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对话成龙——一个传奇人物的心路历程(一)

王晋长 编译

编者按:是武术成就了成龙,还是电影成就了成龙,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事实上,

成龙借助电影这一平台传播了“中国功夫”中国功夫”也许并不等同于“中华武术”,所以说成龙的“承传”并不到位,但即使是这样的承传,也让我们众多的武术工作者汗颜。

在弘扬中华武术的道路上,电影人为我们打了前站,那么,我们该做点什么呢。。。

成龙一举成名是自主演功夫片《蛇形刁手》、《醉拳》开始的。从那时起,他驰骋影坛20余年,始终人气旺盛,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他为传统功夫片带来了一种全新的武打风格。20世纪80年代中期,成龙虽然红遍整个亚洲,但在国际影坛中并未取得突破性成功;90年代后期,成龙在电影《红番区》中的出色表演,使《红番区》获得全美票房冠军,为他成功进军好莱坞铺平了道路。随后,他陆续拍摄的《尖峰时刻》《尖峰时刻2》、《龙旋风》等影片在世界范围内如潮好评;2004年,成龙以《新警察故事》主角和制片人的身份,满怀激情重返香港功夫片影坛。自该片上演后,高居亚洲票房之首,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接受专业传媒《黑带》的采访中,成龙回顾了他的过去、现在,并展望了他的未来。

记者:首先祝贺您的新片《新警察故事〉取得成功。过去几年,您一直在好莱坞拍片,为什么这次会返回香港拍片呢?

成龙:谢谢。事实上,我从来没有忽视香港和亚洲市场。我永远不会忘记,首先是香港观众接纳了我,随后是亚洲地区的观众们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在美国或国际市场真正认识我之前,我的电影和我本人在亚洲地区已经取得了很长时间的成功。

虽然现在我已经拍摄了很多好莱坞电影,但我依然不太习惯美国式的拍片方式(笑),特别是拍摄成龙作品的美国拍片方式。在我的美国电影中,即使是最成功的如《尖峰时刻》系列、《龙旋风》,它们也没有百分之百地体现出成龙风格。拍摄(龙旋风)的时候,我把剧本交给他们,提出了我的拍片构思。但是,他们为了迎合好莱坞或国际观众的口味,把我的好多构思改变了,他们从来不听我的建议。每当拍完一部美国电影,我会回到香港拍一部香港电影。我一直尝试让它们有些区别。拍完(尖峰时刻》后,我拍摄了《特务迷城〉、《我是谁》。在拍摄过程中,摄制组的每一个人都在不停地告诉我,现在我的电影已拥有了国际市场,因此应该尝试着拍出具有国际品位的影片。

我们的《红番区)不仅在亚洲地区得到观众们的普遍认可,在美国本土也大受欢迎,我们感到十分兴奋。但是,那只是机缘巧合的特例罢了。我们不能继续用拍摄《红番区)的方式去拍新片,为影片中的对话配音,对美国观众而言,他们并不欣赏有配音的电影。

我认为我的英语口语很棒。我认识的一些导演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但他们并不是英国人或美国人。一些中国的剧本作家在美国或英国学习了几年之后,便告诉所有人,“我了解美国,我理解美国文化。”不!他们没有充分理解美国文化和美国式的幽默感,他们真正能理解的还是中国的电影市场和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同样的道理,一些西方的电影剧本作家可以写一些有关香港和中国题材的作品,但反映出来的内容和现实情况却相差甚远。所以,必须为每个特定的电影市场寻找最好的电影剧本作家——编写美国电影剧本就找美国电影剧本作家,反之亦然。

记者:据说您在一些好莱坞影片中并没有表现出您的成龙本色。是这样吗?

