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外婆的飞机(二)

她的心扑通扑通地跳起来了。

“拿毛线织翅膀,对啦,像蝴蝶那样的三角翅膀就行,再用竹竿固定住,在正当中绑上一把椅子,就一定能做成飘在空中的毛线飞机。”

外婆倍像孩子似的兴奋了。

“唔——先需要两三根竹竿,再需要一把椅子,一点缆绳,还需要好多毛线。”

她歪着头,考虑制造飞机的用具。

“这么大的披肩,就有掀倒我的大力气,如果把三块披肩拆开,织成翅膀,算上椅子、竹竿和缆绳的重量,坐上我一个人,准能在空中飞吧。”

她觉得这样的飞机,马上便可以做出来似的。

竹竿,晒衣服用的就有;缆绳,在堆房里有结实的;椅子,只要轻而结实,什么样的都行,这也收藏在堆房里。

外婆决定第二天赶紧动手制作飞机。

外婆的飞机

七、费力的工作

在院子里做飞机的骨架。

拿出椅子,在椅子两边各自紧紧地捆上一根竹竿。两根竹竿末梢,又用绳子捆在一起。

椅子背上,竖起短竹竿,当作支柱,要从这里用绳子拴住翅膀,使它能够收拢和展开。

接着,在椅背上加一条皮带,以便把外婆系住,不会从椅子上掉下来。

只这点工作,外婆就费了一天的时间。

然后,是织翅膀。这是不得了的一件工作。随着毛线活儿的增大,往上飘浮的力量就越强,一个人简直按不住。

要是把它胡乱卷起来,还不好织。

于是,从边上把它卷好,为了防止它再松开,就用晾衣夹子把它固定住。这样,终于能够接着织了。

在干活儿当中,曾有一次,因为晾衣夹子掉下来,在外婆没注意的时候,毛线活儿自己伸展开,飘到了天花板。外婆慌忙去抓,结果身子悬在了天花板下边。

这时,她乱蹬腿,好不容易抓住这卷毛线活儿,落下来了。

打这以后,特别小心地去做,到第三天,安然无事地织出了两张三角形的大翅膀。

外婆把翅膀卷得细细的,用橡皮带紧紧系好。

立刻到院子去,把它加在飞机骨架上,打算飞到天空试试。

但是,在明亮的大白天,飞出这么一架奇怪的飞机,准会引起人们的骚动。外婆最不喜欢别人嚷嚷,因此,她想等人们睡觉以后的晚上再飞。

“最好等到满月的晚上。在漆黑的夜里飞行,一点意思也没有。”

于是,她仍然卷好翅膀,等待月亮圆圆的夜晚到来。

“如果能顺利地升上天空,那么,飞到辰雄的城镇去看看怎样?”

外婆想着这件事,心情激动。忽然,她想起上次辰雄的来信。

外婆去写忘记了的回信。信上这样写着:

辰雄:

