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整思

妈妈收拾东西的时候,扔了一堆我的破笔记本,有一个蓝本引起了我的注意,赶紧捡出来。哦,是塞在白大褂左兜里一年多的实习本。四个角已经磨得毛毛的,翻开第一页就写了两行字 骨二病区 张益宏 刘亚峰,之后就是骨科的常见病、检查和治疗,足足有三四页,是啊!有好多是在门诊上见到的典型病例。我好像忘记总结一下去年一年多的实习见习哦!

      好吧,在适应新的环境前还是回味一下过去吧。先从这个本本开始,在第一人民医院见习的第一站是骨科,一开始,老师都不怎么和我说话,但他给了我一个小本,让我方便记一些东西,跟老师上了几次手术之后,气氛渐渐缓和起来,直到去转第二个科急诊时,老师的挽留。在人医的见习似乎都是从冷冰冰开始,到老师舍不得走结束,接下来的实习似乎也是这样的规律。

    最激动的还是第一次进手术室,第一天见习时,骨科老师问我上过手术没有,我说没有,他就带我进了手术室,换了衣服进去之后,我立刻找不着东南西北了,在一群群绿衣中看到了一个和我一样在寻觅的眼神,老师认出我之后,教我刷手,每一步、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从老师教我刷手,到他监督我刷,到后来他完全信任我,不再监督,让我上台缝,一直难忘。

   最得意的莫过于每次老师提问我的时候,都没有被难倒,记得在心内见习时,老师问我房颤的典型表现是什么,我很流利的回答出来,老师盯着我看了几秒钟后说,回答的非常正确,过来听一下,我拿着老师的听诊器第一次在病人身上听到了“房颤”,之后的老师说他本来是想给我讲一下的,没想到我会,呵呵!

最拉风的是坐着人民医院的120急诊车去接病号,一路绿灯,直达目的地,而且总会和交警、武警、110打交道,不管是跳楼的、癫痫大发作的、车祸的,都让我接回到急诊大厅,然后分诊到各科,从那时起,我不再那么晕车了。

最幸福的一次,写病历时,我问了一个问题:换药的英文是什么,示教室的好多老师开始用电脑查词典,甚至主任们也开始关注这个问题,其实我只是随口一问,但每一位老师都很认真的帮我查,真是太幸福了。其实每次晚上八点多走后,都会收到老师的短信问候,每次都会很温暖。

    最郁闷的莫过于和病人及家属沟通不好,怎么都沟通不好,只能让老师亲自处理,曾惹毛过一个把老师和我都告到医政科,“出了名”,每次都只能忍着,然后回去释放,好歹只遇到过两次,唉……

最伤心的一次,在泌尿外门诊,一个中年妇女带着她母亲的膀胱镜结果,看专家门诊,当老师对她说是癌,晚期,她的眼泪奔流而下,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流眼泪,我也禁不住陪她掉眼泪。第一次距离死亡那么近,却又无能为力,虽然送走过十多个病人,可每次想到那个女人充满眼泪的眼睛透着绝望的眼神,我还是会很难过。

 这些似乎都是见习时经历的,在那的满满的两个月见习,让我记忆犹新,可能是我第一次上临床,启蒙老师们很重要。好多良好习惯都是在那里培养的,在泌尿外还用了两天学了专业撕胶布的方法,以及换药拆线了,确实严格,但终生受用,很感谢他们。在我成长中指导我,让我少走很多弯路,让我对未来充满希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中午了,吃完饭再想想。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