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小穆克(二)

是有脚的人都川流不息地涌到搭着看台的草地上,等着看这个大言不惭的矮子赛跑。

国王和王子公主们在看台上坐下后,小穆克就走到草地上来,向这些显贵人物非常优美地鞠了一个躬。当小矮子出现在大家面前时,一片欢呼声响彻云霄。这种人样儿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细细的身体,大大的脑袋,小小的外套,肥肥的裤子,阔阔的腰带上插着长长的短剑,纤纤的脚儿穿着宽宽的拖鞋——不!那样子实在太滑稽了,惹得大家哄笑起来。小穆克却泰然自若,并不在乎人家笑。他扶着自己的拐杖,骄傲地站在那儿等候对手。宫监依照穆克自己的意思,挑了一个最好的飞奴和他比赛。这个飞奴现在也走了出来,站在小矮子旁边,一同静待着信号。于是按照规定,公主阿马查把面纱一挥,两个赛跑人就像射出两支箭一般飞越过草地,向同一目标扑去。

起初,穆克的对手跑在前面很远,但穆克驾着他的鞋车直追,很快就赶上了,并且超过了对手。他在终点站着等了很久,那人还在喘吁吁地跑呢。观众都惊得呆若木鸡。过了一会儿,国王才第一个拍起手来;于是大家高声欢呼:“赛跑的胜利者小穆克万岁!”

这时小穆克已被带了过来。他在国王面前跪下,说道:“最伟大的国王,我不过略微向你显了—下神通。现在请在你的飞奴中给我一个职位吧。”国王回答他说:“不,亲爱的穆克,我要任用你当我亲随飞奴,时时刻刻留你在我身边。我每年给你一百金币的俸禄,并让你和我的一品内侍同桌吃饭。”

小穆克

穆克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长久寻求的幸福,心里又快活,又得意。同样使他高兴的是,国王对他特别宠爱,用他来传递最迫切最秘密的旨意。他把这些事办得毫无差错,而且迅速得不可想象。

可是别的内侍一点也不喜欢他,因为他们眼见一个矮子,除了跑得快而外什么也不会做,在主子面前却比他们还要得宠,心里老大不愿意。因此他们阴谋陷害他。不过国王对付他的秘密亲随大飞奴(国王在很短的时间内把他提升到了这个要职)非常信任,他们的阴谋都没有成功。

这些阴谋活动并没有逃过穆克的眼睛。但穆克的心肠太好了,他并不打算报复,反而设法使使自己成为敌人也需要也爱戴的人。突然他想起他的小拐杖来;他因走了运,简直把它忘在九霄云外去了。他想,一旦他找到了财宝,这些老爷们就会对他好一些的。他常常听见人说,当今皇上的父亲在敌人侵入国境的时候,曾经把许多财宝埋藏在地下;又听说,老王爷接着就死了,没有把他的秘密告诉给他的儿子。从此穆克就随时携带着他的小拐杖,希望什么时候会走过老王爷埋金的地方。一天傍晚,他偶尔走到御花园里僻静的一角。这儿他很少来。突然他觉得,手里的小拐杖跳动起来,并在地上敲了三下。他当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于是拔出短剑,在周围的树木上刻下记号,随即踱回王宫去了。他在宫里弄到一把铲子,等到夜里去挖掘。

对于小穆克云来说,挖宝并不像他所想的那么容易。他的胳膊实在太弱了,铲子却又大又重。他大约挖了两小时,才挖了两三尺深。最后他碰到一块硬邦邦的东西,发出的声音像碰着铁一样响。于是他加劲挖掘,不久就挖出一个大铁盖。他跳进坑里,看看盖着的到底是什么。他发现一个装满金币的大坛子。可是他的气力太微弱,提不起坛子。他把钱尽量塞在裤兜和腰带里,并用他的小外包了一大包,携带不了的再仔细掩盖起来。他把钱扛在背上。是的,如果脚上没有穿着拖鞋的话,他就寸步难移了,因为扛着的钱非常沉重,拼命向下压他。但他仍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钱藏在炕榻上的褥子下面。

小穆克眼见自己有了这么多钱,相信现在情况会变好了,在他的宫廷敌人中间,他可以取得许多保护人和热心的支持者了。这就可以看出,善良的穆克没有很好地受过教育,不然的话,他也许会妄想用金钱来买取忠实的朋友。唉!他那时要是把拖鞋擦干净,带着装满金币的小外套逃之夭夭就好了!

