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太阳公公生病了

[日本]松谷美代子

早晨,小惠子醒来,觉得奇怪:天该亮了,可是四周仍一片昏暗。她从窗口向天空望去,只见满天乌云翻滚。已是5月份了,小冰雹却一个劲噼噼啪啪地从天空中掉下来。小惠子冷得直打战,赶紧从衣柜里翻出大棉袄裹在身上。

这时,电视机正在播送紧急气象预报:“今天凌晨,太阳生病了。据宇宙健康站报道,对太阳的病,不可乐观。”

“太阳公公怎么啦?发高烧吗?”

小惠子说着,又一次抬头仰望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天空已变成一只沾满煤灰的猫脸,正瞧着小惠子。她心里想,“一定是那只很坏很坏的猫,跑到太阳公公那儿,使太阳公公得病了。我必须消灭这只猫,替太阳公公治好病。”说着小惠子穿上长筒靴,肩扛一把扫帚走出屋去。

太阳公公生病了

路上,她碰到一群“叽叽”惊慌乱叫的小鸡。

“喂!小鸡,小鸡,你们怎么啦?”

“天又黑又冷,可受不了啦。叽叽。”小鸡叽叽喳喳地回答。

“惠子姑娘,天怎么这么暗呢?”

“一只满身煤灰的恶猫跑到天上去了,就是他,让太阳公公得病了。这只恶猫,还喵喵叫呢。我现在正要上天,用这个东西去消灭他呢。”小惠子挥舞起扫帚给小鸡看。

小鸡们拍打着翅膀,叽叽喳喳地嚷起来:“我们也一起去好吗?叽、叽、叽。”

说着连忙跑回家,每人扛来一把鸡毛掸子,和小惠子一起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了。

没走多少路,黑暗中传来了一声悲伤的哭声“哞——”

谁啊?谁在哭?“

“是我。我是一头母牛,哞一—”母牛悲痛地说。

“你快过来。”于是一头黑白花斑的牛从漆黑原野深处来到了他们的面前,一双大眼浸满了泪水。

“苹果花黑得凋谢了,绿草黑得枯萎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要哭,老牛。那是因为太阳公公生病了。”

“什么?太阳公公病了?那可了不得了,我要把我的乳汁给它喝。让它喝上我的乳汁,病马上就会好的。”

“是一只恶猫跑到天上弄得太阳公公得病的。我们现在就去消灭他。”小惠子又舞了舞手中的扫帚。一群小鸡也摇动着鸡毛掸子,叽叽喳喳地叫道:“我们也是为这个去的,叽叽。”

老牛听了,竖起牛角说:“我也跟你们一块去,哞一”

这样,小惠子、小鸡、老牛一起上路了。

四周越来越黑了。老牛就让小鸡坐在自己背上往前走。突然,前方出现一道绿光,就像绿宝石的火球一样。两只火球并排滚了过来。

“啊,那是什么东西?”

太阳公公生病了

惠子刚要开口问,火球哗地一下蹿到空中,突然消失了。

“咦,不见了。啊,又来了!”

火球突然出现在离惠子不远的前方,像一只被风吹着的纸球,直打转转。

“喂,火球,快停下来!要不,我就要用扫帚把你扫掉了。”小惠子命令道。

火球一下子停住转动,故意害怕似的说:“啊呀呀,可怕,可怕,喵——请问各位聚在一起,准备上哪儿去啊?”

啊,原来那两只火球,是黑猫的一双眼睛。再仔细一看,那只猫除眼睛外全身一片乌黑。

你这个坏猫,瞧!把小鸡们吓得直打哆嗦。告诉你,我们是到太阳公公那里,赶走你的伙伴呢。“

“噢。可是我的伙伴却没有到天上去啊。”

“去了。就是你那伙伴,使太阳公公生病了。”

“是吗?有那回事吗?难道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还要什么证据!”

真荒唐,没有证据,怎么可以这样断言呢?“黑猫摆出一副教训人的样子。

“不过,既然您对我们猫家族如此怀疑,我可以陪你们走一趟,弄清事实,可是怎样才能走到太阳公公那儿去呢?”

被他那么一说,小惠子、小鸡还有老牛都答不上来。

是啊,怎么才能走到太阳公公那里呢?

黑猫鼻子哼了一声说:“那么,让我来打听一下吧。”

说着他把背朝着路旁的梧桐树摩擦起来,于是,叭叭叭地冒出火花。猫又竖起尾巴,像一根天线,传来了收音机的广播声。广播员在播送新闻:“下面临时播送新闻。太阳的病,越来越坏。许多载着医生的宇宙飞船正朝太阳飞去,但是怎么也无法靠近它。事态相当严重……”  

猫骨碌一下转了转眼珠子,于是,换了个电台:“……地球上的人已发射了宇宙飞船,但是靠飞船不可能到达太阳那里。要想去太阳那儿,只有一条路可行。”

“叽叽,什么路呢?”小鸡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这唯一的道路,就是先到童话森林,找到可以长到天上的豌豆种子。遗憾的是,这童话森林至今还未被发现。因此连这唯一的道路也没有指望了。”播音员继续播送着。

“这童话森林到底在哪儿呢?”猫歪着脑袋思考。

这时,小惠子突然跳起来说:“啊,我知道了。黑猫,快!快穿上我的长筒靴!”惠子脚一蹬,脱掉了靴子。

让我穿靴子?多难受啊!“猫虽然不乐意,但还是穿了起来。

“啊!你们瞧!”