接到来信,谢谢。外婆的身体很好。我这儿有点忙,回信迟了,请原谅。你跟妈妈也说一声,说我还想在这儿织点毛线活儿过日子。有时间我就去玩。再见。

写完后,外婆把信装进生信封,写上了收件人的姓名。

八、在天空上

终于到了满月的夜晚。

令人高兴的是,天气很好,几乎没有风,真是好日子。对于第一次在天空飞行,这是最合适的夜晚。

好,得准备准备啦。“

一过中午,外婆就动手组装飞机。

放在院子里的飞机骨架,牢牢地拴在山茶树上。要不,加翅膀的时候,它就会自己飞走的。

外婆拿出卷好的毛线织的三角翅膀,只把边上松开一点,仔细地装在竹竿上,再用结实的麻绳,把它缝紧固定。

翅膀自动展开,飞机似乎马上要飘起来。不过,它是拴在山茶树上的,所以不要紧。

其次,在翅膀的几个地方,都穿上细缆绳。右边的翅膀穿上三根,左边的翅膀也穿上三根。同样地穿好后,系在椅背的支柱上。

缆绳和翅膀都弄结实了,样子相当漂亮,像只大蝴蝶。外婆望着飞机的每个地方,不住地点头。

这就算完全做好了。以后便是等待夜晚到来,外婆回到屋里午睡一会儿,可是睡不太好。

工夫不大,盼望的夜晚到来了。圆圆的月亮升起来,四周像白天一样亮。

外婆穿了很多衣服,头上蒙着围巾,来到院子里。

坐在椅子上,把身体绑好,然后,解开拴在山茶树上的绳子。

毛线织成的飞机,静静地、静静地飘起来了。外婆挺直身体紧抓住椅子。

呼一

像大蝴蝶一般奇异的飞机,精彩地飘在空中,而且一直往上升。

“嗨,嗨,嗨!”

外婆在飞机上不禁啪啪地鼓掌。自己设想的飞机,能照自己所想的去飞,高兴极了,高兴得不知怎样才好。

在月光中,外婆的小房子越来越小了。后山茂密的树林,很快就在眼底。

城镇的灯光闪闪发亮。

“嗨,嗨,真美!”

外婆都看出神了。在高高的天空上,那边瞧瞧,这边看看,紧忙地扭动身子。

这时,风吹来了。在天空上,风总是不停的。

飞机飘飘忽忽地顺风飘走了。

“就这么飘下去,跟气球一样啊。这样,可就回不来啦。”

外婆慌忙伸手去拉那穿在翅膀上的缆绳。

外婆的飞机

把前边用力收拢住,飞机向前倾,飕飕地滑走了。

“呀,跟我想的一样啊!我原来想,这样准能飞走的。那么,飞到辰雄的城镇那儿去吧。”

外婆把飞机转向远方港口城镇的方向。

九、和月亮一起

大大的的月亮,跟外婆制造的奇异的飞机在一起。

风在耳根呼呼作响,猛的时候,能飞得相当快。外婆通过拽绳子来操纵飞机飞行。

越过田地,越过森林,越过一座、两座、三座山,接着越过大河。

飞机大约在二百米的高度上飞,比“东京塔”的高度要低一点。

飞到高山顶上时,要随着山势,把飞机往高处升。总是和地面保持同样的高度,这样,就不必担心撞到山上。

过了三十来分钟,天空呼地亮了。原来已经到了大港口城镇。城镇里有很亮的灯光,也亮着许多霓虹灯。所以,连天空也显得亮了。

好多汽车也亮着车前灯在跑。

海上面,大概停着船。可以看到海浪上闪闪烁烁地映出船上的灯光。

“总算是到了。哎,辰雄他们住的住宅区在哪儿呢?”

外婆在空中往下找,用一只手一拽缆绳,飞机做个很大的倾斜,呜地转了个弯。

有了。发现了住宅区。在月光下,白色的大盒子像点心似的整齐地排列着。

那不是盒子,是公共住宅。

“呀,排列得真有次序呀!”

真的,公共住宅建得整整齐齐。左边第三个、右头的公共住宅,是辰雄住的楼房。

外婆操纵飞机,在空中转了好多圈。

“这样从上边看,又安静又美丽啊。这么美丽的地方,我也想和大家一起生活啦。”

外婆望着下边想。

“唔,老这样磨磨蹭蹭的,要让谁发现了,引起骚动可不好。回去吧。”

“呜——”地转一个大圈,又把飞机朝向原来的小城镇的郊外。

这一次,月亮也跟着一块来了。

渡过大河,越过一座、两座、三座山,飞过森林上空,飞过田地上空,终于回到山里外婆的房屋上面。

“恩,嗯,好像是这一带。那屋顶是我的家吧?”

这时,外婆忽然觉察到:怎样才能使飞机落下来呢?

啊,麻烦啦!只好这边那边地乱拽缆绳试试。

但是,飞机只是往后跳,向旁边跑。在高高的天空上,外婆惊惶失措,都快哭了。

“喏,月亮,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她问月亮。当然,月亮什么也没有回答。

十、笑出来的外婆

长时间,外婆在自己的房屋上面,像老鹰一样咕噜咕噜地转圈。

月亮渐渐向西斜去。要是到了早晨,这可怎么办呢?

