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出行偶得

关键

每次乘这班列车,我都被沿路的景色感动。列车的构造很现代,流线型的车身外观是白色和银灰色的混合,它穿越法国东南部的高阿尔卑斯山区,在群山间蜿蜒起伏地流动着,如同一条活跃的河流。两旁的山和树是古老而凝重的,古朴的石头房子没有一丝浮华的痕迹,是历史的写照,那火车就这样载着人们走出原始和古老,走向现代和繁华。出山的时候,我心中总是有些恐慌,似乎远离山岭,投身喧嚣的城市,就像放弃了大自然,再也找不回来了,所以专心地看着山景,再次确认它的永恒与忠诚,对自己说:“一切都不会消失会等我回来!”

火车停在一个乡村小站,车上的乘客都坐着不动,只有两位老太太上了车。她们靠窗坐下,热烈地交谈,一位说:“我的朋友苏姗知道我坐这趟车,她说要在她的窗前跟我招手。她的房子就在铁路边上!

于是两位老太太认真地看着窗外。我的好奇心发作,也盯着窗外,刚刚启动的火车速度不快,房子一栋一栋从眼前滑过来得及看里面的人影。忽然,我看到一扇敞开的木窗,窗前站着一位健壮的农妇,她年过半百,粗糙的脸上满是皱纹。车内老妇也看到了她,手舞足蹈欢呼起来:

“苏姗!苏姗!我在这儿!”苏姗看见她了,笑了起来,那是一张多么开朗的笑容呀、带着孩子般的顽皮!

三位老太太的喜悦感染了我,让我的心中充满快乐,如此平常的游戏,竟能给人如此大的欢娱!这一刹那的欢娱充盈着车厢,在空气间穿行,在人与人之间飘散。车速渐渐加快,载着那欢娱驶向下一站。

一位女郎站在车窗前,看到她的背影,我不禁暗自赞叹“多美的一幅画!”她很年轻,肤色是那么健康,身材也很苗条,穿一条简单的棉布花裙,那一头浅棕色的长发被她用一根木筷子,松散地盘在脑后。她的脚下卧着一条白色的拉布多狗。女郎是在看窗外的风景,让那流动的山影,从她眼前飘过,还是在凝神思考,让思绪融入山景呢?

乘务员走过来,无声地站在女郎身边。他是一个高大粗壮的中年人。拉布多狗站了起来。不久,列车在一个无名的小站停下来。女郎转过身,她戴着宽大的墨镜,却遮不住脸庞优美的线条。她温柔地笑着,说

“可爱的杜朋先生,跟您说过一百遍了,不用担心,皮尔会帮我下车!对吗,皮尔?”她一边说,一边抚摸爱犬的头。那狗摇着尾巴表示赞同。

杜朋不好意思地摘下他头上深蓝色的乘务员帽,摇着头说:“鬼丫头!我不说话,你也听得出我的声音!好的,我再也不担心了!”

车停稳了,女郎牵着拉布多狗,摸索着下了车。列车缓缓启动,我目送那盲女的背影,直到美丽的她消失在山光树影之间,我的心中悄然涌起一阵浪潮……

这里是一个小镇,来往的人多一些。列车在此停留时间比较长,送客的人和乘车的人都不紧不慢地说着话。

两对少男少女在站台上依依不舍地告别,身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温和地看着他们。两个少女一定是姐妹,大约十五六岁,一看就是本地人,健康开朗,如同两朵野玫瑰般艳丽。那中年人看来是她们的爸爸,他古铜色的面颊上显示着刚毅与善良。两个少年看上去是大城市来的游客,其中一个清秀文静,另一个粗壮强健,他们无奈地说着真不想走呀,一边各自松开怀抱中的姑娘,不情愿地上了车。火车一分钟之后要离开这个小镇.两个少年已经拿出手机给窗外的心上人发短信了。

此刻,我发现站台上的父女三人都将右手藏在身后;再看姑娘们,脸上的笑容依然灿烂,可泪花已在碧眼中闪动。火车终于启动了,就在这时,两个少女和她们的父亲同时伸出右手,有节奏地挥动起来,每只手都握着块洁白的手帕……车中的两个少年惊呆了,脸上泛出红润,湿润的眼睛紧紧盯着站台上可爱的身影,张开嘴却说不出一个字,就这样呆呆地让列车将自己带走。在小镇车站从眼际消失之前,我又回头看那站台上的三个人,只见两个姑娘一左一右将脸藏在父亲宽厚的怀里,白手帕们一定在尽自己的职责。那男人轻抚着女儿们的头,一定在说着安慰的话。真不愧是山里的姑娘,把笑容送给心爱的人,把眼泪留给自己。可爱的小孩儿,别太伤心,分离会使重逢变得更加美好!

生活就是如此奇妙,这一瞬间发生的事竟令人回味许久。那白手帕是多么有趣,多么含蓄,将一片深情用幽默的动作表达出来,挥舞之间含着大度,白色寓意着纯真,意外的举动既轻松又感动人,却没有丝毫咄咄逼人的夸张。难得十几岁的少女就有这番情趣,也难得做父亲的如此诙谐和善解人意。

我爱旅行,更爱在旅行中捕捉人间风情。人生本来就是一次旅行,每个流逝的瞬间都有值得留意的趣味,只要我们让自己保留一颗敏感的心,就时刻都有被感动的机会,而每次感动都对我们的身心有益。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