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对话成龙——一个传奇人物的心路历程(二)

这部影片对于展示我这方面的才能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现在已经有不少导演和我联系,一些我比较中意的更富戏剧性的合作项目正在商谈中。

现在,每个人都可以表演功夫片。但是,光会打斗还不够,你必须有好的剧本并要精心打造武打场景,因为人们对于武打片的欣赏品位和要求都与以前发生了变观众们慢慢地开始接受成龙身上的变化了。在《新警察故事)中,很多观众惊奇地发现我出演了这样一个戏剧性的角色,更加让他们惊奇的是,我为影片安排了那么多的特殊场景。如果我继续只是打打杀杀的话,观众们可能会忘记我具有的表演才能。

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你需要让观众感到惊奇的原因。人们对你有了一种想法后,如果你不留心有所突破的话,他们就一直会有这样的想法。我最初拍电影的时候,观众们试图将我置于“李小龙第二”的位置。通过我自身的努力打拼,他们对我成为“成龙第一”给予了认可。

记者:现在您已经50岁了,你是不是发现在表演动作片时比较困难呢?

成龙:当然,要比以前感到困难了些。我年轻一些的时候,我想怎么表演,想怎么尝试高难动作,都可以做成。我没有对这些动作的危险性考虑过多。现在,在演枪战剧时,我不得不考虑得多一些:角度怎样设计?我可以从10英尺高的地方跳下来吗?我的膝盖会怎么样?我先从6英尺高的地方试着跳下来,看我的双腿怎样站立在地面上。和以前相比,我必须更加注意动作的安全性。

如果我持续坐在一个地方时间太长的话,就要锻炼我的脚脖子。这是困难的,但我热爱功夫片,这份热爱促使我坚持锻炼身体。如果我不再拍更多的功夫片,我也就不会做更多的训练了。那时我就享受人生,看看电视。但是现在我仍然在拍功夫片。接受完你的采访,我要返回体育馆训练几个小时。功夫片让我永葆青春。

记者:您遵循哪种类型的训练方法呢?

成龙:目前,我的训练方法多种多样。这些方法和过去为达到锻炼形体和专项训练目的而制定的训练方法不同。现在,我做很多踢腿和拳头击打练习。我确实不需要专门训练力量;不需要一拳就把哪个人打倒在地。我专门训练动作的速度和时间。我也不太练习举重。我留意我的食物和饮料。跑跑步,背背台词。

记者:这么多年来,您演出了很多不同风格的角色,但很多人到现在也不知道您过去是学什么的,也不知道您的表演根基是什么。

成龙:我早年的京剧专业训练为翻筋斗、踢腿、操练兵器和武术姿势等打下了十分牢固的基础。但是,这些年来我还学习了很多其它派别的武术:空手道、太极拳、五禽戏、散打和西方的拳击。但我不是哪个派别的大师。如果你要求我完整地演练其中一个派别的套路,我想我做不到。我能打一点这种拳法,打一点那种套路—一这么多年就是表演这种像杂碎的“混合”拳法(笑)。

记者:近年来,香港版的武打动作开始在美国电影中流行起来。您认为他们懂得如何正确表演这些武打动作吗?

成龙:很高兴看到他们向我们学习,来做这些香港风格的武打动作,就我而言,他们运用这些武打动作似乎有些过滥了。我们确实需要具有威力的武打技巧,或者在结束打斗时才运用这些武打动作。我使足全身力量打中你一拳或踢中你一腿,你要做个夸张的反应,“砰地飞上天去,再从天上摔到地下,这时你已停止了呼吸。但在很多美国电影里,他们做这些夸张的武打动作,重重地摔在地下,接着,他们又爬起来,继续战斗。如果运用这些动作过多的话,就会失去应有的震撼力。

记者:成龙的特技团队不再由清一色的香港特技演员组成。大多数特技演员来自中国、韩国和澳大利亚对于近来香港缺少高水平武打演员和特技演员的现状,您是不是觉得很无奈?

