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皮特,皮库斯和海鸥莱拉

[德国]弗里特里希·沃尔夫

在离海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大森林,就是在白天,这里也是黑洞洞的,因此,人们把它叫作“绿色之夜”。

有一天,“绿色之夜”森林里发生了一桩不平常的事:

有一家子啄木鸟——父亲杨·皮库斯,他的妻子鲍拉以及他们的儿子皮特·皮库斯——一清早就在一棵高高的松树的树皮上忙忙碌碌地叩啄着,他们吃甲虫当早饭。突然,有一只鸟跌落在他们附近:这只鸟长着一对白色的长翅膀,胸脯也是白色的,她的嘴巴黄里带红。起初,她掉落到这棵松树的树枝上,后来慢慢落啊、落啊,最后落在森林里一块柔软的苔藓地上。这就是年轻的海鸥莱拉:她曾和她的兄弟姐妹们一道在海上嬉戏,并练习俯冲。她胆子大,所以飞得比谁都高。忽然,一阵暴风雨袭来,将她卷到这个离海远远的地方。其间,她的右翅也受了伤,不能再飞了。

皮库斯和海鸥莱拉

现在,莱拉又困又饿地躺在“绿色之夜”森林里的苔藓地上

莱拉很悲伤。到处是参天大树,看不到蓝色的海洋,望不见晴朗的天空,她感到自己好像是被关在笼子里。受伤的右翅隐隐作痛,耷拉在地上。

三只啄木鸟——父亲、母亲和儿子立即从树上飞了下来。他们从头至尾地打量着这只无依无靠的海鸥。

“这是只害了病的老鸟,他已飞不动了。”父亲说。

不,“鲍拉说,“这是只年轻的鸟,而且是雌的。她想长得比我们漂亮,把她的羽毛染上了白色,嘴巴染上了红色,因此,暴风雨要惩罚她,把她刮到这森林里来了。”

“瞧,妈妈!她的右翅底下还有血呢!”皮特·皮库斯说。于是,他很快地衔来了一点苔藓,把它垫到了莱拉受伤的翅膀底下。

海鸥仰起头,用感激的目光望着皮特·皮库斯。

“当心,皮特!”母亲鲍拉喊起来了,“你难道没有看到她的眼睛像天空一样的蓝,她的嘴巴巴像鹰的嘴巴那样尖利而弯曲?她是只怪鸟,该死的东西!”

“回到树上去!让这只怪鸟在这里等死吧!”父亲说。

三只啄木鸟跳跃着,攀到了高高的树上,继续在树皮上叩啄着,以结束他们的早饭。

莱拉孤身只影地躺在黑糊糊的地上。右翅膀疼得很厉害,但是啄木鸟们的话引起了她更大的痛苦。“她是只怪鸟!”莱拉想,“和他们三个一样,我的的确确也是只鸟。只是他们的毛是黑的,而我的毛是白的;他们生活在森林里,而我生活在海洋上。这大概就是最大的区别了吧!作为一只鸟,理应帮助别人,为什么我就只得死去呢?”

莱拉想把她的右翅膀抬高一点,但是很疼。这时,她发现右翅膀已经被搁在柔软的苔藓上了。“啊哈!”她想,“这一定是那只黑色的小鸟做的好事。”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突然,她感到有什么东西轻轻轻地碰了一下她的前胸,她醒过来,看见身边蹲着一只黑色的小鸟,就是把苔藓垫到她翅膀底下的那只小鸟。他正以一双黑闪闪的眼睛望着莱拉。

“你感觉怎么样?肚子饿吗?”小鸟问,“你不用害怕!我叫皮特·皮库斯,就是啄木鸟皮特·皮库斯。我父亲叫杨,母亲叫鲍拉。我给你带来了吃的。”皮特把两只小甲虫放到莱拉面前说,“你的晚饭,快吃!要不,它们了就会跑掉的。”

海鸥莱拉把头抬了起来,她平生从未吃过一只甲虫,现在也不想吃。

你叫什么名字?“皮特问。

“我叫莱拉,我是海鸥。”

“海鸥是什么东西?”年幼的啄木鸟问。

“我们在海上飞行,吃鱼。”

“鱼是什么东西?”