镇上的人发现了,准会大声吵嚷吧?报社的直升飞机、警察的飞机也许会飞来的。如果外婆被直升飞机救下来,准会又被拉到各处去,那就更麻烦了。

没准儿,还会因为私自制造飞机,私自在天空飞行,被关进监狱。

外婆在飞机上,一想到这些事,才着急哩。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把飞机落下来。

这件奇异的织成蝴蝶翅膀花纹的毛线活儿,只有卷起来,它才不飞。

因此,外婆拼命去拽穿在翅膀上的缆绳,但,以她的力气,怎么也不行,只能拽起一点皱纹,根本卷不了。

伸手卷卷翅膀,仍然不行,就像结实的胶皮气球鼓起来似的。毛线织的翅膀绷得很紧,要抓住它都很难。

“麻烦啦,真麻烦啦!有什么好办法没有哇?”

外婆抱住脑袋想。飞机载着她,晃晃悠悠地,被风摇荡着。

“这种时候要沉着。沉着下来慢慢想,准能想出好办法。”

外婆好容易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她闭上眼睛,做了几次深深的呼吸。

真跟她想的一样。

过了一会儿,外婆在高高的天空上,笑出声来了。这不是精神失常,而是弄明白了怎样才能落下来。等弄明白以后,觉得这件事实在太容易,自己也不禁好笑了。

“什么呀,一点也不用担心哪!毛线织的飞机,把毛线拆下来,不就能落下来了吗?嘻,嘻,嘻!哈,哈,哈!”

外婆笑嘻嘻地嘟哝着。

“这么点事,怎么不早点想出来呢?我呀,一开始光想着在天空飞,脑子都晕啦。”

不错,真是那样。用毛线活儿做成的飞机,只要把它拆下来就行了。而且,对于毛线活儿,外婆是名手哩。

她非常清楚哪些地方应该怎么拆。

“右边的和左边的,不同时拆,可危险哪。”

嘟哝着,她拉住两边的翅膀,接着,用指甲噗地切断毛线。

她飕地拆毛线了。两边一起拆。

连连不断地拆,咕噜咕噜地缠在毛线球上。

翅膀上面有了缝隙,于是,飞机慢慢地往下落。

拆着,拆着,外婆不时停住手,因为得十分小心地拆;如果拆得太快,拆过头了,会从高空像石头一样掉下来的。

外婆的房屋顶,就在眼底下了。她慢慢地、慢慢地拆着毛线,终于在院子里着陆了。

外婆的飞机

“哎呀哎呀,真是不得了的飞机呀!”

到达地面,还不能随便下来。变轻了的飞机,也许会飞到不知什么地方去。

外婆坐在那把椅子上,把所有的毛线都缠在毛线球上,成了大皮球般的毛线球。

拿着毛线球,外婆才从飞机上下来。

圆圆的月亮,将要藏进后山。看上去,月亮也似乎是终于放心了。

十一、辰雄和外婆

外婆制造飞机的故事,就到这里结束。为什么呢?因为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制造过飞机。

在满月的夜晚飞行的毛线飞机,实在是了不起的东西。不用说飞行,就光说制作,也觉得了不起。因为太了不起了,就再也不想第二次到天空飞了。

不仅不再制作飞机,从那以后,外婆对那么喜欢的毛线活儿,也不像以前那样拼命去做了。

比起编织出能在空中飘浮的奇异的毛线活儿来,她觉得编织一般的披肩和毛衣,没什么意思。

过了不久,外婆关闭了自己乡下的小房,搬到大港口城镇辰雄的住宅区。她决定和辰雄他们一起生活。

虽然,在空中飞行的故事,外婆对谁也没讲过,但是,却只跟辰雄一人讲了。不过,辰雄好像并不很当真。

“奇怪呀,外婆。毛线活儿能在天空飞,我可没听说过呀!”

辰雄望着外婆的脸说。外婆笑嘻嘻地答道:“就是外婆,现在也并不把它当真哩。”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