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20岁的时候

猛然间发现自己已经老了,不再是别人能容忍我犯错的年纪,那段匆匆又青涩的岁月是真的要和我诀别,我常想,等我真的老了,很老很老,老到只能在摇椅上回忆过去的时候,我会不会因为记忆的苍白而目光黯淡,进而后悔没有将每个片段串连起来,我19岁了,没有高跟鞋,不涂化妆品,也许等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时,才会发现有些过去是珍贵的。写给自己,写给我19年的快乐和心酸。在我即将20岁的时候……

                                          —–题记

不记得是谁说过,凡是和文学沾点边的孩子都是不快乐的,不知道包不包括我,我想也许我是快乐的,我算个好孩子,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架,偶尔骂骂人,但绝不带脏字。在和家相隔三个省的城市上学,除了教室和宿舍,无处可去,生活就像一盘重复倒带的录音机,不知哪一天会突然崩断。

我们不快乐,也许只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其实自己可以更不快乐。

重复了很多次回家和离别,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上大学了,并且站在十字头年龄的尾巴上。常常想起那个沉闷的高三,早起,上课,为一两次的退步哭得歇斯底里,每个晚上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填满无穷无尽的模拟试卷,看见自己喜欢的小说或者想安静听自己喜欢的音乐时,不断克制自己,忍忍吧,再忍忍,最多一年,我就会有快乐的生活。

只是现在,不知道我的愿望有没有实现,我可以在任何时候看自己喜欢的任何一本小说,听自己爱听的任何歌,我可以活得很累,逼自己拼命的研究课本,过各种各样的考试,拿不知有没有用的证书,也可以活得很轻松,整天赖在被窝里,翘课,抄作业。只是做什么事似乎都有些力不从心,无数次问自己,我快乐吗?思考了很久再重复原来的生活,随波逐流这个词不知是谁先想出来的,却也贴切。

我很喜欢坐在电脑前,哪怕不断地重复打开关闭的动作,通常意识到其实我这样很无聊时,已经是半夜了,再漠然地去睡觉,把闹钟定在七点半,第二天发现它再吵也只能叫醒我的手指。

妈说我小时候很聪明,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目前我和所有所谓的大学生一样,为考研还是就业辗转难眠,听到前途一片茫然,我对自己说我不能再这样生活下去了,这只能让我趋于平凡,但事实是我已经平凡了,平凡得无可救药。

我很小的时候想当个科学家,虽然那时不知道科学家是干什么的,上了小学,想当个老师,不给学生布置作业的老师,初中时想当个医生,拿着手术刀想捅谁就捅谁,高中的时候想以后赚很多很多钱,现在我只想平平安安的毕业,找个能养活家人的工作,过规律幸福的生活。

 我的爸爸是个天才,也许在所有孩子眼里父亲都是天才,可他真的是个天才,我现在也这么认为。他很不屑于争名逐利,所以就算他有出色的表现,这么多年他的老同学都谋得一官半职,他还是个小工人。偶尔喝点小酒打点小麻将,在别人面前总是笑呵呵。他不喜欢周杰伦但也不排斥,还会耐心地听完《爱在西元前》,然后问我古巴比伦是不是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甚至他爱茶叶超过爱玫瑰,妈说爸是个不浪漫的人,我想也许他只是比较现实,因为他的努力我才有了上海户口。

我的妈妈有的时候很保守,她不喜欢周杰伦不喜欢RAP,她会责问我为什么花钱如流水但还是定期增加我帐号上的存款。她会说我一天就用羊肉啊肘子啊什么的对付着过点日子,你也省点呗。高三的时候和她要钱,当她问用来干什么时,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花啊。虽然我自己也觉得这个理由很烂,可她还是会把钱给我。和老妈沟通不必像和老爸那样艰难,也正因为如此我的伎俩总被她识破。我在空间写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她都会看,然后质问我是不是不好好学习又胡思乱想了,她会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问我有没有觉得很不错的男生,我会一本正经地跟她说我一定要一直缠着她,直到她见个上年纪的人就打听是否有单身的男青年愿意要我。最后成为职业媒婆。 我的父母很重视我个性的发展,所以他们不会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所以我决不会让爸爸妈妈为了我的错误而去求别人,所以我很不愿意让他们操心。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很少说话,用妈妈的话讲,有点和年龄不符的深沉。在陌生人面前我的文静也会偶尔出现,对长辈们来说我是听话,传统的女孩,尽管有时候自己都觉得这样很虚伪。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