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从自来水管里流出来的仙女(二)

现在咱们暂且不说玛尔蒂娜,而回到她的父母这里来。玛尔蒂娜的妹妹是个善良又话的小姑娘,她忘了她姐姐吃的苦头,忍不住打心里萌生一个小小的愿望:希望遇见那个从水管里流出来的仙女。但是父母俩吃了大女儿的苦头,心里总是担忧小女儿再出事情,所以每天都不厌其烦地吩小女儿:“记着了,如果夜里要喝水,你就喝厨房杯子里的水……”

或是这样说:“你已经大了。你该为父母分担些家务劳动了。你现在是我们唯一的依靠了……”

但是玛丽(我忘了告诉你,她的名字叫玛丽)做出一副听不明白他们的话的样子。

一天晚上,妈妈吩咐了几件她该做该做的事。她做了豌豆汤,煎好鲱鱼,烧好朱雀腌肉,最后后做好绵羊奶于酪。

那天夜里,她太想喝水,渴得她睡不着觉。她渴了两个钟头,嘴里老念叨着:“我不去厨房,我不去厨房。。。。。

但是最后她还是来到厨房里,她一心希望不要碰上仙女。

可是事情偏偏相反,玛丽一扭开水龙头,仙女就从龙头口出来,一下跳到玛丽的肩上。

“玛丽,你是善良的好姑娘,给我吃点果酱吧!”

玛丽心肠好,但有心计,她回答说:“感谢你的夸奖,可我却不要您的任何赏赐,您把我姐姐已经坑得够苦了。再说,我父母也不允许我在他们睡觉的时候吃果酱。”

这个五百年没有同人们打过交道的仙女,对于姑娘的回答打心底里感到受不了,她以为这样的屈辱是不能容忍的,她说:“既然你这样没有礼貌,那么从现在起,你每说一句话,都会从你嘴里吐出一条蛇。”

真的,第二天早上,玛丽把昨晚发生的事告诉父母,一开口说话,嘴里就吐出一条赤链蛇。她只得将昨晚发生的事写在纸上。

父母吓坏了,让她去看医生。好在二楼就有个医生,他年轻,富有同情心,这一带的老百姓无不夸他医术高明,医德高尚。他听到玛丽父母的诉说,带着迷人的笑容看着玛丽,说:“这个,别害怕,别担心,没有什么可怕的。到我家盥洗间去。”

玛丽和她的父母走进了盥洗间。医生说:“向浴缸弯下你的腰。就这样,现在你就随便说什么无论说什么都行。”

“妈妈——”玛丽说。

马上,从她的嘴里钻出一条毒蛇,蹿动在浴缸里

“好极了,”医生说,“现在你说句粗野的话,咱们看看,会是什么样?”

玛丽涨红了脸。

从自来水管里流出来的仙女

“说呀!”妈妈在一旁鼓顾励她,“你就骂一次人,是医生让你说的,没关系。”

玛丽别别扭扭说了句骂人的话。当即,浴缸里就左弯右拐蹿动着一条小蟒蛇。

“妙极了!”医生欣喜万分地说,“好,现在,玛丽,你再使劲儿骂我几声。”

玛丽明白了医生的意思,但是玛丽是这样一个好姑娘,她连做个骂人、污辱人的样子都非常非常困难。

然而她终于鼓足勇气、憋足劲儿,说出了一句骂人的话:“天下第一蠢货!”

就在这时,两条小蝮蛇绞成一团,从玛丽嘴里吐出来,滑落在以前吐出的蛇身上。

“我看出来了,”医生满意地说,“一般骂人的话,吐出的是大蛇,而诅咒人的话吐出的就是毒蛇。”

“该怎样治才好呢,医生?”玛丽的父母着急地问。

“怎么办?十分简单:你们的女儿就嫁给我。”

“你愿意娶我们的女儿吗?”

“是呀,如果她愿意的话。”

“这是为什么?”姑娘的母亲问,“您的意思,与您结婚,她就能好?”

“不是这样,”医生说,“您不知道,我在一个研究所里工作,我们在研究一种抗蛇毒的药剂,可是我们的蛇总是不够用。像您女儿这样的姑娘是我们难得的宝贝。”

就这样,玛丽嫁给了医生。他对姑娘非常好,使她感到非常幸福。玛丽按照抗毒剂研究的需要,一会儿吐出蝮蛇,一会儿吐出眼镜蛇,一会儿吐出蝰蛇,其余时间就不说话,她不是个饶舌的姑娘,所以不说话对她也不是困难的事。

过了一段时间,从水管里出来的仙女想知道一下这两姐妹的境遇。有一天,是星期六,到后半夜,她来到了两姐妹的父母身边,他们刚从电影院回来,坐着吃消夜呢。他们说起两姐妹如今的境遇,当她听说两姐妹的一切后,她一下困惑不解了:她以为的坏妹妹玛丽遇上了好运,本该倒霉的吐蛇姑娘过得很幸福;而她以为的好姐姐玛尔蒂娜却遭到了厄运,玛尔蒂娜的珍珠使她不知遭受多少磨难。

可怜的仙女心情坏极了,她想:“我还是别去管别人的事好。看,我全不懂人间的事,我判定的事都错了,我也不能预料我行动的结果。我得去找个比我强的魔法师学学,使我变得更聪明些。我就让他娶我,我就一切听他的。可这样的魔法师到哪儿去找呢?”

