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外婆的飞机(一)

[日本]佐藤晓

一、外婆是织毛线活儿的能手

乡下小镇的郊外,有一座小房子。

外婆独自一人在这里生活。她是一位圆脸、精神焕发的老太太,平时总穿弄着长裙子和毛线织的袜子。

小房子前面,是宽广的院子,四周是美丽的冬青围成的树篱笆。树篱笆的人口,种着一棵很大的山茶树。

山茶树上挂着个牌子,上面这样写着:“承做一切毛线活。”

外婆编毛线活儿特棒。

因此,附近镇里的人们,拿许多毛线来求她;甚至从炎热的夏天起,就有人来请她织。

“听说穿了那位老奶奶织的毛衣,就不会伤风感冒。”

镇里的人们,都这么地传说。所以,外婆从夏天到冬天,每天,都戴上银边眼镜,一个劲地在织毛线活儿。

外婆的飞机

无论多少活儿,她全能快乐地完成。她喜欢织毛线活儿,喜欢得没办法住手。

不过,在冬去春来,大地吹起和风的时候,她也能空闲了。因为暂时没有人来求她织毛线活儿。

然而她实在闲不住。只好把自己旧的大披肩拆开,重新编织。三件披肩反复地拆了又织。

她对精细的方格花纹,海浪模样的花纹,就是打瞌睡时也能织得很好。

她对更麻烦的花纹、螺旋花纹也能织得又快又好。

总之,对于无论多么细致的花纹、复杂的花纹,她都可以应付自如。

以前,在重新编过的披肩上,她曾经织了一群漂亮的鹿儿在森林里列队飞跑的花纹,那真是妙极了。

在织那么难的花纹时,外婆的手指头,总是一刻不停地转动着,令人眼花缭乱。

那浮现在外婆头脑中的花纹,随着外婆灵活的手指尖流出来,织进了毛线里去。

外婆的毛线活儿就是那么棒。

二、辰雄的信

春天,山茶树开红花的时候,外婆收到一封信。这是住在山那边,大港口城镇的外孙辰雄寄来的。

外婆只有一个女儿,很早就出嫁了。这女儿的孩子,就是辰雄。

“赶紧瞧瞧。”

外婆停住编织着的手,笑眯眯地打开信。

“辰雄已经能写信啦,哦,哦。”

说罢,去念那用铅笔写的大个儿的字。

“外婆,您好吗?我也很好,今年上一年级了。寄来毛衣,都(多)谢?”

外婆稍微正正眼镜:“寄来毛衣,都谢?一嘻嘻嘻,还都谢哪。”

外婆独自一人笑着。

每年冬天到来之前,外婆总要给辰雄织一件新毛衣寄去。

“请再来玩吧,再见。”

辰雄的信,只有这么一点,另外还有一张纸,打开一看,是辰雄的妈妈一外婆的女儿——写的里面这样写着:

“外婆能不能到这儿来,和我们住在一起呢?老年人总是一个人生活,实在叫人担心。家里的人也这么说。请您好好考虑,给个回信吧!“

外婆歪了一会儿脖子,嘟哝道:“不过,住在那雪白的四角建筑物里,怎么样呢?就是进屋子了也还得上三十、四十级的楼梯。”

辰雄他们住在大城镇正当中的“住宅区”,而且是三楼的房间。辰雄出生的时候,外婆曾经去帮忙,住过一段时期,对这地方很清楚。

“首先,我要去的话,那狭窄的房间更显得窄了。辰雄已经上学了,也该有自己的桌子了吧?”

这么一想,顿时渴望看看辰雄的小脸了。但是,外婆仍然觉得不在一起生活为好。

“能够对我担心,十分感谢,可是我身体还好,一个人住在这个家里,还能织自己喜欢的毛线活儿。”

于是,她把信整整齐齐地叠好,放进怀里。她打算以后再慢慢写回信。

三、刚出生的蝴蝶

外婆又拆了一件旧披肩。毛线已经皱皱巴巴的了,她就用热气熏熏,在阴凉处晾干,使它们胀鼓起来。

“哎,这次织什么样的花纹呢?”