莱拉惊讶地笑了起来。一只鸟还从它还从没有见过海,也没见过鱼,这怎么可能呢?

皮特·皮库斯用嘴巴把甲虫啄起来,再次放到海鸥面前,央求说:“还是吃吧!一定得吃东西否则就活不了!”

莱拉闭上眼睛,很快地吞下了一只甲虫,但这使她感到很不好受。

皮库斯和海鸥莱拉

“好!什么味?简直就像蜜饯吧!”皮特高兴地说,“现在,我再给你搞些苔藓来,你可以舒舒抒服服地睡上一觉。”

皮特跳来跳去,在一棵松树底下手脚麻利地为莱拉搭了个窝。

进窝去好好地睡吧,莱拉!“

“谢谢你,皮特·皮库斯。晚安!”

皮特快步地跳到树上去了。忽然,他想起了什么,又慢慢地爬了下来。他轻声轻气汽地地问莱拉:“你肚子还饿吗?”

“不饿了,谢谢!”

翅膀下面的苔藓够了吗?“

“哦,够啦。谢谢你,皮特!”莱拉回答说。

“晚安,莱拉!”

“晚安,皮特·皮库斯!”

清早,皮特蹑手蹑脚地跳出了窝,飞快地从树上飞下来,但他父亲还是发觉了,而且随后跟了出来。到了下面地上,父亲四下里望了望,惊奇地对皮特说:“那白色的魔鬼躲到哪儿去啦,皮特?”

“不是魔鬼,爸爸,是年轻的海鸥莱拉,她还在这儿哩。”皮特回答说。他快步地朝大树根跳去,问候莱拉:“睡得好吗,莱拉?窝里暖和吗?你的翅膀怎么样啦?”

谢谢!我已经好多了。“海鸥回答说。

老皮库斯把他的儿子拉到一边,板着面孔问道:“是谁给她搭的窝,皮特?”

因为我不能把她请到上面我们家里住嘛。“皮特回答。

“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老啄木鸟吼起来了。

皮特不慌不忙地答道:“我问过她,她是海鸥,吃鱼,名叫莱拉。”

“她撒谎!”父亲大声吼道,“我活到四十岁,从没见过一只吃鱼的鸟,还长着一身白色的羽毛。孩子,我劝你赶快离开这个莱拉。”

当母亲听说皮特为这只白色的鸟搭了个窝的时候,怒气冲冲地骂道:“这只可怕的鸟一定得离开我们这座森林!要不,我们就把她打死!”

“母亲,”皮特大声喊道,“我马上飞到莱拉窝里去,把她保护起来。”

“皮特,我的孩子,你是怎么啦?这只可怕的鸟竟把你迷住了。我看你魂都丢啦,孩子!”

父亲长时间地盯着儿子,然后气呼呼地说:“就跟你的莱拉去吧,爱到哪儿就到哪儿;不过,不许你再回到我们家里来,也不许你再回到我们的森林里来!”

“好吧,我走。”皮特说着快步从树上跳了下来,满怀喜悦地朝坐在窝门口的莱拉跳去,向她打过招呼后,便严肃地说:“老家伙要打死你,莱拉!你得离开这儿。”

“这我知道了,”莱拉说,“我已试过我的翅膀了。我将小心翼翼地飞走。再见,皮特,谢谢你啦!”

“我跟你一道飞走,莱拉。”皮特说。

不行啊,皮特,你到海上去干什么?“

“那我就和你一道飞一段路,只把你引出这座黑咕隆咚的森林,好吗?”

海鸥莱拉用她那对蓝眼睛打量着皮特。

皮库斯和海鸥莱拉

“好吧,一道走,皮特。”莱拉微笑着说。于是,他俩一起在森林里慢慢地往前飞去。皮特常常落在后面,而且还要连跳带跑地走一段,因为他不能飞那么远。这时,莱拉就回过头来对他说:“够了,我的好朋友!你就留在你的森林里吧。”