刚穿上靴子,猫突然大叫起来。大家一看,也都激动得跳了起来。

原来眼前出现了一条雪白雪白的大道。

“啊,就是它。对,这条路一定通向童话森林,让我们顺这条路走吧。”

大家沿着这条雪白雪白的大道,口中数着“1、2、3、4……”不断地向前走。当数到第一百个100时,终于见到一片森林。走近一看,只见入口处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童话森林”四个大字。—只猫头鹰提着一盏汽灯正在站岗。

“你们是什么人?”猫头鹰大声喝道。

“早上好,猫头鹰先生。我们是为了到太阳公公那儿去,来这里寻找长到天上的豌豆种子。”

“什么早上好,应该说晚上好。”猫头鹰粗暴地说,“太阳已经消失了,从今以后一直是黑夜了。嘿嘿嘿,童话森林也变成妖怪森林。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豌豆种子,嘿嘿嘿。”

“胡说八道。”黑猫不由得火冒心头,哗地一下蹿上了树。呼一呼——哗——哗——

一场激烈的斗争开始了。黑猫和猫头鹰打得难分难解。惠子他们趁机奔进了森林。

林子中,一片昏暗。可怕的狂风呼呼吼叫,四周的绿光时隐时现,使人毛骨悚然。

“快给我一粒豌豆!“小惠子大声叫了起来。这时周围同时发出了令人恐惧的狞笑声:“哈哈哈哈哈。”童话森林已没有了。这里成了妖怪森林。一个妖魔出现在他们面前。

“啊,可恶的妖怪,尝尝扫帚的滋味。”惠子向妖魔挥舞起扫帚。小鸡们也不甘落后,叽叽喳喳地嚷道:“也尝尝掸子的厉害。”举起鸡耗掸子扑打过去。

“哈哈哈,如此大胆,看我如何收拾你们。”妖魔像火花似的跳跃着直向惠子他们扑去。

“啊哟,快来救救我!”惠子不由得惊叫起来。就在这时,空中突然像降雪似的,一串串雪白雪白的水珠喷射下来,妖怪吓得一下子逃跑了。

原来那是老牛喷出的奶汁。老牛怒气冲冲地说:“只要我的乳汁还是白的,童话森林就不会变成妖怪森林。”

这时,一只小鸡喘着粗气,直奔过来,嘴里衔着一粒豌豆。她把豌豆放到小惠子的手中,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找到了,找到了。我在找被妖怪击落的掸子时,忽然闻到一股香味,一看正是豌豆种子。”

“啊,太好了!太好了!快离开吧!”

大伙返回森林进口处时,黑猫正在猫头鹰的小汽灯下用爪子洗脸呢。

“喂,黑猫,豌豆找到了。”

“我早就料到了,你们瞧!我把坑都挖好了。”

大家赶紧把豌豆种进坑里,还未掩好土,豆芽就冒了出来,转眼工夫就长大,一直长,一会儿工夫,已穿过云层。好大好高的一棵树啊!小惠子、小鸡、黑猫以及老牛登着叶子阶梯,向上爬去。

当数到九个99 999的时候,他们终于来到太阳城下。

太阳公公生病了

“不是说有一只恶猫吗?”黑猫一边环视四方一边说道。小惠子也紧捏着扫帚观望四周。然而四周只是翻滚的云,有灰色的,黑色的,还有白色的,根本不见什么恶猫。

“也许在城内。”惠子说。

城门紧闭着。大家同时叫道:“太阳公公,您的病怎么样了?”

没有人回答,门依然关得紧紧的。

“小鸡,你们身体小,从门缝里钻进去,先侦察一下情况。”惠子发布了命令。

“是,叽叽。不过,碰到恶猫怎么办?”小鸡有点害怕。

“不用怕,我也和你们一起进去嘛!”黑猫说着麻利地爬上了城门,跳了下去。

小鸡们也慌忙从门缝钻了进去。过了一会儿,一只小鸡又慌忙地从门缝里钻了出来说:“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太阳公公痛苦地呻吟着呢。”

这时,黑猫叫了一声:“开门来!”大门吱一声开了。大伙提心吊胆地走近太阳公公身旁。

“太阳公公,您的病怎么样了?”惠子问道。

太阳公公痛苦地答道:“啊哟,我得了一种黏糊病。肮脏的、黏糊糊的东西粘住了我全身,弄得我气都喘不过来……”

“我们为您清扫清扫吧。”老牛说。

那太好了,谢谢了!“太阳公公显得很高兴。

小惠子神气地说:“正是为了这个,我把扫帚也带来了。”“我们带来了鸡毛掸子。”小鸡也很神气地抢着说。

大家都动手干了起来。小鸡一会儿用掸子掸掉灰尘,一会儿用嘴巴啄下脏物。小惠子呢,用扫帚把那些脏物扫掉。老牛用自己的牛角把云取来,撕成一小块一小块。黑猫就用那云块给太阳公公擦身子。这样,干了好一阵子,太阳公公开始发出光芒,真使人眼花缭乱。在太阳公公的光芒照射下,云雾很快散去,天空渐渐晴朗。

太阳公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啊!真舒服。太谢谢你们了,最近一段日子,我实在被害苦了。煤灰啦,灰尘啦,还有什么废气啦,脏东西直往我身上喷。其中,甚至还有原子弹爆炸的什么蘑云雾。”

“那怪气体、云什么的也是一种猫吗?”黑猫问。

“猫?不,不。那些都是人搞出来的。”

“黑猫,不要再说了!”老牛制止了黑猫。

“好,先不要谈这些吧。怎么样,现在用我的乳汁代酒祝贺太阳公公恢复健康。然后再考虑用什么办法对付原子弹爆炸云吧!”

大家劈咧啪啦地鼓起掌来。高高兴兴地喝完了祝贺酒,又回到地面上。抬头看看,光芒四射的太阳,正高高地挂在晴朗的蓝天上呢,小惠子不由得露出了笑脸。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