从这时候起,小穆克非常慷慨地分钱给大家用,引起了其他内侍的嫉妒。庖正阿乌利说:“他准是一个假币铸造者。”宫监阿赫米特说:“他向国王甜言蜜语骗得了这些钱。”司库阿沙兹是他最恶毒的敌人,他自己常想盗用国王的财宝,反而直截了当地说:“是他偷来的。”为了弄清楚这件事,他们大家商量了一个办法。大司酒科舒兹有一天愁眉不展地来到国王面前。他装得那么凄惨动人人,国王忍不住问他,什么地方不舒服。“唉!”!“他回答说,“我很难过,因为失掉了主上的宠爱。”

“你胡诌些什么,科舒兹爱卿?”国王回答他说,“我几时没有让我春阳般的恩光照耀在你的身上?”大司酒回答说,他赐给秘密大飞奴那么多的钱,而一文也没有赏给他那些可怜的忠实奴仆。

国王听到这个消息很惊异,就向他们问明小穆克分金的事情。阴谋者不费吹灰之力,说得他顿起疑心,以为穆克用某种方法从库里偷了帑币。情况这样一变,司库可高兴了,不用说,他是不愿意报账目的。于是国王下令,暗暗监视小穆克的一举一动,尽可能当场抓住他。就在这个倒霉日子的晚上,小穆克因为慷慨奉送,快把钱花光了。他拿起铲子溜到花园里,打算从他秘密的宝藏中!,再取一些备用。庖正阿乌利和司库阿沙兹带着警卫远远跟在他后面。他从坛子里把钱取出,正要往小外套里放,他们猛然扑在他身上,将他绑了起来,立刻带去见国王。国王因为好梦被打破,不用说心里很恼怒,对他可怜的秘密大飞奴毫不留情,马上就审问起来。坛子已完全挖出土,连同铲子和包满金币的小外套,一起放在国王的脚下。司库供称,正当穆克把这口装满金币的坛子埋在地里时,他带着警卫出其不意将他抓住了。

于是国王问被告,是不是真有这回事,并问他埋下的金币是从哪儿得来的。

小穆克自觉无罪,供称这口坛子是他在花园里发现的,他并没把它埋进去,而是把它挖出来了。

在场的人听了这样的辩白,都哈哈大笑起来。国王却以为小穆克无耻,就大发雷霆,高声说道:“怎么,你这恶棍!你偷了你的国王,还想用这种愚蠢无耻的谎话蒙骗他吗?阿沙兹司库!我命令你说,你是不是认得,这宗金币就是大库内不见了的?”

司库回答说,近来大库里确实丢了许多钱,比这个多得多。他可以立誓,这些金币正是赃物。

于是国王下令,给小穆克钉上沉重的镣铐,带到钟楼里关起来,金币交给司库带回,归还库内。阴谋进行得很顺利,司库兴高采烈地走了。他在家里清点这些灿烂的金币。坛底有一张纸条,上面写道:

