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饼干树

[英国]布莱顿

从前有一位小仙子,名叫米克尔。他住在一间摇摇欲坠的小茅屋里。他的菜园里只种一些马铃薯和白菜,再也没有种任何别的东西了,因为这个菜园小得可怜。

米克尔很穷,但很善良。假如有人来敲他那扇米黄色的柴门,乞讨一个便士,他会摇摇头说:“我连半个便士也没有,但可以送你一片面包或者两三颗马铃薯。”

对他的帮助,绝大多数人都给予酬报,总是送他几块饼干。

饼干树

米克尔穷到这种地步:他从来没有自己买过一块饼干。他经常只靠面包、马铃薯和白菜度日。

然而,他实在太喜欢吃饼干了!

“我真的说不清我最喜欢吃哪一种饼干。”他常常这么说,“姜脆饼干,好极了——味道绝妙无比。而范妮老大娘制作的巧克力饼干,一放进嘴里就化掉了,真美!至于果酱夹心的小饼干,啊,我但愿能整天吃个不停!”

一天,米克尔有点倒霉了:一头山羊闯进他的小菜园,把他准备过冬吃的小白菜统统啃光了!他走到贮藏室,想拿一两颗马铃薯煮煮充饥,这才发现,所有的马铃薯都被老鼠吃光了!

米克尔无可奈何地哭了!他准备过冬的蔬菜连同绝大部分的马铃薯都没了,叫他吃什么活下去呀?

他走进屋里。这天,他去帮助莱特富特开垦菜园,得到了六块上面贴一小片蛋糕的饼干。他本来打算保存它六个星期,每个星期天喝茶时吃一块,但现在可真饿得不行了,他觉得自己很可能忍不住,会一下子全部吃光的!

就在这时,来了一个小小的女孩儿,站在院子大门外。她是个乞丐,穿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她看到米克尔屋子的烟囱升起了一缕炊烟,心里想,要是能走进屋里,在炉火旁待一会儿,那多好!

当米克尔正想去拿一块饼干充饥时,门慢慢地开了,那个小女孩儿伸进她那颗披头散发的小脑袋,往屋角窥视着。

米克尔惊讶地瞪大眼睛。

小女孩儿微笑着,走了进来。

我太冷了!“她说,“看到你的烟囱冒烟了,我想进来瞧一眼那可爱的、温暖的炉火。”

进来吧,请坐到炉火旁。“米克尔立即表示欢迎,“尽管它只不过是几根枯树枝烧成的,但能给人快乐和温暖。”

于是,衣衫褴褛的小女孩儿就坐在炉火旁烤手。

她看到米克尔手里拿着一个小袋子,便问他那里面装着什么东西。

“饼干。”米克尔答。

“啊!”小女孩儿叹了一声。她没有开口讨要,但她的眼睛萤变得更圆了,身子显得更加瘦小,而且肯定饥肠辘辘。

米克尔觉得应该分一块饼干给她,便给了她一块,但也只能给一块。

“谢谢你!”小女孩儿接过这块饼干,就像狗抢骨头一般地嘎啦一声,迅速咬碎,一口吞下了!然后,她又注视着那袋饼干。

米克尔知道不能再分给她了,否则,以后的五个星期天,他就没有饼干当茶点了。但他心肠软,情不自禁地把手伸进小袋子里,又拿出一块饼干来。

饼干树

噢,这小女孩儿已经接连吃掉了六块饼干之中的五块了。

当米克尔正把最后那一块也给她时,院子外面传来了一声呼唤:“快走呀,宾尼,快走,你在哪儿?马上过来!”

小女孩儿立即跳了起来。她名叫宾尼,刚才是她的父亲在叫她。她迅速地拥抱了米克尔一下,飞快地穿过菜园跑出去了,她的父亲正站在院子大门外等着她。

“这位小仙子对我太仁慈了,父亲!”小姑娘喊道,“给他一个酬谢吧,父亲,请给他吧!”

