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气功治癌与公园疗效(三)

虽说此后妻子的心绪平静了一段时间,但仍免不了犯急躁情绪,这就导致了她要去北京海军某医院气功门诊部求医,以求病体速愈。然而,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妻子在接受气功外气治疗的后一阶段所遗留下的部分练功日记,即是很好的明证。 

1989年9月5日

早上走了(指练功)郭林新气功的自然行功和特快功,  入静不理想。。。在医院进行外气治疗,  发功后自我感觉不错,  主要是身体下部分动,  到后来大喊数声,  呼出浊气收功。下午一点左右,白带有血丝,小腹较痛,但不发涨,前几日经常大便带血,并伴有腹痛,  吃中药两剂后,腹痛减轻。

1989年9月7日

今日外气治疗后,发功较厉害,不断地给丹田充气(指意念运气),不断地大喊。收功后觉得很舒服,自我感觉原来不通的部位(主要是直肠部)都通了。午后,便稀(指大便),便后觉得从没有过的畅快感,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这是得病以来从未有过的舒服,好像肚子也小了一圈。气功师说,这就是你治病的捷径,  发功越大,  治病越快。

1989年9月9日 

星期五、六这两天没到医院去,自己在家练功。这两天未觉肠子怎么堵,  只是经常串气,排气后就好些了。  自己练功,  马上就发功了,但由于条件的限制(指家中练功场地小)不能发得太好,特别是今天,感到腹部特别不舒服,  哭后(练功时无意识的大哭),刘绷帮助收功。午后一直涨肚,  不知是消化不好,还是练功练得不好?

1989年9月12日

今天在医院做预备功后,  当做到第三节时,  我忽然看到眼前的气功师全身在发光,  中间是白色的,周围是由白到红,  由浅到深,  非常清楚,睁开眼睛后,就恢复了原样。过后,这一现象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觉得兴奋,  心情愉快(气功师曾说她有悟性,接功快, 不仅有希望治愈自己的病,还能诱发特异功能,  给别人治病。  闭眼练功能看见气功师这些“德高功深”的人身上所发的光,  就是开了“天目”,练功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1989年9月13日

今天预备功刚开始又看到(指闭目看到)前面的气功师全身是一个发光体,  全是白色的。她一开始讲话,光就不见了。通过向气功师 请教,她认为第一是由于我是敏感体质;二是我的天目穴有些开了,能看到她的光的人不止我一个,  以前也有很多人看到她头上、身上有光,这说明她本身的功力比较大。

1989年9月14日

今天我感觉治病到了一个新阶段,  又往下走了一节(自我感觉病灶外排),上腹部没什么感觉。下腹部,特别是后边尾骨部分觉到很疼痛,发功后,  喊出来的声音似乎是从病灶处发出来的,主要是从下边和后边,所以喊声特别尖。

这几天大便潜血较多,特别是今天,没有多少大便, 几乎都是黑红色的血,便出后,肠子好受多了。

1989年9月15日

。。。今天腹痛减轻,  右肋部有些疼痛。

1989年10月5日

。。。自从前几天使血后,这几天经常感到右侧下腹疼痛,  像是谁揪着一样。。。

虽然妻子用气功外气治疗失败了,但她并未对气功失去信心,即使在病重期间,只要能挣扎起来,她就坚持练郭林新气功。只是用惨痛的代价换来了一个教训:气功外气并非是治病的“捷径”;“发功越大,治病越快‘’的说法纯属欺人之谈。也许一些气功师本人并未意识到这一点。

气功外气治病的机理至今未明。因此,带有很大的盲目性。妻子曾就医的北京某医院气功门诊部对于是否收治经过化疗、放疗的患者持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即说明这点。1989年8月,妻子就医的那个时期,气功门诊部不收治经过放疗的患者,理由是:放疗部位被“烤焦了”,“气”无过通过,难以形成‘小周天,故疗效甚微。1990年初,我到气功门诊部办事,亲见有癌症患者来求医,医生先问经过放疗、化疗没有?如已经放疗、化疗,则拒绝收治。