“再稍微送一段就不送了!”皮特央求说。

傍晚,他们来到森林尽头了。透过树林,他们看到了一片宽广的青灰色的水面。

“这是什么?”皮特问。

“这就是海。!‘莱拉解释说。

“多美啊,海!我将要和你一起生活在海上。”皮特兴高采烈地说。

莱拉三番五次地向她的朋友解释,他不能在海上生活。可是,皮特一而再,再而三地恳求留下来。当然,莱拉感到没有皮特,她也无法生活。于是,他俩就继续往前飞。飞过草地,越过上田野,现在是莱拉当向导了。当他们来到芦苇荡时,莱拉说:“我们就在这儿休息,到明天早晨再走。我担心夜里在海上把你给丢了。”

莱拉很快地用草搭了个窝,他俩就都睡着了。当他们一觉醒来时,天上一片金色的朝霞,海像火一样的闪闪发光。

“啊,多么辉煌!这里美极了,莱拉。”

是啊,这就是海。“莱拉说。

“现在,我们来游泳、洗澡,然后去拜望我的兄弟姐妹们,他们都是海鸥。你紧挨着我就是了,皮特。”说着,莱拉旋风般地飞到高空,又像一块石子似的栽入水中。

皮特想学莱拉的样子,但他掉到水里去了。海浪把他淹没了,他气都喘不过来了。这时,莱拉迅速地抓住他的翅膀,把他拖向岸边。

“你是怎么啦,我可怜的皮特?”

“啊,我是闹着玩的,在海里洗澡甜滋滋的,妙极了!”皮特回答着,边咳嗽,边吐水,谁也听不清他到底说些什么。莱拉笑眯眯地望着他问道:“皮特,你每天洗澡吗?”这一问不打紧,皮特的脸却一下子涨红了。幸亏他长了一身黑毛,莱拉才没看见。但他还是大声地回答说:“当然天天洗啦!不洗澡,这日子怎么过呀!”

“你说的都是真话吗,皮特?”莱拉问。

“当然是真话,”皮特说,“在我们森林里没有海,但有一条小溪。要是小溪离家远,我们就在露水里洗洗脚。如果露水少,我们就这样把口水吐到翅膀上洗。”

“哈,哈,哈!”莱拉笑了,“这也叫洗澡吗,皮特?来,我洗个澡给你看看。”

莱拉再次把皮特拉到海里。皮特又咳嗽,又吐水。当莱拉看到皮特透不过气来时,就把他拉到岸边。但过一会儿,又把他拉到水里,给他做游泳和洗澡的示范。

“看见了吧,这才叫洗澡。”莱拉说着笑了起

“是啊,妙极了!甜滋滋的!”小皮特声音也嘶哑了。

不久,皮特学会了真正的洗澡和在波浪里游泳。过了几天,莱拉想把她的朋友皮特介绍给其他海鸥。当这些海鸥见到小皮特时,都叫了起来:“这是个黑色的魔鬼,不是鸟!他也不能像我们那样飞翔。我们得把他打死!”于是,所有的海鸥一下子都向皮特扑来。

而莱拉立即飞到她的朋友身边,用长长的翅膀护着他。

她大声喊道:“你们难道不感到害臊!几百只对付一只小鸟!仅仅是因为他长了一身黑毛。当我生了病,躺在森林里的时候,他救过我。不许动他一根毫毛!要不,我就和他死在一起!”

莱拉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她的朋友救了出来。他俩离开了大海,飞过草地,越过原野,直向着“绿色之夜”森林飞去。

他们疲倦地、苦恼地坐在森林边上。

“我们难道干了什么坏事?为什么他们要打死我们?”皮特问。

“我们什么坏事也没干,”莱拉说,“只是因为我们是朋友。我们的友谊是高尚的、纯洁的。不要悲伤,我的小皮特,友谊就是力量。”

莱拉伸开她那白色的长翅膀,盖在困倦的小皮特身上。小皮特感到如同在窝里一样暖和,一会儿就睡着了。

清晨,皮特犁上松树,捉来许多甲虫,供他自己和莱拉当早饭。他们就是这样幸福地生活在“绿录色之夜”森林边缘的芦苇荡里。 有夜里,当海水涌上岸来,甚至涌到芦苇荡时,人们会看到两只鸟——一只白色的大鸟和一只黑色的小鸟出没于风浪之中。浪花载着他们,并轻柔划地给他们唱着赞歌一支友谊和仁爱的歌。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