中说陈元斌为“崇祯进士”。遍查《明清进士题名碑索引》(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并无此名。此可佐证原念斋系误记误传。

③独立,即戴笠,字曼公,明杭州人,能诗文,渡日后从隐元为僧,改名独立,日宽文十二年(1674)卒。

④参见衷尔钜:《陈元斌及其<老子经通考>》,《浙江学刊》1986年1期。 ⑤参见衷尔钜:《陈元斌及其与元政的<元元唱和集>》,《光明日报》1985年11月19日《文学遗产》专刊。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