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字门拳寻源归宗

莫朝迈

字门拳是在湖南、四川特别是在江西广为流传的拳术。它技法精奇,不用猛力,要求以柔克刚、以小制大、以弱胜强、以静制动、以曲压直,技击讲究消力,出手贵软而忌硬,贵圆转而忌散漫,其拳理与风格显然别具特色。至于字门拳到底是属于外家拳,还是内家拳,笔者认为,先不宜急于下结论,还是平心静气具体分析研究一番再说。

字门拳秘传古谱《袖珍十八法》中有这样一段记载:“手法之技,少林为外家,武当张三丰为内家。自三丰之后,有关中人,王其姓、宗其名者,得此技而传之。温州陈州同,是人者,系前明嘉靖间人,次令内家之传,盛于浙东之王来咸,字征南,而其人,即本朝顺治时人,以此道最著,盖斯人雨窗无事,论李超之始末,因识于征南之徒,有僧耳、僧尾者,皆僧。绣谷余先生字克让者,受业于僧耳。”从这段记载可以看出,字门拳中兴之祖余克让是僧耳的弟子。而僧耳之名,又见载于《三丰全集·第1卷》:“征南之徒有僧耳、僧尾,皆僧也”及《王征南墓志铭》:“继槎传柴元明、姚石门、僧耳、僧尾。”虽然两者说法有异,但僧耳系内家拳师却无疑问。根据余克让与僧耳的师徒关系来分析,又可断定:余克让的字门拳是一脉相承于僧耳的内家拳的,字门拳溯本穷源,其渊源就是内家拳。

为进一步探究和证实字门拳与内家拳的密切关系,我们再查阅一下1933年由上海作者书社发行的《字门正宗》。该书为可修禅师秘传,江西铅山武师胡遗生编著,分上下两卷。上卷包括“总论”、“出手珍决”、“十八字理快”、“七言歌诀”、“立步定式”“分拆七言歌决”、“八字谱”、“十字谱”、“十八字手法图注”和“下盘八扇歌决”。下卷包括“持志”、“保精”、“养气”、“存神”、“取经”、“出手”、“固椿”、“消力”、“练劲”、“轻身”、“致用”、“静坐”。该书第一次披露了字门拳之秘。对字门拳的拳法、拳理和练功要诀,都作了准确的论述,且图文并茂,极富研究价值,为研究字门拳提供了可靠的资料。但是,值得特别提出来的是,该书的“十八字理决”、“总论”、“十八字手法图注”、“分拆七言歌决”的内容,竟与江苏扬州武术家金一明编著、中华书局1931年出版的《武当拳术秘诀》中的第七篇“练手之法”、第八篇“字决全解”、第九篇“字决分解”、第十一篇“拳术打法”的内容完全相同或基本相同(举例见附后)。这决不可能是偶然的巧合;又因为胡遗生的著作乃可修禅师秘传,自成一个完整的系统,且有详细的图注,还经中央国术馆众多专家审定,因而也不存在胡遗生抄袭自金一明的可能性;再者,从拳种历史来看,字门拳显然晚于内家拳。因此之故,笔者的结论是:字门拳与内家拳在历史上曾有过很密切的联系。具体地说,即字门拳在其自身的发展历程中,曾从内家拳的技法和拳论中汲取了大量的精华和营养,从而在拳术要领、技击风格等方面都表现出内家拳的运动特点。

一言以蔽之,字门拳发源于内家拳,又应归宗于内家拳中,而不能将其列为外家拳类。附:《字门正宗》之“分拆七言歌诀”

双手同起步逸移,左顾胸膛右抵其,手若拈时须用力,相拈急推莫待迟,内外两门上中下,跟彼随胸莫放离,外来上面伤耳顶,右手横挑左攻之。腰肋之处彼来伤,反手藏身左取中,擒拿任彼双单手,取其手筋自然松,披拦截砍手略归,两手上下一同追,我手忽然被砍落,本手复发急相推,捞足抢腿彼势凶,落身进步对胸冲,下地落膝捞抢者,双手推掇去无踪,内伤面目右急回,反手吐出任掌追,左手往下捺亦可,本手急推莫待迟,彼我同门亦取胸,双手横推可抢功,若还发出不多远,反手补出疾如风,披拦截砍双单擒,照外用法任施行,捞足抢腿皆同样,须要改手取内门,步法每出不换移,右足随手踏周围,十八手法通练熟,临时取用随所宜。

对比:《武当拳术秘决》之“拳术打法”

双手软举步轻移,左手顾胸右抵脐,手来粘彼体用力,才粘即吐莫待迟,内外两门中上下,跟彼随彼莫放离,外来上面伤耳项,右手横挑左攻脐,腰肋之处彼来攻,反手藏身左取中,擒捺任彼双单手,取其手腕自然松,披拦截砍吾手归,两手上下一同追,我手或被彼砍落,本手复发急相推,内伤面目右急回,反手吐出任掌槌,左手往下捺亦可,本手急推莫待迟,彼我同门共取胸,双手横推可抢功,若还发出不多远,反手补出疾如风,捞脚抢腿彼势凶,落身进步对胸冲,下地落膝捞抢者,双手推掇去无踪,倘被彼擒急落身,捺颈抠档跌更精,披拦截砍双单擒,照此打法任施行,捞脚抢腿皆同样,须要改手取内门,左膝一跪彼自解,不须换步更转移,右足随手逻周围,四肢筋劲宜沉紧,濡滞带浮永无成。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