把椅子拿到窗边,要开始织的时候,外婆在想。

敞开的窗子外边,嫩叶在闪闪发光。

从各方面去想怎样织毛线活儿,对外婆来说,是最快乐的时刻。

用织针织了几下,又停住手,把它拆开。再织几下又拆开,老也决定不下来。最后,她眺望着窗外,好半天也没动。

一只大黑蝴蝶从窗子飞进来,围着外婆翩翩飞舞,一会儿,停在外婆的膝上。它一下子收起翅膀,和外婆一样,一动不动了。

外婆根本没注意到蝴蝶飞进来的事。她觉得老是织同样的花纹,一点也没有意思,所以正在专心专意地动脑筋。

哎呀哎呀,没什么好想法吗?“

外婆的飞机

她想着,叹一口气,这时候,膝上的蝴蝶,慢慢张开翅膀,又合上了。外婆这才注意到它。

“啊啊呀,吓我一跳!”

她轻轻地用手拂开蝴蝶。

可是,蝴蝶并不逃走。没办法,外婆只好用指尖把它捏起来放在手掌上。

蝴蝶仍然一动不动。

“真可怜,你还是刚出生的吧?”

黑蝴蝶在外婆的手掌上,翅膀一开一合。

“嗨!”

外婆突然按住眼镜,把眼睛靠近。这只蝴蝶,并没有那么很漂亮的翅膀,看来只是黑颜色。但是细细看去,黑翅膀上浮现出美丽细致的花纹。

“嗨,嗨。”

外婆捏着蝴蝶,把手伸进脚下的篮子里,拿出一个很大的放大镜。这是在读细小的字时才使用的。

外婆用放大镜长时间注视着蝴蝶的翅膀,脑海里涌出非常好的主意:“织出跟这蝴蝶翅膀一样的花纹,一定能做成极好的披肩。”

想过以后,怕忘记了,又仔细地看。

不愧为织毛线活儿的能手,用放大镜看了一会儿,便觉得自己似乎能织出这样的花纹。

接下去就是试验。

“喏,要好好地飞呀。”

外婆笑嘻嘻地把蝴蝶放出窗外。

刚出生的蝴蝶,翩翩地向后山飞去。

四、一厘米也没织成

外婆赶紧着手织毛线活儿。

嗤,嗤,嗤。

竹织针发出微细的悉悉声。外婆的手指尖,动作快得眼睛都看不过来

过了一会儿,外婆停住手,检查编织的情况。接着皱起眉,摇摇头。

“怎么也不行。刚才那蝴蝶的翅膀,不是这么粗糙的花纹,是更细一点、笔挺一点的花纹。”

她自言自语着,猛地抽出织针,费了半天劲织好的地方,全给拆开了。

“好,再重做。”

外婆在椅子上坐好,又开始织了。这回织得稍慢一些。

织了会儿,外婆又把它拿在手里检查,而且几次地摇头。还是不中意。

“唔,这可够难的啦。这样也不行的话,再重新织一回吧。”

接着,又全拆开从头织。不料,还是不行。外婆已经入迷了。

她下决心非织得称心不可。

四回,五回,六回,七回。

在改来改去织的期间,天黑下来了。拼命织的结果,还不到一厘米。

这样的事,在外婆来说,是很久没有过的了。

“呀,直到现在,我以为什么样的花纹、多难的织法,自己都记住了,原来我还不行啊。”

说着,她叹了一大口气。但是,她并没有失望,相反,她却特别高兴。

从前,外婆还是外孙辰雄那么大的小姑娘时,她对刚学会的毛线活儿感兴趣了,整天地织。那候,也是织错了就拆开,织错了就拆开,一天织不上一厘米。

“真和那时候一模一样啊。”

