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小穆克(一)

[德国]豪夫

从前,在我亲爱的故乡尼克亚,有一个大家称作小穆克的人。虽然我当时年纪很小,这人我还记得很清楚,特别是有一次因为他,我被父亲抽了一顿,几乎打得半死。我认识小穆克时,他已经是个老头儿了,不过三四尺高,而且样子长得很奇怪;因为他的身体虽然很细小,却有一个比常人的头要肥大得多的脑袋。他孤零零地住在一所大房子里,连饭也是亲手做。如果中午没有一股浓烟从他的房子里升起,城里的人便不知道他的死活了,因为他每月只出门一次。然而人们常常在傍晚的时候,看见他在屋顶上走来走去,从街上看,还以为只是他的大脑袋在屋顶上打圈圈呢。我和我的小朋友们都是淘气的孩子,见人就打趣、嘲弄,所以小穆克出来时我们总是像过节一样高兴。在他出门的那一天,我们聚集在他家大门口等着他。大门开了,那颗大脑袋包着更大的头巾首先探出来,接着而来的是余下的小身体,穿着一件褴褛的小外套和一条宽大的裤子,阔阔的腰带上挂着一把长长的短剑,不知究竟是穆克挂在剑上呢,还是剑挂在穆克身上。他一走出门,我们的欢叫声就震天作响起来。我们把帽子抛到空中,围着他像发了疯一样乱蹦乱跳。小穆克却严肃地向我我们点头打招呼,慢慢走下街去,两只脚拖拖沓沓的,因为他穿着一双又大又宽的拖鞋,这样的鞋子我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呢。我们这群孩子跟在他后面跑,不住口地叫:“小穆克,小穆克!”我们还替他编了一首滑稽的小诗到处歌唱。这首诗是:

小穆克,小穆克,

住着一所大房子,

每月出门只一次,

是个老好小矮哥,

头儿大得像山坡;

快瞧我们在四围,

跑来抓吧,小穆克。

我们常常拿他这样闹着玩。说来也真可耻,我是闹得最厉害的,因为我常常拉住他的小外套,有一次还从背后踩住他的大拖鞋,摔了他一跤。当时我觉得真是好笑极了;但当我看见小穆克向父亲家里走去时,我的笑就消失了。他一直走进去,在里面待了一些时候。我躲在大门背后,看见穆克由我父亲陪伴着走出来。我父亲恭敬地一手扶着他,在门口鞠了许多躬,把他送走了。我心里很害怕,在门背后躲了好久。但因肚皮饿得发慌,比挨打还难受,我不得不走了出来,老老实实低着头来到父亲面前。“我听说你捉弄过善良的穆克?”他说,声音非常严厉,“我要把穆克这个人的事迹,讲给你听听,你自然不会再嘲笑他了。不过首先你得照例挨一顿揍。”所谓照例一顿揍,是二十五下鞭子,二十五下他总是边数边打,一点也不苟且。于是他拿起他的长烟袋,拧开琥珀嘴,重重地打了我一顿,打得比以前任何一次都厉害。

小穆克

打完二十五下后,他命令我好好听着,给我讲起小穆克的故事来。

小穆克本来叫作穆克拉,他的父亲在尼克亚很有声望,但很贫穷。他几乎过着像他儿子这样的隐遁生活。他很不喜欢这个儿子,因为他的侏儒形象使他深深感到可耻,因此就让他浑浑噩噩地长大成人。十六岁时小穆克还是一个可笑的孩子。他父亲是个严厉的人,老是骂他早已脱下了孩子的鞋,还是那么蠢头蠢脑的

