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懒汉

[保加利亚]埃林—彼林

一对麻雀在一个懒汉的葡萄园里筑巢。它们把窝搭在一棵葡萄秧的根部。

到给葡萄松土的时候了。懒汉扛起锄头,到葡萄园去松土。他走进葡萄园后就坐在一棵樱桃树下休息。一对麻雀看见他后,吓得跳了起来,开始互相诉苦:“唉,老头子,”母麻雀对它丈夫说,“这下子我们的窝算完了!怎么能在葡萄园里搭窝?这不,扛锄的人来松土了,还要把我们的窝捣碎。”

只能听天由命了,老婆子!“

就在这时候,主人站了起来,看了一下葡萄园,在地上试了一下。锄锄这里,又干又硬;锄锄那里,也是又干又硬。土地因为长期干旱都硬得跟石头一样了。

主人又回到樱桃树下,叹了口气说:“唉,葡萄园啊,葡萄园,你真没有让我松土的福气。下一场雨再说吧!……现在先等我吃点儿东西,再睡上一觉。”他从口袋里掏出面包和咸盐吃得饱饱的然后他装上烟袋,掏出火镰,打着火,美滋滋地吸着,更美滋滋地睡着了。

黄昏,懒汉站了起来,两只麻雀吓了一跳,说道:“这是那个松土的人,瞧他已经休息了,站起来了……现在,我们的窝可真要完了!”

松土的人站起来后,揉了揉眼睛,让自己醒透,又吃起来了,又抽上烟袋了,扛上锄头,回家去了。他说:“再见,葡萄园!……”

懒汉

麻雀看见他走了,又高高兴兴地唧唧喳喳地叫起来。

过了一段时候,主人又来到葡萄园。

“就算我没松土,至少也要剪剪枝啊。”他自言自语地说。

他又坐到樱桃树下休息,麻雀看到他后吓得一愣:“天哪,老头子,现在我们的窝可真完了!”

“老婆子,听天由命吧。葡萄园的主人也许是个善心人,会可怜我们的。”

主人掏出面包和咸盐,吃完了,又抽了一袋烟,自言自语道:“何必要终给葡萄剪枝呢?不剪不是也会长葡萄吗……人们要是笑话我,我理都不理。”

他躺下来,睡上了;起来后,又回家去了。麻雀看见他又回去了,便快决乐地唧唧喳喳地叫起来。

夏天,这对麻雀孵了一窝小雏,并开始喂养它们。

葡萄园因为没有人收拾,长满了过膝的野草。主人又来了,想看看葡萄结得怎样。他又坐在樱桃树下,吃惊地说:“哎呀,看这草长得多么高!……一定要马上锄掉!”

母麻雀听了这话吓坏了,开始思量怎么抢救它的小麻雀…

“别发愁,你这老婆子,”公麻雀说,“这个懒汉这次也干不了什么事,只是想想罢了。”

葡萄园的主人站起来,开始锄草。他锄掉了一棵,又锄掉了另一棵,他自言自语地说:‘我没松土,没剪枝,现在倒要锄草!锄草有什么用……明年,要是不出意外,我一定好好干!“

他又回到樱桃树下,拿出面包和咸盐,吃得饱饱的。他点上烟袋,甜滋滋地抽了起来。抽着抽着,他困了,睡着了。烟袋从他手里掉到地上,火星把草点着了。整个葡萄园大火熊熊,小麻雀的窝也烧光了。

只有两只小麻雀没有烧死,停在附近的一棵树上,哭起来。 “唉,”公麻雀说,“我们为什么要把窝搭在懒汉的葡萄园里!哪里有懒惰,哪里总有一天要有难。”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