敌人如潮水一般淹没了我的国土,因此我把我的一部分财宝埋藏在这儿。谁发现了它,而不马上交给我的儿子,就要遭到他的国君的诅咒。

可是这个坏蛋从来不提这件事。

小穆克坐在监牢里,悲哀地左思右想。他知道,偷盗御用物件是要处死刑的;但他不愿向国王泄露小拐杖的秘密,他当然害怕,一旦说出真情,拐杖和拖鞋将要被剥夺。遗憾的是,他的拖鞋也帮不了他的忙,因为他既然被沉重的镣铐锁在墙上,即使使出周身的气力,也不能站在鞋后跟上旋转是第二天,他的死刑宣布后,他考虑到与其牺牲生命,保全魔杖,不如牺牲魔杖,保全生命;于是请求秘密谒见国王。起初国王并不相信他的供状。小穆克表示,如果国王免他一死,他可以当面一试。国王答应了他的请求,叫人背着穆克把几块金币埋在地里,然后命令他拿着他的小拐杖去寻找。他转眼之间就找到了,因为小拐杖在地上清清楚楚敲了三下。国王这才发觉司库欺骗了自己,派人赐给他一根东方国家普遍使用的丝绳,命令他自缢。他对小穆克说:“不错,我曾经答应免你一死;但是我觉得,除了这根拐杖的秘密外,你似乎还有别的秘密。如果你不招出你跑得那么快是什么缘故,你就要被永远打人天牢。”钟楼一夜监禁,已经使小穆克尝尽铁窗风味,再也不想吃这种苦头了。于是他招出,他的全部神通都在那双拖鞋上,但没有把站在后跟上连转三次的秘诀教给国王。为了试试这种妙技,国王亲自把拖鞋穿在脚上,在花园里疯狂地到处跑起来。他三四次想要止步,但不知怎样让拖鞋站住。小穆克心想,这样略略给他一点报复也好,于是让他跑下去,直到他累倒在地,不省人事。

国王苏醒过来后,对小穆克爆发了可怕的怒火,因为穆克让他跑得完全喘不过气来。“我已答应给你自由和生命,但你得在十二小时之内离开我的国土,否则我就下令绞死你。”“拖鞋和拐杖他却收下,放进宝库里去。

小穆克依然凄凄惨惨地从这个国家离开了。他诅咒自己的愚蠢,竞妄想在宫廷中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现在他被赶了出来,一路上步履很艰难,因为那双穿惯了的宝贵的拖鞋已经丧失。幸亏这个国家不甚大,八点钟后他就到了边境上。

他一越过边境,就不再走大路,因为他憎恨每一个人,要到最幽静的森林里隐居起来。他在一个繁茂的森林里找到一块地方,觉得完全适合他抱定的决心。一条莹洁的溪流,两岸长满高大的绿叶荫荫的无花果树。一片柔软的草地,吸引住了他的心神。他一歪身躺了下去,决定不再吃任何东西,决定在这儿等死。他怀着悲惨的死的念头睡着了。醒来后子,饥饿开始煎熬他。他一想,饿死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于是左顾右盼,看能不能在哪儿找到东西吃。

荫蔽着他睡了一觉的那株树上,悬挂着令人流涎的熟透的无花果。他立起身来,摘了几颗大一顿,然后走到下面的溪涧旁边饮水解渴。他从水里照见,他头上长出两只庞大的耳朵和一个粗长的鼻子。这一惊非同小可!他慌慌张张用双手去抓耳朵,谁知竟有一尺多长。

“我活该长了一双驴耳!”他叫道,“因为我像一头驴那样糟蹋了自己的幸福。”

他在树下面踱来踱去。当他感觉到,饥肠又在辘辘地转动时,只好再一次仰仗无花果果腹,因为树上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充饥。穆克第二次吃无花果的时候突然想到,耳朵可以包在大头巾下面,免得样子太难看,但不知包得下包不下。他正在这样想,突然觉得驴耳不在了。他赶忙跑到溪涧旁边,向水里照了一照。不错,是这样,他的耳朵恢复了原来的形状,鼻子也不再是那么长大、丑陋了。他恍然大悟这是什么缘故:第一次吃无花果使他长了长鼻子和长耳朵,第二次吃就把他医治还原。他非常高兴,知道仁慈的命运又一次把谋幸福的办法送到他手里来了。于是他从树上摘了许多果子,能背多少,就摘多少,然后向他刚离开的国家走去。他在最近一座小城市里改换了服装,打扮得完全像是另外一个人,继续向皇城前进,不久就到了那里。

