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从自来水管里流出来的仙女(一)

[法国]皮埃尔·格里帕里

从前,一个村子附近有一眼清泉,泉边住着一个漂亮的仙女。你们知道,法兰西民族中的高卢,早先并不像欧洲其他民族那样信奉基督教的,我们的高卢祖先崇仰的是仙女。那个村里的人在那个时代,敬奉的就是这个仙女。他们常常到泉边去敬献鲜花、甜饼和各种各样的水果。节日里,就穿得漂漂亮亮的,到泉边去欢歌舞蹈。

但是,后来高卢人聚居区里的人也信奉基督教了,于是神父就出来干涉,禁止居民们到泉边去献花、去舞蹈。神父深信,他们这样去敬奉仙女会毁掉自己的灵魂的,因为仙女是一种妖魔鬼怪。庄稼人心里清楚得很,神父说的全是扯淡,但是谁都怕神父,不敢惹他,不敢违抗他。那些年纪大些的庄稼人照样悄悄到泉边去敬献供品。神父发现庄稼人还是像从前一样,就气不打一处来,不由得恨由心生。他下令到泉边去竖一个石头打制的十字架,还举行了一个护送十字架到泉边的仪式,—路送,一路念咒语,一心要把仙女赶开。后来大家才渐渐相信神父的话,近几百年来已没有人再听说过仙女的事了。

信奉仙女的老人们也早已过世了,年轻人谁也不知道还有仙女这档子事,年轻人的后代则连仙女是否真有也怀疑了。甚至仙女的敌人,那些神父们,也不再把仙女当作仇敌了。

可是仙女一直没有从世界上消失。她依然生活在泉边,只不过出不来了,因为十字架挡住了她的出口。再说,她也知道,没有人再需要她了。

“我得忍耐!”她想,“我们的时代是过去了,但是基督教的时代也要过去的,总有一天,这十字架也要碎裂的。到那时我就又自由了……”

一天,有两个人路过泉边。这是两位自来水工程专家。他们发现这翻涌的泉水纯净清澈,便决定用来作附近城市的饮用水。

过了几个星期,就来了一帮工人。为了腾出干活的地盘,他们搬开了沉重头十字架,用一个水泵、一根水管把泉水引进了城市。这样,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仙女被吸进了水管。仙女在水管里一里路又一里路地往前移动,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将来又会怎样。水管进城,分出了许多枝权,一根枝权又分成许多枝杈。仙女一会儿往右拐,一会儿向左弯,最后来到了一个厨房的水龙头边,来到了一个蓄水缸的上面。

仙女当然是幸运的,她来到的是厨房而不是厕所。她来到的假如是一个厕所龙头,咱们这个故事就完全是另一码事了……但是,仙女运气好,来到的是一个厨房龙头里。

从自来水管里流出来的仙女

龙头在厨房里,而厨房是供四人用的——父亲、母亲和两个女儿。白天,这一家人从来都不大相信有什么仙女,因为他们从来没见到过仙女。而这时,父亲和母亲在上班干活,两个女儿到学校里去了,是啊,仙女总是在半夜里才出来。晚上十点钟,他们都睡觉了,一直到早上才去开龙头。然而有一天夜里,大女儿,就是姐姐(这个女孩不大听话,并且特别爱吃零食)半夜里两点起床,偷偷到厨房里去吃冷饮。她从碗柜里拿了一个杯子,到水龙头下面,打开龙头,突然从龙头里冲出一个小人来——身穿一件连衣裙,背上长有一对蜻蜓似的翅膀。仙女(当然就是冲到龙头口的她了)手里拿着一根细棒,棒的顶端有一颗星星。她站在缸边,对小姑娘用悦耳的嗓音说:“你好,玛尔蒂娜。”

(我忘了说,这个爱吃零食的小姑姑娘,名字叫作玛尔蒂娜)

“您好,太太!”玛尔蒂娜回答说。

“玛尔蒂娜,好姑娘,给我吃点果酱好吗?”仙女请求说。

玛尔蒂娜是个缺少教养的小姑娘,又爱吃零食,当她见到仙女时,一见仙女穿得漂亮,背上还有一对蜻蜓似的翅膀,手里拿着一根魔棒,她想:“玛尔蒂娜,别错过这机会了!看得出来,这不是一般的太太,得对她有礼貌些。”

她装出笑吟吟的样子,说:“夫人,当然能的,我马上给您拿,夫人!”

