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一个看不见的小妞(二)

“好极了,”木民爸爸说,“什么时候她把脸也露出来就更好了。跟一个看不见的人说话真叫我感到不好受。跟一个永远不会回答的人说话也是这样。”

“嘘,亲爱的。”木民妈妈警告他。小傻妞的脚已经站在草地上落下的苹果之间。

“你好,小傻妞,”玛伊叫道,“你睡得像头猪。你什么时候把脸露出来?如果你不想让人看见,你的样子一定很怪。”

“闭嘴,”小木民矮子精悄悄地对她说,“她要生气的。”他向小傻妞跑过去说:“别听玛伊喲。她个人没感情。你在我们这里非常安全。那个可怕的太太你想也不用去想她。她不能到这里来把你抓走走。。。”

小傻妞的脚一下子又消失了,和草简直分不出来。

“小宝贝,你真是头蠢驴,”木民妈妈说,“你不能向她提这些事。现在捡苹果吧,别胡说八道了。”

大家捡起地上的苹果。

过了一会儿,小傻妞的脚又清楚地出现了,它们爬上了一棵树。

一个看不见的小妞

这是个美丽的秋天的早晨。在背阴处有点冷,但阳光晒来却使人觉得是在夏天。由于下了一场夜雨,样样都湿了,所有的色彩都变得很鲜艳。木民一家把所有的苹果都采来之后,木民爸爸便搬来一个最大的苹果切碎机,他们开始做苹果酱。

小木民矮子精转动摇柄,木民妈妈把苹果装到切碎机里,木民爸爸把装好的一大瓶一大瓶苹果酱拿回阳台去。小玛伊坐在一棵树上唱大苹果之歌。

忽然传来很响的“吧嗒”一声。

在花园小路上出现了一大摊苹果酱,上面全是玻璃片。在苹果酱旁边可以看到小傻妞的脚,它们很快地消失了。

“噢,”木民妈妈说,“这瓶苹果酱我们是送给野蜂的。很好,现在我们用不着把它送到野蜂上去了。奶奶一直说,你如果想要泥土种出什么,冬天就该送它点东西。”

小傻妞的脚重新出现了,脚上面还可以看见一双细腿。一条棕色裙边的模糊影子。

我看见她的腿了!“小木民矮子精叫道。

“恭喜恭喜,”小玛伊从树上望下来,“不错。只有格罗克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穿鼻烟色的裙子。”

木民妈妈暗自点头,想到她的奶奶和药。

小傻妞整天吧嗒吧嗒地跟在他们后面转。他们开始听惯她的丁零声,不再特别注意她了。

到傍晚,大家简直都把她忘记了。大家睡了以后,木民妈妈拿出她的一条粉红色围巾,做了一条小裙子,她把它拿到楼上东边的顶楼房间去,小心地放在一把椅子上。接着她用多下来的料子做了一条束头发的宽缎带。

木民妈妈觉得无比得意。这就像过去给洋娃娃做衣服。滑稽的是不知道这娃娃的头发是黄的还是黑的。

第二天小傻妞穿上了她的裙子。如今她在脖子以下全都可以看见了,下楼吃早点时她又跳又叫:“太谢谢你们啦!”

一家人觉得十分尴尬,没有一个人能想出话来说。而且即使要对她说话,眼睛也不知道看什么地方好。大家尽力看小铃上面一点,也就是小傻妞眼睛的地方,但一不小心就会看到下面看得见的东西上去,这就显得没有礼貌了。

“我们很高兴地知道,”木民爸爸清了清喉咙开口说,“我们今天看到了更多的小傻妞。看到的越多我们越高兴……”

玛伊哈哈大笑,用匙羹敲了一下桌子。“很高兴你开始说话了,”她说,“希望你有点什么有趣的话可以说说。你知道什么好玩儿的游戏吗?”

“不知道,”小傻妞叫道,“不过游戏我听到过。”

小木民矮子精来了劲。他决定把他所知道的游戏全教给小傻妞。

喝完咖啡以后,他们三个一起到河边去玩。小傻妞看来什么也不会玩儿。她只是又跳又蹦,非常认真地应答:“有趣,多有趣啊,一点都不假!”但大家很清楚,她玩儿只是出于礼貌,一点也没有兴趣。

“跑吧,你不会吗?”玛伊叫道,“也许你连跳也不会?”

小傻妞的两条瘦腿顺从地又跑又跳。接着她又晃着手臂站着不动了。小铃上的空衣领看上去可怜巴巴的。

“你以为有人喜欢这个样子吗?”玛伊叫道,“你是死人吗?你想在鼻子上挨一拳吗?”