有一次,老头儿摔了一跤,跌得很厉害,竟断送了性命,留下小穆克又穷又傻。他的亲戚都是些冷酷无情的家伙,因为死者欠他们的债没有还清,就把可怜的小矮子撵走,叫他出门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小穆克回答说马上就走,只求把父亲的衣服赏给他。结果总算讨到了。他父亲是个高大的粗壮汉子,他的衣服不合小穆克的身材。但穆克很快就有了主意。他把太长的部分剪下,穿在身上,似乎忘了还得剪瘦一些。因此他的服装怪模怪样,就像今天他还穿着的那种样子:大头巾,阔腰带,宽裤子,外套,全是他父亲的遗物,他一直就这么穿着。他常常把父亲那把长长的镂花短剑插在腰带上,拿着一根小拐杖,出门扬长而去。

他逛了一整天,很高兴,因为他是出门来寻求幸福的。假若他看见地上有一块碎瓷器在阳光中闪耀,他一定要捡起来藏在身边,相信它会变成最美丽的金刚钻;假若他看见远远的教堂圆顶像火一般光辉灿烂,假若他看见一片海水像明镜般烁烁发光,他就会兴高采烈地奔跑过去,因为他以为来到了仙境。可是,唉!他一走近幻象就消逝了,疲劳和饥肠辘辘怎么老早就把他唤醒,他仍然是在尘世间啊!他这样流浪了两天,又饥饿,又烦恼,也不想找到幸福了。田野里的果实是他唯一的食物,硬邦邦的土地是他过夜的床铺。第三天清早,他从一个丘陵上看见一座大城池。半轮残月挂在城墙上,明亮亮地照耀着,城楼顶上的旗帜光彩缤纷,似乎在招呼小穆克到它们那儿去。他很惊奇地呆呆站住,眺望着城池和附近一带地方。“是的,在那儿小穆克会找到他的幸福,”他自言自语地说,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连疲倦也忘了,“就是在那儿,不然什么地方也找不着了。”他打起精神向城里奔去。虽然城墙看起来离他很近,他却费了整整一个上午的工夫才走到,因为他的两只小腿几乎完全抬不动了,使他不得不常常坐在一棵棕树下休息。最后,他来到了城门口。他整一整小外套,把头巾包得漂漂亮亮的,腰带拉得宽宽的,长长的短剑插得直挺挺的,掸一掸鞋上的灰尘,提着小拐杖,大着胆子走进城门。

他走过好几条街道,没有一个地方有人开门欢迎他,没有一个地方有人像他所想象的那样招呼他:“小穆克,进来用些饮食,让你那两只小腿休息休息吧。”

他来到一所高大、美丽的房子前面,又伸着脖子探头探脑地瞧起来。这时一扇窗子开了,一个老太婆探出身子高声吟唱道:

快来啊,快来啊,

香粥已经熬妥,

桌子我也摆好;

请来吃一个饱。

邻舍们,快来啊,

香粥已经熬妥。

房子的大门开了,穆克看见许多狗和猫往里跑。他是不是也可以应邀呢?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进去。在他的前面走着几只小猫,他决定跟随着它们,厨房在哪儿或许它们知道的比较清楚。

穆克走上楼梯后,碰见刚才在窗子上探身往外瞧的老太婆。她很不高兴地看着他,问他到这儿来干什么。“你邀大家来喝粥呀,”小穆克回答说,“我正饿得慌,所以也来了。”老太婆哈哈大笑道:“你是从哪儿来的,怪小子?城里谁不知道,我煮东西并不请谁吃,不过喂我可爱的猫儿罢了。有时候,我也替它们邀几个邻居来做伴,你刚才听见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小穆克告诉老太婆,自从父亲死后他怎样受苦,恳求她让他今天和她的猫儿一同吃点东西。老太婆听了他的天真话手觉得很可怜,就允许他在家里作客,请他大吃大喝一顿。他吃饱之后,精神恢复了,老太婆仔细看了他好好一会,邑道:“小穆克,留在我这儿替我干活吧,我没有粗活要你干,我会待你很好的。”小穆克;很喜欢吃猫粥,于是答应下来,当了阿哈弗齐太太的小厮。他的工作很轻松,但很奇特。阿叮哈弗齐太太有两只雄猫和四只雌猫,每天早晨小穆克得替它们梳毛,擦上些贵重的香膏。老太婆不在家时他得照料它们,吃饭时替它们端盘端碗,夜里抱它们到丝褥上去睡觉,并用天鹅绒毯把它们裹起来。老太婆家里还有几只小狗,他也得侍候,不过不像侍候猫儿那样有许多麻烦,因为阿哈弗齐太太是把猫儿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女看待的。但穆克的生活还是像在他父亲家里那样寂寞,因为除了老太婆,他一天到晚只看见狗和猫。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小穆克觉得生活还不坏,老有东西吃,事情又不多,老太婆对他好像也很满意。但猫儿们渐渐变得淘气起来:每当老太婆不在家,它们就疯狂地跳珧来跳去,搅得满屋子天翻地覆,还打破许多挡它们道路的美丽的器皿。但它们一听见老太婆上楼,就跳上褥子,乖乖蜷伏着向她摆尾巴,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阿哈弗齐太太看见房子搞得乱七八糟,就大发脾气,把过失完全归在穆克身上。不管穆克怎样替自己辩白,她总不肯相信她的仆人,她相信的是猫儿。你看,它们那样儿多么无辜啊!