外气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上海气功研究所所长柴剑宇最近明确指出,外气实验大多经不起推敲。他说,近几年报刊上登载了不少被称为成功的外气实验结果,其中有些是牌子响、地位高的高等学府或科研机构搞的。但细看论文,往往可找到一些经不起推敲的地方。我所(指上海气功研究所)也做了不少外气实验、生化免疫方面包括外气对淋巴细胞、肿瘤细胞、免疫细胞、种子发芽影响的测试;物理方面包括红外、磁场、次声、微波、辐射、液晶等影响的测试,这些实验结果有的没有变化,有的有些变化,但我们均未报道。因为可重复的实验太少,这说明有些实验结果有较大的偶然性。柴剑宇认为,要解决外气的本质是什么的问题,必须从实验研究上取得突破,否则,一系列的问题无法解释己鉴于当前很多声称已经成功的外气实验验证太少,甚至无人鉴定,以至造成学术界认识上的混乱,他建议国家有关部门下决心在全国建立三四个外气实中心,同时进行平行实验和重复安验,从技术上严格把关。

气功能否治病?曾来中国访问、对气功进行研究的哈佛大学医学院副教授本森说,气功可能有医疗效果对但这不一定与气“有什么关系。有许多病痛,人体放松和代谢减少都可以产生良好的反应。 

1990年7月19日,《健康报》也刊登了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对气功郑重申明的态度,他提倡用科学的、严格的方法研究气功现象。他不赞成在没有进行大量的科学实验的情 况下,随意对气功现象加以解释。他认为,气功治疗某些慢性病是有效的,但气功不是万能的。他反对少数人借气功之名,行骗钱之实,更反对借气功搞封建迷信活动。

在1990年7月召开的全国医学气功学术交流会上,浙江省医学气功研究会副理事长刘元亮说,当前普遍存在着以假乱真的“公园疗效”问题。很多公园里的气功班教功一个月,就让学员“好了的举手”,大家一响应,于是“治愈率”、“有效率”就出来了。刘元亮说,我曾调查过50个病例,他们除进行气功治疗外,每人都有四五本不同医院的病历;同时进行多种治疗,即使真的“好了”,又怎能全归功于气功呢?“公园疗效”迷惑了很多群众,也使气功的作用被片面夸大了。

为此,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于19 89年11月18日颁发了《关于加强气功医疗管理的若干规定(试行)》,明确指出:一切非医疗卫生单位不得擅自开展气功医疗活动。运用‘发放外气’治病者,除取得医师、医士资格外,还要向当地地(市)以上中医药、卫生行政部门申请,其申请治疗的病种,由地(市)以上医疗单位进行同病种临床验证,在完整的病历基础上,经专家确认有效,方可领取《气功医疗许可证》,并严格按指定病种营业。此后,各地陆续开始加强气功医疗管理。

1990年7月1日,《健康报》报道了“张宏堡‘气功医疗门诊’被停办”的消息。有一本宣扬张宏堡的、名为《大气功师出山》的书称张宏堡为“国际气功家”,说“作为一代宗师横空出山、风靡环宇”的张宏堡“是一个奇迹”,“在中国,至少有600万人师承张宏堡”。而这位“神人”,却是在非法行医!北京市中医管理局有关方面负责人指出:没有任何卫生技术职称的张宏堡组织的“北京国际气功服务有限公司”,既没有向北京市丰台区卫生局申报,也未向北京市中医管理局和北京市卫生行政部门申报,自行对外开设门诊,利用中华养生益智功“搞气功医疗活动,  自订收费标准,是一种非法的行医活动。

19 90年7月29日,《新民晚报》也报道了“上海加强气功管理“的消息。上海市健身气功管理办公室规定:凡在上海从事气功活动的团体和个人,都必须向区、县体委办理登记手续,经健身气功管理办公室审核批准发证后才能进行活动,气功师也必须申请取得相应职称,才能教授气功;有关健身气功的广告招贴也必须取得管理办公室同意,才能刊登。并公布了监督电话号码,欢迎广大市民对利用气功大搞迷信、诈骗钱财的人和事进行举报和揭发。

尽管如此,但要人们不再受到“公园疗效”的迷惑,就需要人们能对气功有个再认识。

为此,我曾在1990第4期《武术健身》杂志以“什么是气功”为题,撰文指出:气功是一种生活方式。许多疾病,尤其是癌症等“绝症”,多因不良的生活方式所致。治疗疾病,仍然需要一种良好的生活方式。因此,我认为,气功应以注重养生之道,养练结合,有病治病,无病强身为本,尤应通过练习气功注重增强健身意识,将气功锻炼融入整个生活当中。即立足于自我调节身心平衡。要慎用外气治疗。尤其是癌症等“绝症”患者,更应慎重选用功法。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