当时正是熟果还很少的季节。小穆克来到宫殿门口坐下,因为他早就知道,庖正常在宫门口购买这类难得的东西给国王治膳。穆克等了没有多久,就看见庖正从宫里走出来。宫门口的小贩很少,庖正一个一个地看过去,目光最后落在穆克的小篮子上。“呵!这倒是一样难得的东西,”他说,“皇上一定很喜欢吃。这一篮要多少钱?”小穆克要的价钱很公道,双方很快就做成了买卖。庖正将篮子递给一个奴隶,自己往别处去了。小穆克也逃之夭夭,因为他害怕,宫里的贵人们头上发生祸事时,他这个小贩会被追查出来加以惩办。

小穆克

-国王进餐时非常高兴,不住口地称赞他的庖正,不但善于烹调,还能随时留心替他挑选最珍贵的东西吃。庖正心里有数,好的还在后面呢,只是笑嘻嘻地说道:“不要言之过早。”又说,“结果好,方算好。”公主们都觉得奇怪,很想知道他究竟还有什么菜送上来。当他命人把鲜艳夺目的无花果端上时,大家异口同声地喊了一下“啊”。“真熟,真开胃!”国王嚷道,“庖正,你真是个好样的,真值得我们特别宠爱你!”国王一面说,一面亲手分配放在他的餐桌上的无花果,他对于这禾种美味向来是很吝啬的。王子和公主每人得两个,宫嫔、大臣和阿加每人得一个。剩下的他全摆在自己面前,兴高采烈地大嚼特嚼。

“哎呀,天!你怎么变得那么怪模怪样的,父亲?”阿马查公主突然叫道。大家愕然瞧着国王:两只庞大的耳朵在他头上垂着,一个长鼻子一直伸过下巴。他们自己也你望我,我望你,又惊又怕,每人的头上都或多或少地装点着这种奇怪的首饰。

试想,宫中多么恐怖啊!国王马上派人满城去请医生。医生一群一群地来到,开了些丸剂与合剂。可是,耳鼻依然如旧。一个王子还动了手术,谁知耳朵一割掉,又重新长了出来。

穆克躲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完全了解了这件事情。他认识到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事先他就用卖无花果得来的钱买了一套衣服,穿起来活像一个学者,再用羊毛做成长胡子,打扮得天衣己缝,谁也认不出他来了。他背着一小口袋无花果走进王宫,自称是外国大夫,特来献医。起初大家很不相信,但当小穆克给一个王子吃了一只无花果,使其耳鼻恢复原形后,大家都争着要这个外国大夫医治。国王默默握住他的手,领他到自己房间里。他打开通入宝库的门,招呼穆克跟他进去。“我的财宝都在这儿,”国王说,“你自己选吧,无论什么都可以给你,只要你治好我这见不得人的毛病。”这些话在小穆克耳里真是甜蜜的音乐。他一走进宝库,就看见地板上摆着他的拖鞋,紧靠着的就是他的拐杖。他在这间大厅里走来走去,假装赏鉴国王的宝物。他一来到拖鞋旁边,忙把脚伸进去,抓起小拐杖,扯下假胡子,在惊得呆若木鸡的国王面前露出一张熟识的面孔——原来是被他赶跑了的穆克。“奸猾的国王,”他说,“你对忠诚的侍奉竞报之以不仁不义,活该你长了这副丑相,这是你应受的处罚。我让那双耳朵永远留在你头上,好叫你每天想起小穆克。”他说完,站在鞋后跟上飞快地旋转起来,同时默祝远走高飞。国王还没来得及喊人,小穆克已飞逝了。从此以后,小穆克就住在我们这儿,日子过得很优裕,但不与人往来,因为他瞧不起世人。生活的体验已经使他聪明起来了。虽然他的外表有些异样,但是他的人品是值得你敬仰的,你不应该嘲弄他。 我听完父亲这番话,极力向他忏悔,说不该对这个善良的小人儿无理取闹,我父亲也就免掉了本要给我的另一半处罚。我把小穆克的奇异的遭遇告诉了我的伙伴们。从此我们大家非常喜欢他,不但没有人再侮弄他,反而对他很尊敬,每一次看见他都要深深地鞠躬,如同看见法官和神父一样。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