成龙:整个香港电影业陷入低谷已经有段时间了。现在形势正逐渐向好的方向发展,但还没有恢复到过去曾有的辉煌。香港过去有很多高水平的特技演员,因为这个行业没有足够的工作可做,其中很多人都离开了。现在这个行业还没有真正形成一个新生代,似乎没人愿意接受专业训练而成为一名特技演员。

你到中国或韩国,甚至到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去,会发现那些地方学习技击和武术的人要比在香港地区学习这些技能的人多。看到这么少的香港人有时间、有热情去学习技击或者特技表演,我感到很难过。我们到哪里去寻找下一代的特技演员呢?在香港,我找不到他们,所以,我看中来自韩国、澳大利亚的演员,尤其是看中来自中国的演员。我的特技团队中的队员有80%来自中国,我想,在未来的日子里这个比例可能还要增加。

做一名特技演员非常辛苦。必须得学习很多东西—如何打斗,如何防御,如何表演等等。如果您是上名香港特技演员,我会要求你从窗户里跳出去,跳到窗下的地板上。你必须服从命令,你不能是一名光会踢腿的人。不像在澳大利亚,那里有许多特技演员精通一到两门特技。如果你在我的团队里,你必须会做各种特技表演。

记者:您曾多次谈到要开办一所成龙特技训练学校。

成龙:我确实正在考虑这件事。我想开办一所学校,教人们怎样成为一名训练有素多面手的特技演员和表演者。你需要学习怎样设计动作、怎样控制节奏、怎样作出反应和怎样表演。我过去是一个特技演员,后来成为一名演员,最后成为一名明星。元彪走的也是这样的成长道路。我们都是特技演员出身,之后,不断向高的方向发展。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在成长过程中学习了很多东西。我们始终注意观察,多听取意见,这些对于人的成长非常重要。

所以,我确实考虑在中国开办一所学校,讲授成为一名特技演员和特技协调员所需要的方方面面的内容。我想开办的学校将招收来自世界各地—中国、日本、美国、欧洲、任何地方的学生。

记者:最近,您拍摄了一部动作探险片《神话》,再次邀请斯坦利·汤加盟。您能告诉我们一些有关这部新片的内容吗

成龙:《八十天环游地球》是一部喜剧,接着,我拍了主题要相对严肃一些的《新警察故事)。所以,我一直考虑要拍摄一部风格不同的影片。在(神话》中,我扮演一名当代的考古学家,但是片中也有很多很久以前的场景,我扮演那个时代的一名将军。每当和斯坦利在一起工作时,我就感到充满信心。

记者:您对华语片《卧虎藏龙)、《英雄》取得的成功有何感想?您的一些影片从来没有像这些影片那样发行原声电影,您感到失落吗

成龙;我很高兴看到中国影片在国际影坛取得这样的成京就。当然,我还是想把《醉拳2)拍得更好一些。当今电影拉近了世界人民之间的距高。美国电影在世界范围内取得了成功。过去的几年中,韩国影片在香港非常流行,亚洲电影在美国和欧洲市场的票房收入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影片都制作得那么好。四年前,《卧虎藏龙》上映,不久前《英雄》开始在西方发行。我想,西方观众可能对这两部影片上映的间隔时间更感兴趣。如果他们发行这种类型的国语片太多的话,我想,人们会很快感到厌烦的。

记者:下一步您有什么打算?

成龙:我们正在酝酿拍摄《尖峰时刻3》。我确实欣赏《尖峰时刻》系列电影,我要围绕这些主题,制定计划时间表,并付诸实施。我们在等待克里斯塔克的加盟。克里斯塔克更关注剧本的质量和揉合各种电影元素的方法。

我在台湾拍了一部戏剧性的电影。明年,我计划和斯坦利一起,拍摄一部关于一名中国著名将军故事的历史剧。但是,我们先得拍摄完《神话》,在这部影片中,我要出演几个不同的角色。

另外,我还要打理我的其它生意:饭店、服装生产线和汽车配件。即使不拍影片,我也一直忙碌着。我不愿意无所事事(笑)。可能某一天我会松劲休息,放松身心,但不是现在。

赞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