仙女这样想着,飞出了房子,飞到街上,看见萨义德的小店旁边有一家咖啡馆,橱窗亮堂堂的。萨义德有个儿子叫巴希尔。萨义德大叔自己动手把椅子都搁到桌子上,然后就离店去睡觉了。

店门关着,仙女变成小不点,一下就从门缝里钻了进去。她看见窗台上放着厚厚的一叠本子和一个铅笔盒,这是巴希尔忘在窗台上的。

萨义德大叔一离开,仙女就在本子里撕下一张白纸(你们大概发现,巴希尔的练习本总是少一张纸吧?),然后从铅笔盒里拿出彩色铅笔,开始画起来。不一会儿,萨义德大叔关灯了,但是仙女的眼睛神着哪,她能在漆黑的地方分辨出不同的颜色。

瞧,这位从水管里出来的仙女画成了一个魔法师,戴一顶尖尖的帽子,穿一件长长的黑袍,接着她往纸上的魔法师吹气,并且唱道:

穿黑袍的魔法师,

戴尖尖帽的魔法师,

我嫁给你做你的妻子,

你呀你可愿意?

魔法师做了个鬼脸,说:“不,我不愿意,你太胖了。”

“那么,你就没有好下场!”仙女立刻吹第二口气,魔法师马上就僵在纸上了。她撕下第二张纸(反正巴希尔的练习本是经常少几页纸的),用黑色铅笔另画了一个魔法师——一个穿灰色长袍的魔法师,然后往纸上的魔法师吹气,接着问他:

“穿灰袍的魔法师,

不摆架子的魔法师,

我嫁给你做你的妻子,

你呀你可愿意?“

但是灰袍魔法师也没有遂她的心愿:“不,我不愿意,你太瘦了!”

“那么,你也没有好下场。”她吹了一口气,纸上又成了一张普通的画。

随后仙女在铅笔盒里翻呀翻,翻到了唯一的一支天蓝色铅笔,是巴希尔扔在那儿不用的。

“这个魔法师总该不会拒绝做我丈夫了。”她想。

这次她画得很用心,她在第三张纸上画出个魔法师,这回是穿天蓝色长袍的了。她画好以后,带着深深的爱意欣赏起来。确实,这个魔法师看上去比以前的都要好。

“但愿他能喜欢我。”仙女想。

她往魔法师的画上吹了一口气,又唱了起来:

穿天蓝色长袍的魔法师啊,

你的可爱天下数第一,

我嫁给你做你的妻子,

你呀你可愿意?

“我愿意!”穿天蓝色长袍的魔法师说。

这时仙女又连吹三口气。平面的画顿时变成立体的了,接着天蓝色魔法师从纸上走出来,站在面前,拉起了她的手,悄悄地滑出门缝,向外面飞去。

“第一招,”天蓝色的魔法师说,“我得去解除玛尔蒂娜和玛丽的魔法。”

“你觉得必须这样做吗?”仙女问。

“越快越好!”他说完,就念起咒语来。

第二天,玛尔蒂娜不再吐珍珠了。年轻人发觉她不能吐珍珠,就打她。打也没有,便将她赶出了家。玛尔蒂娜回到了父母身边,但是灾难性的经历已使她变得又听话又伶俐,成了一个很好的姑娘了。

当天,玛丽也停止了吐蛇。这对研究所当然是个损失,然而对于她的丈夫却不,因为丈夫同她从此可以随意谈心了,他愉快地拥有了一个聪明而勤劳的好妻子。

魔法师和仙女不明去向。我知道他们还在这世界上,就是不知道他们究竟在什么地方。他们不愿意人们去注意他们,所以他们也就非常小心,从不轻易施展魔法。

我还忘了说:第二天早上,巴希尔的妈妈打开店门,发现窗台上乱七八糟地扔着许多儿子的铅笔,摊开的本子上撕下了三张纸,两张画着魔法师,她生气地把儿子叫过来,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害臊?我这本子是买给你撕的吗?” 巴希尔莫名其妙,这不关他的事,谁也不会相信这是他干的。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