小穆克非常悲伤,因为在这儿也没有找到幸福。他暗暗下了决心,要辞掉阿哈弗齐太太家的工作。他在第一次旅行中,已体会到没有钱的苦处;因此他决定,女主人一直答应给他、但从来没给过的工资,无论如何得弄到手。阿哈弗齐太太家里有一间经常关着的小房子,里面是什么样儿他从来没有看见过,但他常常听见老太婆在里面搞得砰砰地响。她到底在里面藏着什么呢?这是他一向很想知道的事情。现在因为考虑到旅费问题,他突然想到,房子里可能藏着老太婆的金银财宝。但房门无时无刻不是紧紧关闭着的,即使有财宝也无法弄到手。

在阿哈弗齐太太的几只小狗中,有一只老是受她非常残酷的虐待;穆克对这只狗却爱抚至,很得这只狗的欢心。一天早上,阿哈弗齐太太出门去了,这只狗咬住穆克的大裤子不放,看看神情好像是要穆克跟着它走。穆克本来很喜欢和这只小狗玩,就紧紧跟随着它。小狗把他领到阿哈弗齐太太寝室里的一扇小门前面。他以前从来没有看见过,这儿还有一扇门。门是半开着的。小狗跑了进去,穆克也跟着走进去。当他发现他来到的这间房子,正是他很久以来想要看看的地方时,心里高兴得了不得。他在房子里东张西望,看能不能找到钱,谁知一文也没有发现,到处都是旧衣服和奇形怪状的器皿。其中有一个瓶子特别吸引他的注意,是用水晶制造的,上面刻着美丽的图案。他拿了起来,翻来覆去地观看。哎呀,天!他没有注意到,上面有一个盖子松松地盖着。他一转,盖子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小穆克呆呆地站着,吓得像死人一般。现在他的命运被决定了,不得不逃跑了,否则老太婆会把他打死的。他马上决定走,不过还想看看,阿哈弗齐太太的财产中有没有他在路上用得着的东西。他一眼看见一双又肥又大的拖鞋。这双拖鞋的确不漂亮,但他自己那一双已破烂不堪,穿着旅行已经不行了。同时也正因为肥大,这双拖鞋才中了他的意,因为脚上穿着这样一双鞋,人们一定会认识到,他已不再是一个小孩子了。于是他赶快脱下他脚上的蠢物,穿点这双大拖鞋。墙角还有一根拐杖,顶端雕刻着一个精致的狮子头。穆克觉得这根拐杖放在那儿反正没有用,于是顺手拿起,匆匆忙忙跑出房间去了。他很快跑到自己的寝室里,穿起他的小外套,包上父亲的头巾,把短剑插在腰带上,不要命地跑出大门,来到城外。他生怕老太太追赶,在城外越跑越远,简直把他累坏了。他平生从来没有跑得这样快过,他觉得,脚简直就歇不住,冥冥中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推动着他跑。最后他才发现,准是这双拖鞋在作怪,因为它们总是像箭一般飞驰,他的身子不得不跟着前进。他用尽一切办法想把脚站住,但总是办不到。他窘极了,像指挥马一样对自己叫道:“嗨——嗨,站住,嗨!”拖鞋到底是是站住了,小穆克筋疲力尽地倒在地上。

