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蛋糕

下午,我正在发愁怎么处理今天晚上亚飒的生日呢,老师居然有事让我们去别的教室听课,保险起见还是听了前半节就逃了。

     和闫成芸去取蛋糕,打开盒子,香味立刻溢满了整个屋子,淡淡的紫色镶嵌着十几朵紫色的花,还有那俏皮的“20 ”,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对蛋糕最早的记忆是在蛋糕店,看着花样齐全的蛋糕,口水都淌出来了。第一次吃到蛋糕时,还记得爸爸怕我弄脏衣服,就把蛋糕放在小碗里用勺子挖着吃。而我第一次收到别人送的蛋糕是在小学,邻居的伯伯很喜欢我,过生日的时候给我买了个大蛋糕,没有插蜡烛前被表妹吃了几块,还伤心的掉眼泪呢!从上初二开始每年过生日时,爷爷都会从老家赶来买个大蛋糕,每年初三我都会去车站接他。一直到今年……人们都说整十岁要过得隆重些,可我二十岁的生日异常凄凉。爷爷的癌细胞扩散了,一个寒假都在医院守着他,早已忘记春节,忘记我的二十岁,只是愧疚而又无奈地和他说说心里话,我能读懂他的心,可我无论把几乎所有的能安慰的话说干说尽了,不管怎样祈祷许愿,爷爷还是走了。

    看着那么完美的蛋糕,心情复杂。这可是第一次送别人蛋糕啊!提这它到黄校,找到亚飒,似乎也很激动,可她并不完全了解我的心情,我是想为自己补一个二十岁生日啊!可我什么也没说,看着她幸福的许愿,幸福的吹灭蜡烛、切蛋糕,我的心在流泪,不是伤心,曾经的我也是这样的。我不敢想象没有爷爷,我还能再开心的过生日吗?是感动,虽然过生日的不是我,可她弥补了我二十年唯一一次没有过生日的遗憾。晚上一到宿舍困的要命,累了一天,终于忙完了!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