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爱的负担,no

20:19分下夜班,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外科一病区,在充满沙尘暴的北京街道走着,看着999的急救车闪着蓝灯驶进地下一层急诊,看着各种穿着的人,带着各种表情穿梭在急诊、病房,似乎所有的声音都被缝吹走。突然间,好想家,记得妈妈说过,她在家里惦记着在远方的我们。

      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吃放了吗?下班了吗?值班累不累”,听到妈妈的声音,永远是那么舒服, 就像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起,这个声音就伴随着我,有时是温柔,有时是严厉,有时是赞赏、更多的是责骂和唠叨,但是我知道她是这个世上第一个爱我的人,也是最爱我的,因为我的基因里有一半是她的遗传,从生物学角度看,我的存在更是她生命的延续。所以,相信除了爸爸应该不会有谁比她更爱我了。可是从小叛逆的我,和这个最爱我的人的相处异常糟糕,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吵,因为我知道,就算我惹她生气,她骂完之后还是会关心、爱护我。等到我出去读大学,半年回家一次,回去的前几天往往是最和谐的,之后便是各种争吵,家里只要有我在,永远安静不下来。知道今年,读研的我过年只有5天假,初五还要值班,在家只待了不到4天,回家的时候惊奇的发现爸爸居然去车站接我了(我们家的观念是都认识路,不需要接),年货都准备好了,饺子馅不用我剁了,萝卜不需要我洗了,什么都不需要我了,这几天我们相亲相爱,没有争吵,可是我却发现,妈妈的态度没有之前那么坚持了,反而有些忍让我。不得不让我接受这样一个现实:父母老了,

       在这边每天都很“充实”,每次看到尿路结石的患者绞痛,就会想起爸爸的肾结石有没有再犯,每次抢救完车祸伤的、脑出血的、骨折的,都会禁不住给家里打电话,问问他们好吗;病房许多收住那些肿瘤的病人,都会给家里打电话催促他们体检;五一只有三天假,妈妈说想我了,想让我回家,没有任何犹豫,调好班临时买了站票就回家了。这次回去,原来是姥爷心脏病住院了,在医院陪了一天,他老人家精神好多了;妈妈让我交她怎么用自动取款机,她害怕取出假钱或是密码被盗,一直不接受ATM,这次居然主动学习。回来的路上,一家首饰店,突然好想给她买个手镯,妈妈从不带那些东西。可是我记得以前她好像提过谁家买了之类的,拉着她进去,挑了一款我俩感觉都很好的,戴在她手上,她要去下时,我直接买单了。就听见她在唠叨,买这些干嘛?没有一点用,我不要,要买也是我自己付,你花的还是我的钱呢。我强硬的付了钱,告诉她,这是我的夜班费,她妥协了。看着妈妈脸上的微笑就知道她是喜欢的……这次回家,明显的感觉到父母老了,对我有些依赖了。我也知道,我肩上的责任渐渐重了起来。

      我们家里没有男孩子,所以我和姐姐性格都很要强,因为我们知道父母以后的幸福和我们相依的,无论走在哪里,心中都惦记着父母,身上都担着责任,我们现在的努力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能更好的赡养父母,父母给我们的爱总是我们前进的动力,我想起了一个来三院进修的骨科大夫,他的爱人家境不好,老丈人和丈母娘答应婚事的前提是要他抚养比他小十岁的小姨子,他默默的给她妹妹交学费,从高中到大学,从大学到工作,从工作到结婚,一直是他们夫妻照顾着,他是好样的,爱她更爱她的家人。

      爱,无论多么沉重,从来都不会是负担;之所以被那样认为,是因为你没有完全理解爱……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