小穆克

他非常高兴得到了这双拖鞋;小厮没有白当,总算挣来一样东西,对于他在外面往来寻找幸福很有用。他这时疲倦已极,尽管心里兴高采烈,不觉也睡着了,因为他纤细的身体得抬一个那么沉重的脑袋,实在支持不了多久。他梦见在阿哈弗齐太太家里帮助他找到拖鞋的那只小狗对他说:“亲爱的穆克,你还不知道这双拖鞋的妙处呢。告诉你吧,只要你穿上这双拖鞋,站在后跟上打三个转,你就能够飞到你想要去的地方。那根小拐杖能帮助你找到金银财宝;因为它会在埋藏着金子的地方敲三下,在埋藏着银子的地方敲两下。”小穆克做了这样一个梦。醒来后,他想想这个梦真奇怪,决定马上试验一下。他穿上拖鞋,翘起一只脚,在鞋后跟上旋转起来。如果你有过这种经验,曾经穿着一双庞大的拖鞋,连续干过这种把戏三次;尤其是当你想到,小穆克沉重的脑袋使他一会儿歪向这边,一会儿歪向那边时,你就不会觉得奇怪,为什么他没有马上试验成功了。

可怜的穆克摔了好几跤,每一跤都重重地碰了鼻子。但他并不气馁,仍然反复试验着。最后试验成了。他站在鞋后跟上转来转去,像踏着车轮一般。他想,到最近的大城市去吧。心这样一动悠鞋就飞上天空,一阵风似的驶过云层。小穆克还来不及考虑是怎么样了,就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一个广大的、摆着许多杂货摊的市场上,行人熙熙攘攘,多得数不清。他在人丛中走来走去,觉得还是到一条较为清静的街道上去好些,因为在市场上一会儿他的拖鞋被人踩住,几乎把他摔倒,一会儿他那伸出身外老远的短剑不是撞了这个人,就是碰了那个人,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没有招来殴打。 现在,小穆克严肃地想起一个问题:他怎样才能赚一点钱呢?不错,他有一根小拐杖,会给他指出埋在地下的财宝;但他到哪儿去找一块埋有金银的地方呢?他本可以抛头露面,向人讨几文钱救急,但他不屑干这种事。最后他突然想到他那飞快的脚力。“或许我的拖鞋能够替我赚钱糊口。”他想,于是决定去当飞奴。他希望本城的国王会给这种差事最高的价钱,因此他向人问明路径,来到王宫前面。宫门下面站着一个卫兵,他问穆克来干什么。穆克回答说是来找差事的。卫兵就指点穆克去见宫监。他向宫监说明,自己的愿望,请求他在敕使中给他主找个差事。宫监圆睁着眼,把他从头至脚打量了一番,说道:“你那两只小脚还不到一拃长,怎么能当御飞奴?滚你的蛋吧!我可不是在这儿和哪个傻小子开玩笑的。”小穆克向他保证说,他提出这个请求完全是认真的,他愿意打赌,和最快的飞奴比赛比赛。宫监觉得这件事非常可笑,吩咐他准备着在天晚以前赛跑,并把他带进厨房,叫人给他大吃大喝一顿。他自己跑去见国王,把这个小人儿和他的请求奏给国王知道。国王是一个快活的人,听说宫监把穆克留了下来开心,非常高兴。他吩咐宫监在王宫后面一片广阔的草地上布置好,必须便于全宫的人观看,又吩咐他好好照料这个矮子。国王对王子和公主们说,这天晚上他们将见到一场奇观。他们又把这件事转告给自己的侍从人员。天一晚,大家都迫不及待,凡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