外婆这么想,高兴起来了。只要一想还有自己不知道的毛线活儿,心情就很激动。

晚上,吃过晚饭,直到睡觉以前,外婆还是织,仍然织不好。

第二天很早起来又开始织,可还是织不出来。

外婆老想着织毛线活儿的事。下一天,再下一天,每天都坚持要织出跟蝴蝶翅膀一样的花纹。

结果,把给辰雄寄回信的事,也全忘光了。

五、奇异的毛线活儿

过了十天。

外婆照旧并齐两膝,端端正正坐在窗边的椅子上,织着毛线活儿。

外边是好天气,雪白的云彩轻飘飘地浮着。

窗下开着蔷薇花,香气流进屋内。

但是,外婆只专心织毛线活儿。她双颊微红,一个劲地动着织针。

她的眼睛像年轻姑娘似的闪着光。

披肩只织了五厘米左右。她觉得这一回有点门,能织出跟那蝴蝶同样的花纹。

那是很难的织法,比外婆织过的所有的花纹都要麻烦、复杂。编织快手的外婆也怕弄错,只能慢慢地织。

“好像挺顺利。”

稍停住手,检查编织的情况,外婆小声嘟哝着。

这时,开始出现了奇怪的事情。

织好的五厘米左右的细长的毛线活儿,噗噗地直动,像是活鱼在跳。

外婆慌忙摘下眼镜揉揉眼。她想:“准是眼睛累啦。”

可是,好容易掌握了新的织法,她哪能马上去休息呢。

又织了一会儿,渐渐熟悉起来,织得也快了。可不知为什么,织好的地方,总是飘飘地粘住她的手,妨碍她干活儿。

外婆入神了,把它按下去,再接着织。织到三十厘米左右,无论怎样按,也立刻飘飘地浮起来,简直太碍事了。

“讨厌哪,再老实待会儿!”

自言自语地又把毛线活儿往下按时,外婆这才清楚地觉察到了奇异的事。

“咦?呀!真别扭,这毛线活儿会动啊!”

吃惊地松开手,毛线活儿带着两根织针,“嗖——”地飘上空中。

毛线球从篮子里滚出来,一直咕噜咕噜滚到墙角。外婆呆呆地张大嘴望着。

毛线活儿晃晃荡荡地在天花板底下摇动,总也不落下来。

没有办法,外婆只好慢慢地去拽垂下的毛线,但轻轻拽还拽不下来。

“咦,它还挺有力气呀!”

外婆使劲去拽毛线,这才拽下来了。

即使是织毛线活儿的名手,也不明白原因。这种能飘在空中的毛线活儿,还是第一次碰见。

抓住摇摇晃晃的毛线活儿,外婆很长时间翻来覆去地检查。

使用的不过是旧毛线,但已经织出了跟上次蝴蝶翅膀同样的花纹。这种织法,似乎有着奇异的力量。

我大概是发明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外婆抑制住兴奋的心情,嘟哝着。这件事要让大家知道了,谁都会大吃一惊。

不过,外婆马上决定谁也不告诉。她讨厌人们哇啦哇啦地乱吵吵。

另外,她不知道这种织法,能不能使毛线活儿什么时候都能在空中飘,也不知道有多大力量。

六、绝妙的主意

为了试验,外婆一个劲儿地织披肩。

外婆的飞机

因为是飘在空中的奇异的毛线活儿,所以越来越麻烦了。

开始时,用手按着,用胳臂肘按着织,最后,怎么也按不住了,于是坐在椅子上,把它按在膝下面。

突然,她被猛一下子向后掀翻了。她敌不过毛线活儿飘浮的力气。

从椅子上轱辘下来,没有什么可抓住的东西,外婆就抓住了眼前的毛线活儿,这才飘然地落在地板上。

“啊,吓我一跳,差一点摔着脑袋!”

松一口气,用力把抓住的毛线活儿倒好,抱在胸前。奇怪的是,把毛线活儿卷起来,它就不再飘浮了。

“也许,这对于披肩是种不对路的织法。大概用这样的办法,织鲤鱼旗或者飞机才行。”

外婆抱着卷好的毛线活儿,觉得好笑,就哧哧笑了。

“嘻嘻嘻嘻,居然用毛线织飞机,不知道的人听了,更会吓一大跳吧。”

这时,外婆忽然想起件绝妙的事:真的织成在天空飞行的飞机,怎么样呢?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