她吃掉了最后那块饼干,有些饼干屑掉落在大门旁的地面上。

她的父亲,那位流浪汉随即用脚把饼干屑踩进泥土里去。他那明亮的绿色眼睛凝视着米克尔,  嘴里念念有词。

“有时候,一点点仁爱之心会长啊长,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酬谢!”他说,“但有的时候,不会!今天,顺风,或许你将走运!”

他对米克尔点了点头,和小女孩儿一起,一边跳着舞,一边往乡间小路走去。他们破烂的衣裳被风吹拂着,仿佛枯叶飘零。

米克尔关上院子的大门,走回他那暖和的厨房。但他又饥又饿——他仅有的六块饼干已全部送给那小女孩儿吃了。日子实在艰难啊!

第二年春天,他已经把那个流浪汉和小女孩儿全忘了。他从那次以后再没碰到他们。况且,日夜得为生活操劳,除了劳动、糊口和睡觉以外,他真的没有时间去回忆其他任何事情。

有一天,他突然发现:在他家的院子大门旁,长出了一棵小小的但很茁壮的幼苗。他弯下腰细细瞧瞧,这种苗他过去从没有见过。或许是一株莠草吧,米克尔正准备把它拔掉,但他转念一想,既然不知道是什么,不妨留下来看看。

使他惊讶不已的是,这棵苗长呀长,长得非常之快,三个月以后就长得同他的大门一般高了。它长成了一棵小树,而且长得使米克尔要外出时,不得不从树下走过。它确实是一棵极不平常的树!

米克尔对他的朋友谈起这件事。朋友们虽然也都见惯了仙术,但谁也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快的树。

“不久,它就会开花,到时候我们就知道它是什么树了。”朋友们说。

果然,又过了一星期,它真的开花了,开出一种很有趣的花儿——鲜红的花瓣,平展的黄色花蕊。

花开不多久,红色的花瓣凋谢了,那平展的黄色花蕊长得更大了。每一个花蕊都神妙得令人困惑一直到最后,范妮老大娘猛地重重拍着米克尔的肩膀,叫了起来。

“这是一棵饼干树!天啊,一棵饼干树!整整五百年了,在这个仙国里谁也没有见过呢!饼干树,一棵饼干树!”

是的,范妮老大娘说得对。这是一棵饼干树,一点不错!饼干,长啊长,直到它们成熟了,而且饼干上还长出一层甜美可口的粉末,等待人们采摘呢。

米克尔喜悦地开始采摘了。啊!你看了也会想吃的。米克尔从杂货店那儿弄来了一些大大小小的铁罐子,里面衬上干净的纸,把采摘下来的饼干,整整齐齐地、一块一块地装进铁罐里。装满了一罐,盖好盖子,再接着装另一罐,干得乐呵呵的。

他给村里每家每户都送去一罐饼干,正像他父亲老米克尔生前常常做的那样。

当然,这是最好吃的那种饼干。

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长出这么一棵饼干树。过了许久,莱特富特才猛然记起来,好多星期之前,她曾经送给米克尔一小袋饼干。

饼干树

“你把那些饼干怎么处置了?”她问米克尔,“你吃了吗?”

“不,”米克尔说,“我把它们全部送给一位小女孩儿了。”

“她是不是掉了一些饼干屑在你家院子的大门旁,也就是现在长出饼干树的那个地方呢?”莱特富特问。

“唔,是——的,是这样的——我记起来了,她的父亲把饼干屑都踩进泥土里,还说有时候仁慈会获得酬谢——而且他说那天顺风,我会走运。”米克尔叫了起来。

“啊,现在我们全明白了,”莱特富特说,“这就是你的仁慈长出来的!米克尔,你的饼干屑长出了你的饼干树。哦,真是奇妙无比呀!我真希望它能一年接一年继续开花、结果。”

啊,果然这样,从此以后,米克尔每年都有许多饼干吃,还常常送人。每年夏天,如果你走过米克尔家的大门口,就会看到那棵树上长了许多饼干——假如你向米克尔说一声“早晨好”,他肯定会给你装满满一口袋饼干!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