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周长春神功脱囹圄(下)

一句话,刺到了周长春的伤心处,不由的打个唉声,讲述了三年前的一桩往事。。。

周长春家斜对门,住着一位老实巴脚的瓜把式,名叫马忠厚。周、马两家因是邻居,世代和睦。马忠厚没有儿子,只有三个闺女,二丫头叫马二香,年幼周长春一岁;聪明美丽,人称“一枝花”。二人从小青梅竹马,一块玩耍,很是要好。二人渐渐长大了,男女之间的事,已有了些朦胧。周长春每次从寨子刘家回来,总要来看望二香。二香呢,每次去寨子镇赶集,都要偷偷地跑到刘家去看望她的长春哥。爱情的种子在一对青年男女间萌芽生长。

周、马两家老人自然心中有数,觉得二人是天生一对,地配一双,彼此一块住着,相互也有个照应,特别是马家,  自无儿立继传后,找个本村姑爷再合适不过了。渐渐地,两家老人就默许了这桩亲事。

正当这对爱男恋女即将收获爱情的果实时,不料祸从天降,马家与邻村王家为争地边之事打起起了官司,马忠厚被人打伤,弄了个倾家荡产!

且说大马家邻村有个王古川庄,两村相隔不远,连洼种地。马忠厚的瓜园子与王古川大财主王二罗锅的地紧挨。王二罗锅为富不仁,贪得无厌,每年耕地,总要往马家这边侵地边子。一年侵一点儿,几年后竟然侵过一犁多!马忠厚一忍再忍,这回他可不干了。他总共就那么点儿地,地是他的命根子啊!于是就和王二罗锅争执起来。王家财大气粗,又是当地一大户,何曾把一个种瓜的放在眼里?于是吩咐家奴,狠狠地揍了马忠厚一顿,然后又吩咐长工,索性把马家的瓜园地又侵过两犁多!

马忠厚被打伤了腿,地又被侵了过去,这口恶气怎能咽得下!二香是个烈性女子,套上大车拉着父亲来县衙告状。那年头,衙门口朝南开,银子就是理;就是法。王家有的是银钱,县衙里一送,果然是打人白打,侵地白侵,马忠厚竟闹了个“恶语伤人,理该惩戒”的判决。

奇冤大辱!马忠厚从县衙回来,痛不欲生。赶巧,周长春从寨子镇回家,听说这件事后,简直气炸了肺!二话没说,便去找王二罗锅评理。王二罗锅眼角里都不夹他这个毛孩子,问他是“漫天响炮,是哪个山上震下来的野种”,这可把周长春激火了,一巴掌拍下去,竟把王二罗锅打了个骨折肋断!  周长春由此闯下了大祸,被县衙提去治罪,令其赔偿100 两银子的损失费。

官府向潘灭杨,欺负穷人,这分明是往绝路上逼人!马、周两家走投无路,哭天不应,叫地不灵。这时有人给马家出了个主意、去疏通一个至关紧要的关节,或许能行。眼下别无它路,有条地缝也得钻!  马二香此时也豁出去了,当即便与父亲去了大安家村。

原来,马忠厚与大安家村安姓是姑表兄弟,  当今西太后的宠监安德海原籍就是此村。他的父亲叫安邦泰,因家贫从十几岁就去了青县汤庄给人扛活,  后来就在汤庄安了家。安邦泰在老家大安家还有个堂弟,名叫安明堂,此人正是马忠厚要找的亲戚。

安明堂闻听述说,义愤填膺,觉得王家实在欺人太甚,官府着实断案不公,答应即刻去青县找安邦泰相助。

从大安家到青县汤庄,足有200里,马忠厚腿被打伤,行动不便,如何去得了!  马二香大辫子一甩说:“爹爹不用去了,这事我办了!”便与表叔一道,一人一匹毛驴,上了路。两天后,二人到了青县。安邦泰果然不忘兄弟之情,答应帮这个忙。当即三人又一同去了北京。

这件事对安德海来说,简直如同吐口唾沫一样容易。不过安德海提了个条件:他见二香聪明貌美,有胆有识,心生邪念,提出了要娶马二香为妻。  

真是晴天响霹雳!太监娶妻,天下笑话,这不明明是坑人吗?可他就是要这么做!二香闻听,脑袋“嗡”一下子炸了,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实在是作了大难!答应吧,对不起从小一块长大的长春哥,更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不答应吧,自己不避生死,为什么来的?自家的仇,长春哥的恨,就不能平伸。。。思前想后,最后一咬牙,答应了安德海的刻损条件。

安德海十分高兴,即刻去办。果然这家伙手眼通天,几天后,  西太后的懿旨批到了直隶衙门。总督李鸿章接旨不敢怠慢,立刻亲自审理此案:判王二罗锅赔偿马家医药费500两银子,地50亩;周长春见义勇为,无罪释放;王二罗锅自食其果,伤残活该。。。

周长春出狱后,  当他得知这一切都是二香用自身换来的时,感慨万端!他能理解二香的苦衷,但实在觉得安德海乘人之危,混帐可恶!

不久,二香被娶到安府,当上了大奶奶。二香不忘旧情,在安德海招聘护府镖师时;推荐了她日思夜想的长春哥…

周长春一口气讲完了这段往事,不料丁宝祯一拍惊堂木道:“尽是胡说八道!你是成心为罪犯马大奶奶开脱。

此时周长春显得十分平静,他并不争辩:“丁大人,小人说的句句是实,信不信由你!”

周长春重又被押回了监牢。他从丁宝祯的表情看出,马二香这回也是难逃活命。怎么办?难道说就这样等死?自己一直爱着的二香就要被斩首济南?不行!他想到了逃命,想到了打救二香,悄悄地做起了准备。

就在这天夜里,周长春施展神功,首先除掉了自己的手铐脚镣,然后再显神功,  掏开了狱墙——这一切狱卒竟然都没发现!

且说周长春钻出牢狱后,  四处寻找监押马二香的号子。他哪里知道,马二香作为重犯,  已被关在地下室里。周长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女囚号子,  隔着牢门喊起“二香‘’来。里面没有动静,喊声却惊动了守夜的狱卒。一声大喊,  紧跟着便是鸣锣报警。狱卒们听到报警,个个提刀拿枪,  呐喊着跑了出来。情况万分危急!眼下要救二香已经不可能了,  周长春跺足大叫一声:“二香,我对不起你!只好自顾逃命去了…

丈高的狱墙,对身怀绝技的周长春来说,  实在不在话下,狱卒们纵有百人,  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翻墙而去…

数天后,  周长春逃回了老家。不久,  传来了安德海、马二香还有数名随从被杀济南的消息。周长春感慨万千,暗自庆幸这身功夫救了命。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