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太极之花林秋萍(上)

周建闽

一道寒光内过,斜刺里跳出一个锦衣卫,恶狠狠地举刀向牧民女砍来。那牧民女却不慌不忙,手中的双钩往上一接,封住对方的刀路,紧接着侧身一个“蛟龙入海。那锦衣卫还没来得及收回刀锋,就被撩倒在地。刹那间又是一声呼啸,左右冲出两个锦衣卫,同时举枪向姑娘扎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姑娘一个‘怪蟒翻身’躲过枪头,顺势将手中的双钩一挂一扎,那两个锦衣卫顿时血流如注,伏尸殿前。——这是福建电影制片厂和香港嘉民影业公司合拍的故事片《木棉袈裟》中的一个镜头。女主角——牧民女林缨的扮演者,就是蝉联四届全国女子太极拳冠军、年方20岁的福建省武术队优秀运动员林秋萍。她的精彩表演,令广大观众赞不绝口,连影片的执导——香港著名导演徐小明在北京的一次宴会上也禁不住对电影局长石方禹和作家叶楠等夸道:“秋萍秀色超群,武功过人,是当今的女子李连杰。

晨星下的小巷

小巷,幽长而又静寂的小巷。天未破晓,人们还沉浸在甜美的梦乡,连早起的鸟儿都还没发出第一声啾啁。然而,昏暗的路灯下,却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在石板路上跳动着。伴着她的,只有脚下清脆的足音和头顶闪闪发亮的晨星。哦,少年时代的秋萍哪一天不是顶着晨星起床,到学校去练武呢。

秋萍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上有三位兄长,她是家中唯一的女孩,自小就受全家人的宠爱。上小学后,由于她能唱会跳,先后被校体操队,宣传队看中,逢年过节都要登台演出。四年级开始学武术,她认为学武术蹦蹦跳跳很好玩。可当开始训练,她才发现与原来所想的完全不同。不说别的,就说练基本功和基本动作吧,她和小伙伴们就不知哭过多少次。

一次练腿功时,老师要求练双腿“朝天蹬”。秋萍的左腿老是差那么一点,怎么也扳不过头。老师毫不客气,要她把腿耗在那里不许动。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秋萍渐渐吃不住劲了,她抬头看看老师,老师却一声不吭,她只好咬咬牙继续练下去。这时她的双腿开始发酸,发胀,发麻,豆大的汗珠从脸上,身上往下淌,小秋萍从来还没受过这样的委屈,泪水和汗水一起冲下来。可老师没发话,她还是坚持着耗在那里。等老师让她休息时,她的双腿都快没知觉了,“扑通”一声坐到地上。这时,她才第一次对那句“要练武,不怕苦”的老话有了初步体会。

苦,没有把这个秀气的小姑娘吓住。她起早摸黑,天天坚持利用早晚的业余时间来校训练。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腿泥。刻苦的训练使她进步很快,仅两年时间就初步掌握了力、枪、棍,棒,拳的基本套路,并打下了良好的武术基础。一九七七年底,她以基本功扎实,动作准确大方、领会力强等特点,被刚成立的福建省武术队的曾乃樑教练看中,从此她开始了武术运动员的生活。

小荷才露尖尖角

乍进武术队,秋萍对什么都感到新鲜。现在可以集中精力练武了,她觉得如鱼得水,一会弄弄刀,一会舞舞剑,一会打趟拳,她什么都想沾一手,什么都感兴趣。生活好似一支欢快的曲子,她一天到晚都沉醉在这美妙的旋律中。

奇怪的是,进队一个多月了,曾教练还没给她确定主攻方向,只是由她刀、枪、棍、棒,拳随意舞弄。

过了两天,曾教练把秋萍叫去谈话。路上,小秋萍欢快地想:教练会让我主攻什么呢?是迅猛多变、舒展大方的长拳,还是潇洒飘逸的单剑?。。。带着种种美好的猜测,她来到教练面前。万万没想到,曾教练告诉说,准备让她主攻太极拳!秋萍大吃一惊,脱口而出,太极拳?那是老太婆学的。确实,在秋萍的印象里,太极拳只是公园里那些老妈妈闲来无事时打打的。当年在学校里,小伙伴们常模仿太极拳动作来揶揄人,如今要是让她们知道自己去学太极拳,还不知该怎么被她们取笑呢。

是的,太极拳运动作为中华武苑中的一枝奇葩,不容易为青年所理解。不过,作为当年北京体院几位武术研究生之一的曾教练,曾跟随我国著名武术家张文广教授习武多年,并得到太极名家李天骥的精心指导。他深知太极拳法的奥秘,并决心将这门艺术传给年轻人,使之弘扬光大,为中华武术增辉。秋萍外形娟秀,性格恬静,动作轻柔舒展,是太极运动的理想选材。于是,他耐心地对面前这位闹情绪的姑娘作着解释。秋萍是位懂事的姑娘,很快就想通了。

谁知刚过了一个月,秋萍又来找教练,说不想学了。这又是怎么回事?秋萍嘴里没说,但曾教练心里却明白这是为什么。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