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岳飞(九要论)今释(中)(一)

太原工学院副教授  孟乃昌

原文]

夫气本诸身,而身之节无定处,三节者上、中、下也。身则头为上节,身为中节,腰为下节。头则天庭为上节,鼻为中节,海底为下节。中节则胸为上节,腹为中节,丹田为下节。下节则灯为梢节,膝为中节,胯为根节。肱则手为梢节,肘为中节,肩为根节。手则指为梢节,掌为中节,掌根为根节。足例是。故自顶至足,莫不各有三节也。要之,若无三节之所,即无着意之处。盖上节不明,无依无宗,中节不明,浑身是空,下节不明,动辄跌倾,顾可忽乎哉。故气有所发,则梢节动,中节随,根节催。然此乃按节分言者,若合而言之,则上自头顶下至足底,四体百骸总为一节,夫何三节之有?又何各有三节之足云?

岳飞(九要论)

[语释]

气的本原在于身体,身体的分节却没有固定的划分。说人体是三节组成,指上节、中节、下节。即头部是上节,躯干为中节,腿是下节。对头部来说,天庭(上额)为上节,鼻部为中节,海底即颏(俗称。下巴)为下节。又对躯干来说胸为上节,腹部为中节,丹田为下节。对腿来说脚是梢节,膝为中节,胯为根节。对于臂部,则手为梢根,肘为中节,肩为根节。对于手来说,指为梢节,掌为中节,掌根为根节。足部也是如此类推。所以从头到脚,都各有三节。总起来说,如果没有三节的部位可言,那么就没有着意(用意,意所注)的地方了。不明了什么是上节,就没有依傍和不懂要义,不明了中节就全身都没有功夫,不明了下节,动作就没有根基。对此不可忽视。所以发气的时候,梢节因之而动,中节随动,根节同样被催。然而这是按照上、中、下节来区分说的,如果合起来说,上从头顶,下到脚底,四肢百体总为一体,又有什么三节?又何为每节再分三节呢?

四 要 论

[原文]

试于论身、论气之外,而进论夫梢者焉。夫梢者,身之余绪也。言身者初不及此,言气者亦属罕论。捶以内而外发,气由身而达梢,故气之用,不本诸身,则虚而不实,不形诸梢,则实而仍虚。梢亦可不讲,然此特身之梢耳,而犹未及乎气之梢也。四梢为何?发其一也。夫发之所系,不列于五行,无关乎四体,似不足立论。然发为血之梢,血为气之海,纵不必本论诸论发以论气,要不能离乎血而生气,不离乎血,即不得不兼及乎发,发欲冲冠,血梢定矣。抑舌为肉梢,而肉为气之囊,气不能形诸肉之梢,即无以充其气之量,故必舌欲催齿而后肉梢足矣。至于骨梢,齿也;筋梢者,指甲也。气生于骨而联于筋,不及乎齿,即未及乎筋之梢,而欲足乎尔者,要非齿欲断、筋甲欲透骨不能也。果能如此,则四梢足矣。四梢足而气自足矣,岂复有虚而不实、实而仍虚者乎?

[语释]

试论身体和气以后,现在谈谈“梢,原来叫作“梢”的,是指身体尽头的一端。一般说到身体,没有涉及这些尽端,说到气的时候,亦很少能谈到它。拳是由内到外发出的,同时气由身躯而达到梢节,所以气的运用,如不以身体为根本,就虚而不实,如不表现于梢,则虽实而仍是虚,所以梢不可不讲?这仅是身体梢节,倘未说到气梢。那么四梢是什么呢?头发是其中之一。倘若毛发所联系不在五行之例,与四肢也没关系,似乎难以立论。但头发是血液之梢,血为气之海洋,即使不必在此以毛发的说法来讨论气,但是总不能离开血液而谈论气的产生,也就是不能不同时说到头发。所谓怒发冲冠,这足以确定发是血梢了。况且舌为肉梢,而肉是气的容器,如果气不能表达于肉之梢(即舌),那么就不能表明气的充满,因此舌能捶击牙齿时,才说明肉梢是健壮的。至于骨梢就是牙齿,筋梢就是指甲,气的产生得到骨的助益并和筋有联系,气不能达到齿也就未能达到筋梢。要想使气在这两者上表现为充盈,除非齿将要断、筋甲将要透骨是不能够的。果然能做到这样,那么血梢、肉梢、骨梢、筋梢都是充盈的,四梢充盈表明气本是充盈的,哪里还会有虚而不实和实仍然是虚的情况呢?

岳飞(九要论)

五  要  论

[原文] 拳者,即捶以言势,即势以言气。人得五脏以成。形,即由五脏而生气,五脏者,心、肝、脾、肺、肾,乃性之源、气之本也。心为火而象炎上,肝为木而形曲直,脾为土而势乃敦厚,肺为金而有从革之能;肾,为水而有润下之功。此乃五脏之义,而有准之于气者,皆各有所配合焉,—乃论武事所不可离者。其在内也,胸位肺,乃五脏之华,故肺动而诸脏不能静。两乳之中位心而护以肺,盖心居肺之下、胃之上,心为君火,心动而相火无不奉合焉。两肋之间左为肝,右为脾,背脊骨十四节,皆为肾位,分五脏而总系于脊,脊通身骨髓。而腰为两肾之本位,故肾为先天第一,尤为诸脏之原,故肾水足而金、木、水,火、土咸有生机。然五脏之存于内者,虽各有定位,而机能又各具于周身。领顶脑骨背,皆肾也,两耳亦为肾。两唇两腮皆脾也。两发则为肺。天庭为六阳之首,而萃五脏之精华,实头面之主脑,不啻为一身之座督矣。印堂者,阳明胃气之冲;天庭,性之起机,由此达生发之气,由肾而达于六阳,实为天庭之枢机也。两目皆为肝。细绎之,上包为脾,下包为百,大角为心经,小角为小肠,白则为肺,黑则为肝,瞳则为肾,实为五脏精华所聚,而不得专谓之肝也。鼻孔为肺,两颐为肾,耳门之前为胆经,耳后之高骨亦肾也。鼻为中央之土,万物资生之源,实为中气之主也。人中乃血气之会,上冲、印堂,达于天庭,而为至要之所,两唇之下为承浆,承浆之下为地阁,一与天庭相应,亦肾位也。领顶颈顿者,五脏之导途,气血之总会,前为食气出入之道,后为肾气升降之途。肝气由之而左旋,脾气由之而右旋,其系更重而为周身之要领。两乳为肝,肩窝为肺,两肘为肾,四肢为脾,两肩膊皆为脾,而十指则为心、肝、脾、肺、肾。膝与胫皆肾也,两脚根为肾之要,涌泉为肾穴。大约身之各部,突者为心,陷者为肺,骨之露处为肾,觔之连处皆为肝,肉之厚处皆为脾。象其意,则心如猛虎,肝为箭,脾气暴发似雷电,肺经翕张性空灵,肾其伸缩动如风。其用为经,制经为意,临敌应变不识不知手足所至,若有神会,洵非笔墨所能予述者也。至于生克治化虽有他编,而究其要领,自有统会五行百体,总为一元、四体、三元合为一气,奚必断于一经一络节节而为之哉。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