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京城武教官——韩建中(上)

金钟

早春, 柳梢初染,梅花才开,我穿过京城繁华的西单人街,向西沿着一条长长的胡同走去,便到了当年传诵的.“沱南侠“韩其昌的住地。此行不是访问这位可敬的老人,  而是采访其子、  梅花桩传人韩建中。

47岁的韩建中已任中国人民警官大学教研室主任,  武艺高强,培养的学生已在保卫岗位上大显神通,  有许多生动而有趣的故事,很吸引人。但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年武术骨干更有典型意义。老一代拳师有的已离世,有的已力个从心,  不能准确表达自己的动作和意思,  所以中年武术工作者肩负着重任。  这就是激起我采访韩建中的原因。

韩建中的家在-—个破旧而狭小的四合院内,  门口的一间正在翻建, 尘土飞扬、走进他的房间、抬头一看满墙是锦旗,  上面是武术之家,  名扬四海等赞语,墙角摆放着刀、枪、戟、和镜耙等;泉上放着各类武术书籍,东西占据了房子的大半。作为一个武术世家至今还居住在这样狭小的天地、不可理解,我们的谈话便从此开始。

德高于艺    拳大于利

习武之人崇尚武德,但梅花桩更为典型,这个门派不以贵,富,贫,寒;  职位高低看人,只要是热爱它,便是一家人  他们之间互相资助,不分你我,绝不允许见利忘义,不许做损人利己之事,  韩建中说,  许多门派之规,使我们在享受方面低于别人,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他说:“父亲将自己的钱财都接济别人,从未攒下钱,  弟子有的成为专家,  学者,  有的海外经商,  可是老人还是—生贫寒。韩建中原本在第一机床厂下属的一个工厂当销售科长,开始不露声色,谁都不知他会武。一次一个小伙子来厂闹事,手持砖头追打人,韩建中挺身上前,只施小术就擒服了他,此事一传十,十传百,在全厂传开了。于是青年工人纷纷前来拜师学艺,  他培养的人不仅全北京出名,有两名还在全国夺魁。 1 983年,  韩建中被评为全国优秀辅导员  。消息不胫而走,  中国人民警官大学领导得知后登门求贤,不巧,  工厂正准备提拔他,还要调资、分房;  一边是用中华武术培养祖国卫士;一边是个人生活可得到解决。天平向哪边倾斜!。一家三代在狭小的房子里己经苦了几下年, 夏天炎热,  冬天透风,春秋进土其艰难已尝够了、眼看熬到头,分房有望时,又把自已推到十字路口,祖孙三代六口人住着两间房急需改善!  老人急需照顾!练武急需用房!  资料要增放柜子……韩建中越想,越往工厂这边倾斜,  同时也不愿离开朝夕相处的师史弟;他心里矛盾得很、说实活,北京的住房已经到金小换时候了,  为了一间房,一平方米有时争得头破血流、现在有这个机会为什么要错过呢?韩建中拿不定主意 ,他要听听父亲的意见,93岁高龄的韩其昌,  脑子一直清楚,  且看得远。他说:”建中啊,  三十年代时候,我成立过  “健族国术研究社,想为强健中华民族做点事情,  人们叫我 沱南侠,可俠能有多人本事!还是共产党好,除外忧、  定内乱建产新中国,  领导人民走向幸福路,  中华民族真正出入头地啦!  要先国后家啊!“,  老人的话加重了警官大学求贤的砝码,使韩建中又—次受到父亲高尚武德的熏陶,他决定放弃房子,应聘去上任。失去宽敞的房。然而可换来桃李芬芳,  辩证法在韩建中的脑子里 把武术和私利处理得一清 二楚 ,武术的意义在这一刻也显得更为伟大。

韩建中听过许多有关父亲仗义的故事,其中一个最使其难忘,那是父亲青年时代,一次庄内一辆满载麦子的铁轮板车陷到泥沟里,找不到一点砖石垫路。此刻正好父亲从这里路过,他毫不犹豫把袖子一捋,爬在地下将胳膊伸向车轮,从而让车轮碾过,麦车驶出泥塘。当时此事轰动全村,铁胳膊韩其昌便传开了。这个故事变成了儿子韩建中行动的准绳,每当别人需要帮助时,父亲的影子便出现在眼前。前年8月,吉林省两个小孩去河南少林寺学武后,特来北京拜他为师,然而孩子不慎丢失了钱包,钱粮两空,就在孩子最困难的时候,韩建中从自己微薄工资中节省下来的钱和粮票送到两个小孩手上。孩子们的眼里闪出了泪花,韩建中一边安慰受惊吓的小孩,一边告诉说:“处处都有好拳师,想学武艺并不难,  在家里照样可成才。”