小姑娘拿了一个干净小碗,从罐子里取了些果酱,递给仙女。仙女展开双翅,在小碗四周飞了一圈,吃了些果酱,然后将碗搁在餐桌上,说:“谢谢,玛尔蒂娜。我赏你一份好处:从现在起,你每说一句话就从嘴里吐出一串珍珠。”

说完,仙女就不见了。

“这可真不错!”玛尔蒂娜说。

真的,她一说话,嘴里就滚出粒粒珍珠来。第二天早上,她向父母述说昨晚发生的奇事,就从嘴里滚出许多珍珠来。

妈妈将珍珠拿到珠宝商人那儿去检验。珍宝商人说,这些珍珠是真的,只是还嫌小了一点。

“可能,她说的话不够长,长些,珍珠就会大些的……”父亲出主意说。

他们于是到邻居那里去问了个长长的法语词来,让玛尔蒂娜说,结果玛尔蒂娜总是说不好这个长词,而珍珠的成色反而差了。

“没什么,”玛尔蒂娜的父母说,“反正,咱们一辈子不愁没钱花了。从今天起,她不用再去上学了,咱们就让她坐到盘子旁边,一天让她说话。她要是敢停嘴,试试我的厉害!”

开始,玛尔蒂娜倒也乐意。因为她本来就爱偷懒,又爱多嘴,这样正好巧合了她的习性。但是这样说了两天之后,就再也不愿意钉坐在一个地方了,并且老一个人自己跟自己说话也实在太没劲。三天一过,她就觉得这是苦役了。四天一过,她就觉得自己在受苦刑了。而到第五天晚上,她实在受不了,以至于连连叫苦了:“见鬼去吧!见鬼去吧!见鬼去吧!”

她这一叫不要紧,三颗大珍珠滚到桌布上去了。

“怎么回事?”她的父母惊奇了,不过他们很快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很明白,”父亲说,“我早就看出来了。每次她说一个平常的词,从她嘴里滚出来的珍珠就是平常的,而当她说出不堪入耳的词,这珍珠就是精美的。”

从这天起,父亲就强制她说刻毒的粗话、骂娘的话。开始她的父亲还觉得满意,可不久就嫌她说的话还不够粗鲁,就骂她。这样一个星期后,她再也受不了,便离家出走了。她在巴黎的街头流浪,不知道该到哪儿去安顿自己才好。天渐渐黑了下来,她又饿又累,坐在街头的一条长凳上。这时一个年轻人从她身边经过,见少女只一个人,就在她身旁坐下。她波浪形的头发,白皙的双手,一张亲昵的脸,使她看上去很可爱。年轻人甜柔地问她,她就把一切都告诉了他,年轻人一眼不眨地听着,从小姑娘嘴里滚出来的珍珠都被他收集到自己的衣袋里。她停下来的时候,他用温柔的眼光瞅着她,说:“还说下去呀!您挺迷人的。您的话,我听起来心情愉快极了!您愿意永远跟我在一起吗?您就在我家住,咱们永远不分开,咱们会永远幸福的。”

玛尔蒂娜正愁没地方过夜呢,就一口同意了。年轻人把她领到自己家里,供她吃,供她睡。第二天,他们醒来,他就说:“现在,咱们可得说认真的了,我不能因为你有一双美丽的眼睛就供奉着你。我现在出去,把你锁在家里,晚上我回家来,你得把这个大碗给我装满珍珠,要是碗不够装,你就收拾起来!”

玛尔蒂娜一个人被反锁在屋里,她得不停地说话,用珍珠来装满大碗。她就这样一天接一天地过……这英俊的小伙子每天都是这样,白天把玛尔蒂娜反锁在那里,到晚上回来。要是珍珠还不满一碗,他就揍玛尔蒂娜。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