成龙:我总是尝试着劝说美国的导演或电影制片人们——如果他们想要拍一部成龙电影,那么,就实实在在地拍一部成龙电影。现在,他们开始了解这一点了。他们习惯于约定俗成的电影拍摄进度和拍摄规则。好莱坞电影风格体现于侧重对话情景。我们花费5天时间拍摄一场对话场面,而拍摄一场武打场面却仅用两天时间。事实上,表演系列武打动作的难度要比表演两人对话情景的难度高得多,美国制片人和导演们却不了解这一点。我完全可以这样说:“谁在乎怎样拍戏呢?你们已经支付了我片酬,让我怎么拍,我就怎么拍。”但那样做不符合我的做事原则。我很在乎我的电影质量,想拍出一些高水平的电影来。

记者:成龙先生,由于您以自豪的心态全身心投入工作,所以,在职业生涯中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您总是花费时间精心打造电影精品,认为最好的电影质量应该是电影人努力追求的,这一点从《新警察故事》的票房收入得到了证实。

成龙:我想这是一个巧合。拍摄完《八十天环游地球》后,回到香港拍摄《新警察故事》。我返回香港是想帮助整个香港电影业。我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叫做JEC电影有限公司。我们公司拍摄了第一部电影《走进凤凰城》,然后开始拍摄另一部电影《海南鸡饭》。有一天,本尼·钱导演来到公司,说想拍一部警察题材的影片,交给我们一本电影剧本手稿。我了解了这个剧本的故事情节后,立刻想到该片的主角不应是别人,而应是我这个“超级警察”。在当时,影片的资金预算非常低,我们经过讨论认为这项投资会带来可观的收入。当然,最后的资金投入比当初的预算要高出许多。

进入实际拍摄,我始终在考虑该如何把这部片子拍得场面更大、质量更高。我不断地寻找最适合的拍摄场地。我决心让这部电影成为百分之百的香港电影,所以,我们决定不能到其他国家拍摄这个片子。后来,我们获准在香港会展中心拍摄电影的结束部分,我们决定把动作场面拍得更宏大一些,像当年拍摄《警察故事》那样,我们再次用双层巴士作为场景道具。但这一次不是我本人来阻止一辆载着几个坏小子的巴士,而是用一辆失控的满载乘客的巴士来进行拦截。

记者:观众对成龙电影的品质充满了信心。

成龙:尽管我有时候尝试着在原来的风格上做些突破,但仍然想为广大观众展现我成龙本色。拍电影就像赌博一样,你永远无法预知它能否在市场上走红。在《红番区》出片之前,我想它可能会在亚洲市场上取得成功,我当时没想到《红番区》会在美国和国际市场上引起轰动效应。(笑)即使是拍摄《尖峰时刻》,在影片上映前,我对观众们看完影片后会有何感受还是没有把握。结果我们成功了,《尖峰时刻》再次成了票房冠军。

记者:您在影片中呈现了令人震撼却极富戏剧性的表演。观众看到成龙身带伤痕从高空跳到地板上,在酒醉的状态下与对手过招依然威猛,对手根本打不倒成龙。在您的电影已经具有强大号召力的情况下,这样的表演安排是不是成为了一种时尚模式?

成龙:不,这是本尼·钱导演给我的原创剧本中的内容,同时,这也是我所喜欢的模式。很多观众期望电影一开始就看到壮观的武打场面,人们混乱厮杀,喊成一片。而我们的安排是,电影一开场我出演的角色醉倒街头,观众很清楚地看到这是一个借酒浇愁的醉汉。随后,我的“超级警察”办案组赶到增援,我神勇无比,呈现出成龙式的打斗场面,给人一种小小的悬念。

记者:导演本尼·钱在您演出角色的转型方面做得很好,他似乎想使您的戏路不断得到拓展。

成龙:我想,改变戏路只是个时间问题。我必须不断成熟。我要告诉观众们,我知道自己的年龄比较大了。这也是我喜欢这个电影剧本的原因之一。我不想扮演成一个年轻的警察,尽管我给观众们带来了快乐,还是应该扮演符合我实际年龄的角色。我要让大家看到,我还能上台表演。很多人只是把成龙想成是一个表演功夫片的小伙子。我想成为一名演员,而不仅仅是一名武打明星。我怎么能够继续打下去呢?我不是个年轻人了(笑),今年,我都50岁了。

赞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