韩建中对于拜师习武的学员更是关怀备至,  许多人把他的家当作自已的家,每逢星期天,“无家可归”的外籍武警战士都到这里休息,补充“营养”。一些家在京郊农村的贫困户也在其帮助下盖起了房。韩建中说,京西有一个习武的农民,  由于没有房住,他就蹬三轮车带着一帮师兄弟捡砖头盖房。  当时好热闹:  锯的锯,  刨的刨,垒墙的垒墙,很快就盖好厂房。

我说,别人都盖了新房,  可是你们还挤住在小平房里:  他笑了笑:  这都是我们梅花桩的传统,梅花对雪开,俏也不争春“好,比喻深刻! 

武艺显威  惩凶保安

在采访中,  讲得较多的还是打斗的故事。  韩建中说:  武术,顾名思义、是“武”,也就是打斗,技击:“术”应为打斗的方法和技巧。那种花拳绣腿是不足取的。我个人认为要把技击放在第一位,其次才是健身,无论从竞技体育和实效上都应是这样。

进而他介绍了实战中所起的作用。韩建中讲了三个故事,我觉得很能说明其观点的正确。

故事一:  夺刀抢棍:这是一起光天化日下持刀报复的案件。持刀者、要杀害的是曾在花前月下的恋人。他手中举起的刀是特意请钳工在砂轮上磨过的,一道道寒光吓人。这个小伙子要杀害女友的原因是,自已的钱被对方骗走, 而这个恋人早巳与别人勾搭,怒火燃起,便举刀逼近昔日的女友并扬言谁管此事,也一同结果。他双目怒视,象是在喷火。失去理智榴的人,如一只激怒的野兽,不顾一切地冲撞;一场血肉飞溅的悲剧眼前就要发生,后果不堪设想  邻里远远地躲着,有的掩门窥视,  有的把孩子关在屋里。韩建中闻讯赶来,  几个跨步冲向前。他来不急考虑后果,  更未想对手是一个被激怒的亡命徒,但他确信父亲给予的武艺足以对付眼前的行凶者。他有胆量、有力量去制服这一场一触即发的灾难。亡命徒已发现走上前的韩廷中,他象野兽一样嚎叫:“你要管闲事,杀了你!”随即将雪亮的刀口对着韩建中。如果被其砍上头部,当时就得倒下;  砍着身体其它部位,不死也得致残。一个手举凶器,一个赤手空拳,双方都无后援。韩建中采取先发制人的战术,用手掌朝其肘部一托,来了个铁拳震塔,对方的右手象触电,麻胀难忍,全身不由自主地摇晃,象一个醉汉。举刀的手失去握力,只听咔嚎一声,菜刀落地。韩建中一个闪身转到他的身后,右手一勾,象根套索勒住其脖子,使其无法挣脱,只好顺势倒下,韩建中把刀踢得很远以防卷土重来,再加害于人。果然,这个亡命徒喘息片刻后又翻身跃起,抄起旁边的一根木棍,向韩建中进攻。一场空手拳棍的搏斗又开始了。这不是比赛中那种经过演练双方配合默契的对练,而是死与生的搏斗。韩建中面向持棍行凶者,毫无惧色。他深信梅花桩足以对付这样的亡命徒。梅花桩打法多变,忽进忽退,忽上忽下,行东就西,致敌如坠雾海之中不能自辨。那上盘刁、拿、锁,带;中盘站,粘、推;托;  下盘踢勾,踩、挂等法,使身体每一个部分都可发挥作用,夺对手的一根木棍不过是小事一桩。韩建中用疾剪步迎上,呈虎势攻入,手起棍落,再次擒服行凶者。一场难以避免的流血悲剧,终被韩建中的梅花桩化尽。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