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气功治癌与公园疗效(二)

谷报国骗取钱财的手法也十分巧妙。1989年4月下旬。一天清晨,谷报国在郑州劳动公园的草坪上,对前来学习气功的人说:“我将来要买扩音器、录音机、照像机,用于记录练功情况,可是我没有钱,请大家帮忙,两角不嫌少,两元不嫌多。”不一会儿,人们纷纷将钱扔到他跟前。

有记者曾在郑州人民公园目睹了谷报国向病人要锦旗、要佛像的场景。当时,有些人给他送瓷佛像、茶具,还有人给他送烟、酒、点心等。但几个月后,谷报国又将所收。  的佛像及茶具等以每个20元左右的价格卖出,并称:“经我发过气的佛像能治疗百病。”有记者在一位气功爱好者家中看到一把普通的电镀椅,说是谷报国坐过的,坐它可以治疗癌症,而每把椅子的价格竞高达150元。一位目击者说,谷报国曾在一个清早就卖了十几把。1989年郑州劳动公园举办月季花展,谷报国趁清晨无人时摘了一些月季花,说经他发过功的花能治百病,遂以每朵两角、五角不等的价格卖给练功者。有人拿出5元钱或10元钱买花时,谷报国不找钱,并说:“找钱心就不诚了。

最可怕的是谷报国的“饥饿疗法”。无论是癌症患者还是其它慢性病人,若求到谷报国教功治病时,  他便会让你“避食”。所谓“避食”,即不许吃饭,只能喝刷锅水或自来水。他说“避食”就是通过饥饿将癌细胞“杀死”。“避食”期间不允许服药;打针或接受其它治疗,然而,许多患者“避食”后病情恶化,甚至死亡。 

某无线电总厂马某的丈夫安昌合1987年患直肠癌,谷报国向马保证,安只要练功3个月就能痊愈。安昌合练功后,谷报国不让他再去医院治疗,结果不到3个月安就死了。类似事件还有许多。1989年,《北京日报》、《新民晚报》等报刊曾先后揭露了谷报国以传授气功骗人,用“避食功法”致死人命的事例。

1989年7月,谷报国大摇大摆地来到北京,到处搞什么“带功讲课”,声称能治疗各种疑难病症(包括癌症与艾滋病),而有些新闻单位不问其效果究竟如何,便走笔飞文,吹捧“山泉公”。“山泉公”一时成了令人瞩目的人物,前去诊治者络绎不绝。他来京3个月,使3条人命丧生,其中有一位是19岁的少女。此外,还有一些人因练谷报国的“自然功”,患了不同程度的精神分裂症。

类似谷报国采取愚弄病人,骗取钱财的手段使患者上当受骗者不在少数。就是那些多少有些真本事的“气功大师,由于是打着“科学传播气功”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因而也就更具有欺骗性。

尽管如此,气功治癌的功效不容忽视。柯岩的报告文学《癌症=死亡》中介绍的“癌症明星”高文彬,至今不仅健康愉快地生存着,而且经常为许许多多的癌症病友忘我地操劳着,为人类探索征服癌症的有效途径默默地奉献着,应广大癌症患者及其亲友的要求写成的,并于1988年10月出版的《癌症患者话抗癌》一书,就是他在这方面取得的一项重要成果。

高文彬原在海军政治部文化部工作,1976年患晚期肺癌而入院治疗。他在不能手术切除癌瘤的情况下,作了一个疗程的放疗和一个疗程的化疗之后,没用什么名贵药品,也没吃什么高级营养品,坚持服中药,坚持练气功。他不论是在职期间还是离休之后,不管平日假日,天气冷暖,刮风下雨,十几年如一日,天天习练,从不懈怠。人们可以从他的意志、毅力和修养的体现中,受到启迪,得到教益。

著名作家柯岩1981年流年不利,曾被疑为癌症患者而入院治疗。排除“嫌疑”后,她仍来北京紫竹院学练郭林新气功。当时辅导过她练功的“癌症明星”于大元,也曾辅导过我妻子练功。他所辅导的“癌症班”成员,即如他和高文彬一样,均是被死神“判处死刑”的人。伯原是部队的一名文艺战士,患肠癌后,在治疗的同时,他坚持练郭林新气功,至今不仅健康愉快地生活着,而且由于他经常向癌症病友们热心地传授功法,受到大家的爱戴和尊敬。1990年4月,于大元还应邀出国讲学和传授功法。在前不久成立的中国抗癌协会癌症康复会中,高文彬和于大元还分别担任了主任委员和副主任委员。 

1989年夏初,我陪妻子到北京地坛公园学练郭林新气功时,还结识了一对“夫妻癌症明星一郭成沛和陈雅梅。今年29岁的郭成沛,6年前是被医生宣布为“只有3个月生命”的肺癌患者,癌淋巴转移,不能讲话,呼吸都十分困难。后在接受中西医治疗的同时,学练郭林新气功而重获健康,并担任了地坛公园郭林新气功辅导站副站长之职。与郭成沛同在气功辅导站担任教练工作的妻子——今年26岁的陈雅梅原是郭成沛的学生,她21岁时得了胸腺癌,癌在短期内向骨转移,化疗已对她不能奏效,但她在接受中西医治疗的同时,和郭成沛一起练功3年,成为相亲相爱的伴侣。1989年5月6日,郭成沛和陈雅梅在北京“八一”湖畔苍翠的树林中,在“老癌婚礼”的大红横幅下举行了一个奇特的婚礼。他们之所以能重获健康,关键在于他们始终没有丧失生活的信心。郭成沛锐:“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死。”陈雅梅也说:“我练气功,是为了多一条生路可走。”当时,《北京晚报》、《武术健身》等许多报刊都热情地报道了这对“夫妻癌症明星”的动人事迹,鼓舞了众多的癌症患者。其中包括我的妻子。  

但是,妻子生性爱急躁,虽说学练气功以来好多了,可是,当她觉察到自己的病情好转甚微,仍不时常急躁。有一段时间,她除了夜间练功之外,每天凌晨三四点钟就爬起来到大街上去练功(公园里没有灯,街上有路灯),我也只好爬起来陪她练功,待天色大亮后,她再转到公园里去练功。

妻子练功极为认真;不论冬夏,还是风霜雨雪天气,都要坚持练功。因而,她的精神状态极好,加之她天生乐观,性情活泼,不了解情况的人乍一接触她,听说她是癌症患者,都是很惊讶地说:“怎么可能?看你的气色,看你的精神劲儿。。。”

有一次,妻子有些急躁了,问郭成沛:“我这样认真练,怎么没有多大效果呢?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绝招。。。郭成沛严肃认真地说:“没有什么绝招儿,就是为了活命,要坚持认真练功。。。”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