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雍正帝饱尝“拳羹”(一)

张宝瑞

雍正十二年仲夏,浙江名山天台山游客如云。山上有一座创建于后晋天福元年的华顶寺,寺厚周遍植奇松异栢,巨柯浓荫,气象森丽。这时从翠荫间的石阶上走下来三个人。当中那位头戴金钱顶子八块瓦青卫绒帽,正中镶嵌偌大一块蓝宝石,身穿箭袖绛色木缎开衩袍,上罩平金刻绒十三太保偏襟褂,脚蹬鹿皮双脸贴马靴,神情威严,气宇不凡。另外两位上身穿深蓝绸缎,下面穿条青绉肥腿单裤,当中那人边走边吟“渺茫夸阆苑,荒忽求蓬莱。何如天台灵异在人境,劫火不到无三灾……”这三人逶迤而过云雾缭绕的归云洞,来到天台胜跡石梁飞瀑前。这瀑布不甚高,但气势磅礴,奔腾直下数十丈,翻飞呼啸,声震天地,有了“万匹骏马下注千丈坡”之慨。飞瀑之上悬空架一石梁,长约二丈,粗可数周,微微弓起,好似一条巨蟒匍伏在山岗之上,附近有宋代大书法家米芾题的“第一奇观”四字刻石;此时瀑前观客有数十人。那三人来到洲瀑前,中间那位倚着一株树干若有所思。观客中跳出一个年轻后生,也不言语,将身一纵,窜起数尺,手捧泉水,飘然落下,赢得观客一片喝采。倚着树干那人看见此情此景,微微一笑,不顾两位游伴拦阻,三步并做两步来到后生站立过的地方,轻舒双臂也往上一跃,竟窜得更高,落地时.也将一捧泉水洒向众人。这时掌声比方才更热烈,欢呼声不绝于耳。那三人也不搭话,飘飘然下山而去。

雍正帝饱尝

三人中间那人就是当今天子雍正皇帝,两位随从都是清官大内高手。原来雍正帝日夜在清官饮酒耽乐,甚觉无趣,于是微服访游民间。他先到苏州、无锡,又到九华山,以后碾转来到天台山。雍正一行人来到山下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只见山脚有一个酒店,酒旗飘动散出淡淡酒香。雍正道:“走了多时,腹中饥饿,不如到那里弄点吃的。”两位随从唯唯诺诺,三人信步来到店内。店内已坐了七、八人,正在高谈阔论:门帘一挑,一个俊俏女子端着一盘牛肉来到外屋,送到一个游客面前。那女子生得齿白唇红极其美貌;头上束着青绸包头,身穿银红小褂,腰中系着一条吉黄丝绦,耳边吊着一只秋海棠叶形的耳环。

雍正帝饱尝

雍正虽在清官厮守着三宫六院七十二偏妃和众多的羞花宫女,但还没有见过这般富有山野风韵的绝色女子。他看得呆了,两位随从忙请雍正入座。那女子被雍正看得有点不自然,皱皱眉进里屋去了。 “来三瓶安徽太白酒!”雍正等得有点不耐烦了,朝屋内嚷道。那酒女答应着把三瓶酒和几盘酒菜先后端到雍正面前。酒女离开时雍正故意扯了扯她的袖子,把一锭金子塞到她的手里,那酒女朝雍正瞪了一眼,把金子放到桌上,一甩袖子又进屋内去了。雍正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红脸,他强压着愤懑,对两位随从道:“今日晚上咱们就在这酒店住宿,明日一早再赶路。”其中一个随从凑上前道:“万岁爷,这荒山野店的,凶多吉少……不如到县城去住。”雍正听了,嘴撅得老高,嘟囔道:“就凭咱们三个的武艺.还怕它有什么毛贼喇客!“另一个随从也劝阻道:“这次离京,我们一直提心吊胆的,万一出了差错,皇后那儿我们可担待不起。您办了那么多文字案,已经得罪了不少人,倘若有个三长两短……”“得了!得了!”雍正听了,拂袖而起。那两个随从见他发怒也不再说什么,一个随从挑起门帘来到了里屋。酒女正绾起袖子在木桶里刷碗,灶上蒸着笼包。随从凑到酒女身边,皮笑肉不笑地间:“姑娘,我们三个人今晚上住在这儿,给安排个好房间呀?”酒女瞟他一眼,“俺这里是酒店,不是客店。”“多给点银两还不行吗?”酒女挥舞着胳膊说:“出去!出去!快塞你那包子去吧!”随从没挪身,压低了嗓门说:“你猜跟我们一起来的那个老爷是谁?”酒女仍然“哗啦啦”地刷着盘子。“那是当今的皇上呀!”酒女听了一怔,眉毛一扬,“皇上哪像他那样寒酸,几两酒泡在你肚子里瞎捣腾,狗戴嚼子胡勒!”随从正色道:“皇上这是微服私访呀,听你口音不像本地人……,姑娘何不到皇宫里去享受艳福,守在这荒山野店,怪冷清的,耽误了你的青春。”酒女听了,一碗水泼过来,“俺没有那福分!”随从灰溜溜地退出来,哭丧着脸坐到一旁。雍正无台阶可下,急红了眼,“劈劈啪啪”把那几个桌上的酒瓶、饭碗砸了个稀巴烂,几个酒客见势不妙赶紧溜走了。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