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被民主遗忘的角落

虞  丹

在农村中,不仅有被爱情遗忘的角落,还有被民主遗忘的角落。

去年1 0月,湖南桃源出了一个李皇帝;1 1月,四川达县出了个朱皇帝。李皇帝自称名字上了天书,注定有九五之尊。朱皇帝的来头更大,自称是“玉皇大帝”下凡。这种公元前就已流行一千多年的君权神授论,到20世纪80年代依然保持蛊惑人的魔力。据说,朱皇帝登基七天,纳了十多个“娘娘”。李皇帝尚未登上大宝,但已有人贡上亲生女,跪奏收为“皇妃”。后来,两位“皇帝”落入法网,验明正身,原来是两个诈骗惯犯。

听起来多么荒诞,然而是事实。哈姆雷特对他的朋友霍拉旭说:“天地间有许多事情,是你们哲学里所梦想不到的。”谁想得到,在辛亥革命70年后,在五四运动60年后,不仅仍然有人诈称天意扮演皇帝来行骗,而且居然有一些人受骗,虔信“真命天子”出世。尤其是在受骗上当当、朝拜称臣的人中,还有基层干部、民校教师和共产党员。

诈骗犯有一种特长,深诸社会心理,讲究“适销对路”。你有什么样的迷信,他就采取什么样的骗术。你迷信鬼神,他就以鬼神为饵;你迷信权力,他就以权力为饵。如果人们没有对皇权的崇拜,  那么也不会有诈称皇帝的骗术。社会心理的变化总是跟时代的变迁走,骗术又总是跟社会心理的变化走。时代变了,骗术不变,还能捉弄人。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中国封建社会之长,可以说是世界之最;中国皇帝之多,也可以说是世界之最。从秦始皇算起,两干多年中究竟出了多少个皇帝?毛估估,大大小小,长命短命,恐低怕要上三百个。三百个皇帝分分分档,总的说来是“两少两多”:明君少,昏君多;仁君少,暴君多。然而历代农民最虔诚而又最高的政治理想,总是希望出一个好皇帝,轻徭薄赋,政简刑清,风调雨顺,永庆升平。时至今日,好皇帝主义这一套,还有人吃得进。皇权崇拜如斯之深、如斯之久,这难道不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吗?

历史学界对于皇权主义问题,在粉碎“四人帮”后又争论了几年。争论的焦点集中在农民有没有皇权主义思想。从现实生活中看,不仅在农村中有皇权崇拜的残余影响,在城市中也难说皇权崇拜已经断子绝孙。试举例以言之。五年多来,称颂贞观之治的文章可真不少,出现了一股“贞观热”。李世民几乎被宣传成了“民主皇帝”。皇帝无论如何开明,从其本质上说仍然是一个独揽最高权力的大独裁者。作为开明的专制皇帝,可能有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的民本主义思想,但绝无权力来于人民、权力属于人民的民主主义思想。民本主义和民主主义,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却有原则界限。对于中国人民来说,我们要的是社会主义民主,不要什么民本主义,更不要什么好皇帝主义。70多年前,黄遵宪有首诗说:“人言廿世纪,无复容帝制,举世趋大同,度势有必至”,“倘见德化成,愿缓须臾死”。我们的政治觉悟不应该落在黄遵宪之后。

人们在观察和分析思想动向时,很注意讲民主、讲自由的倾向,却不怎么注意讲好皇帝、讲清官的倾向。这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记得前年有一位领导同志说过:是封建残余比较严重,还是资产阶级影响比较严重,在不同的地区和部门,在不同的问题上,在不同的年龄、经历和教养的人身上,情况可以很不同,千万不可一概而论。

我国国情复杂。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脱胎出来,不过33年。我们固然要盯住国情中半殖民地这一半,坚决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但也不可忽视国情中半封建这一半,不可忽视还有被民主遗忘的角落。

作者认为,  “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愈发展,清算旧文化、改造国民性的任务愈突出。不完成这个课题,很难实现从传统人到现代人的过渡”。因此,上世纪80年代初湖南桃源出来的“李皇帝”和四川达县出来的“朱皇帝”,以及改革开放以来出现的大量称颂贞观之治和“好皇帝”李世民的文章,让作者觉察到皇权崇拜的残余影响。于是,他写了这篇文章,在文中明确提出:“对于中国人民来说,我们要的是社会主义民,主,不要什么民本主义,更不要什么好皇帝主义。”阅读本文,仔细体会文中三次提出的“值得深思”,看看它们各蕴涵了什么言外之意。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