“不想。”小傻妞低声下气地说。

“她不会玩儿。”小木民矮子精咕噜说。

“她连生气也不会。”小玛伊说,“她的毛病就在这里。你听我说。”玛伊一面说,一面很凶地瞪住小傻妞。“你不学会打架就永远不会有你自己的脸,相信我的话吧。”

“是的。”小傻妞回答着,小心翼翼地向后退。

事情毫无好转。

最后他们不再打算教小傻妞玩儿了。给她讲滑稽故事,她也不爱听,听到该笑的地方她也不笑。说实在的,她从来就不笑。这使讲故事的人大为扫兴。到头来再没有人理她,让她一个人去吧。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小傻妞依旧没有脸。只有她的粉红色裙子跟在木民妈妈后面走来走去,大家已经看惯了。木民妈妈一停,银铃声也停;木民妈妈一走,银铃声又丁零丁零响起来。在连衣裙上面一点,一个粉红色的大蝴蝶结在空气中蹦蹦跳跳。

木民妈妈继续给小傻妞吃奶奶熬的药,但没有再见效。因此过了不久,她也就不再给她吃了,觉得没有头也可以过,说不定小傻妞的脸还很丑呢!

现在大家可以各自想象她她的脸是么样子,这常常会使大家觉得更好玩儿。

话说有一天,一家人穿过森林到海滨去。他们要把小船拉上岸来过冬。小傻妞照旧丁零丁零地跟在后面,但一见大海,她忽然停下,接着趴在地上呜呜叫起来。

“小傻妞怎么啦?她是吓坏了吧?”木民爸爸问道。

一个看不见的小妞

“也许她过去从来没有见过海。”木民妈妈说。她弯下身去跟小傻妞悄悄谈了几句,然后新站起来说:“小傻妞是第一次看见海。她觉得海太大了。”

“真傻透了。”小玛伊听了就说。可是木民妈妈狠狠地看了看她说:“最好你自己不要傻。现在我们把船拉上岸吧。”

他们走到浮码头,来到老古板住的海滨更衣小屋,敲敲门。

“你们好,”老古板说,“那看不见的小妞怎么样了?”

“很好,只缺脸了。”木民爸爸回答说,“眼前她有点害怕,不过会好的。你能帮我们把船拉上岸吗?”

“当然可以。”老古板说。

当把船拉上岸翻过来时,小傻妞吧嗒吧嗒地走到水边,一动不动地站在湿沙上。他们没去理她。

木民妈妈坐在浮码头上看看下面的的海水。“天啊,它看着多么凉啊。”她说。她伸了了一个懒腰,说好几个星期没有什么值得兴奋的事了。

木民爸爸对小木民矮子精眨眨眼睛,做了个怪脸,开始从后面偷偷地向木民妈妈走过赴去

他自然不是真想把她推下水去,像她年轻时他常常做的那样。他甚至也许不想吓着她,装出个样子,只是想让孩子们开心开心罢了。

可他还没有靠近她,就听见一声尖叫,一道粉红色的闪电射过码头。木民爸爸大叫一声,他的帽子落到水里去了。小傻妞用她看不见的牙齿狠狠地咬木民爸爸的尾巴,那牙齿是很尖睡的。

“干得好!”玛伊叫道,“这连我也做不到!”

小傻妞站在浮码头上。在一头红色乱发下,她那张塌鼻子小脸气歪了。她像只猫似的正在对木民爸爸嘶嘶地怒叫。

“你敢把她推到可怕的大海里去!”她叫道。

我看见她了,我看见她了!“小木民矮子精叫道,“她甜极了!”

“甜你的眼睛!”木民爸爸摸着被咬的尾巴说,“她是我从未见过的最傻、最淘气、最没教养的孩子,不管是有头的还是没有头的。”

他跪在浮码头上,想用一根树枝把水里的帽子捞回来。也不知怎么搞的,帽子没有捞上来,他却一个倒栽葱翻身落到水里去了。

他马上就从水里出来,两脚稳稳地站在水底,只有脸露出水面,耳朵上都是泥。

“噢,天啊!”小傻妞哇哇大叫,“噢,多么好玩儿啊!噢,多么好玩儿呀!”她直笑得码头一颠一颠的。

“我相信她以前从来没有笑过,”老古板说,“看来你们已经使她变了样,她比玛伊还要坏。但最主要的自然是:我们能够看得见她了。” “都得谢谢奶奶。”木民妈妈说。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