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东西交融沿着现代体育竞赛的模式发展——吴彬谈武术走向世界的经过

王友唐

三、按奥林匹克精神制定的规则执法,武术才能健康推广

国际武术赛事越来越多,要想健康发展必须按奥林克规则执法。

吴彬谈武术走向世界

在国际赛事中,技委会委员大都有机会担任仲裁。在吴彬的心目中,仲裁工作是十分神圣的,每次伺职他都像监考一样专心地投入工作。因为他知道武术是中国主动向世界推广的项目,—开始必须严格按照奥运会的法则走,首先就是确保比赛是公平的。要想做到这一点,仲裁至关重要。比如,北京亚运会期间,仲裁委员会主任由德高望重的张文广老师担任,吴彬辅佐。当时爆出了中国台北教练“大闹天宫”的事件:日本女选手森田尚子尽管只是一名普通家庭妇女,却酷爱太极拳,天天刻苦训练太极拳,虚心向名师请教,进步很快,北京亚运会上脱颖而出,夺得了太极拳冠军,全场观众为她鼓掌祝贺。谁知中国台北队的一位教练对日本选手获得冠军大为不满,当场破口大骂,影响比赛的正常进行。张老师经验丰富,面对如此棘手的突发事件,镇定自若。他向中国台北队交涉:有意见可以通过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诉,但一定要按要求写出申诉报告,交纳申诉费,然后技委会根据申诉情况进行讨论,并放录相,审核申诉情况是否属实,但有一条规定:申诉内容只涉及本队队员比赛,裁判打分是否公正,不涉及其他队。仲裁委员会根据他们申诉的情况,进行研究,拿出意见,然后又向裁判长了解打分的根据,维持了“原判”,向中国台北领队讲明了其中的原由,同时指出该队教练的做法不合适,武术既比技术又比武德。最后这位领队接受了解释判分,他解释说,这位教练来自武馆,性情急躁,做了自我批评。

过去当学生时,吴彬从张老师身上学到了武功和武德,如今在赛场上张老师又一次给他树立了解决难题的榜样。从张老师身上他感受到裁判的公平执法是项目健康发展的保障。

1998年曼谷亚运会,吴彬当仲裁委员会主任,没想到类似事件再次重演。当时中国台北队已经获得了男子太极拳冠军,整个比赛一直进行得很顺利,谁也想不到后来在南拳比赛时,又是这位中国台北教练跑到看台上大吵大闹,原因是他的队员在南拳比赛中,没拿到冠军,只获得了3-4名。不知为什么,他只是闹,而不申诉,最后仲裁委员会果断地建议大会工作人员将他清除出场,平息了这次无理取闹,使比赛继续进行。是张老师教会了吴彬如何沉着冷静地应对突发事件的,后来他又找到中国台北国术协会副主席马行礼,交换意见,马也承认裁判是公平的,此君是将队内矛盾转嫁到裁判身上了,其作法有伤大雅。以吴彬为首的仲裁委员会当机立断解决问题,维护了自身的权威,让对方心服口服。

吴彬谈武术走向世界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曼谷亚运会,泰国是东道主。泰国武术协会的一位朋友,在亚运会开赛前,他将其子送到北京什刹海体校,同北京武术队一起训练半年,并托付给了吴彬。他直言不讳:“将来亚运会在泰国举行,我要有面子,好好培养我儿子,争取让他拿金牌。”吴彬教练,有丰富的选材、训练经验。他毫不客气地告诉这位朋友:“凭我多年的经验来看,你儿子无论从身材,还是从身体条件来看,这次都不具备夺取金牌的实力。其一、你小孩在1米75以上,个头较高,而武术运动员身材普遍要求偏低;其二、你儿子过去没什么基础,柔韧性差一些,不很适合练武术。体力可以通过训练提高,但爆发力则比较困难;其三、你儿子年过20,在武术运动员中已属大龄青年,因此夺取金牌的可能性很小,”“吴彬当面谈了自己的看法,让这位朋友从思想上有所准备。这位朋友毕竟行武出身,他根据吴彬的建议,让自己的儿子选择了南拳,因为它比长拳对柔韧性的要求低一些。他的儿子训练确实很刻苦,不逛街,话也不多,一心埋头训练。通过6个月的训练,技术明显有提高,但是离真正的高水平还有较大的差距。他望子成龙,期望值很高,赛前竟然给我国体育代表团的领导“做工作”,有一位领导曾问及吴彬,他的儿子能否获得金牌?回答是否定的。但这位朋友的儿子经过努力,场上表现已比初到什刹海时有大幅度飞跃,与新加坡、中国台北讹选手一起并列第三名,这已实属不易。然而他却极为不满,又不便发泄,便手执话筒,跑到看台上。台下正值中国选手与中国台北选手的散打比赛,第一局台北选手输了,第二局裁判叫停时,中国选手尤邦孟因戴着头盔没听见,已经出手的拳没收回来,正巧打在对手头上,台北选手顺势倒地;此外,台北选手还称,对方在比赛中踢了他的裆部;如果上述两项“罪名”成立,尤邦孟则应被判为犯规,与金牌、奖牌无缘。正在仲裁了解情况时,这位泰国朋友按捺不住了,用泰语大声喊话,吴彬不知他叽哩咕嘟嚷什么,后来现场的华侨告诉他,喊的是场上的裁判全是中国人,打分偏向。摆在吴彬面前的问题更棘手了,首多先要搞清楚尤邦孟的两个动作是否属于犯规,然后再向观众解释场裁判问题。

仲裁委员会分别向裁判长王玉龙、总裁判邱丕相了解情况,然后召开会议。经过分析,大家认为首先要通知大会医务组,对“受伤”运动员进行体验,核实受伤伤情况:同时控制医务室,担心有人搞鬼。过了一段时间,医务组组长通知仲裁,台北选手瞳孔正常,裆部没有发现红肿。这一结果证明,尤邦孟没有犯规。此时,吴彬收到一个匿名电话:“小心,有人捣鬼!”在情况查明之后,委会决定派老将马来西亚的叶青海与台北队交涉,此公岁数大,有威严,懂泰语,能讲英语和普通话,在新加坡和日本的委员协助之下完成了这一特殊使命。

台北的问题解决了,这位泰国朋友又登台“表演”,还在没完没了地嚷嚷,裁判不公,主裁、边裁全是中国人,因为下面的两名泰国选手要与中国运动员交锋,仲裁委员会为了使比赛顺利进行,又派叶老登场,他用英语解释:每场比赛开始之前都要向观众通报场上裁判的,国籍、等级,按规则参赛选手的国家,裁判都要回避,因为亚洲人不像欧美人是金发碧眼,而都是黑头发,黄面孔,长相相近,比如,担任海峡两岸选手比赛的主裁就是越南人。这样,蛊惑人心的煽动不攻自破。

吴彬谈武术走向世界

这些经历不仅让吴彬的眼界大大地开阔了,知道武术要想走向世界就要严格按着国际奥委会的规则推广,这样做才有前途。

这么多年推广武术的过程中,他知道了世界上有那么多人喜欢电国武术,也了解外国人学习中国武术的难点在何处,更亲眼目睹了武术的进步。比如,最初比赛分先用手写,然后再翻释,现在则是电脑操作,裁判更加公开,更加客观,更便于操作了,使武术裁判在场上执法进一步向量化指标进化。

作为国际武联技术官员,吴彬有许多机会在世界各地调研武术开展的情况,他看到世界上练传统武术的人最多,是练套路人数的几十倍,而练套路的又是练散打人数的几十倍。前不久,他赴美国考察。在佛罗里达有一场武术比赛,比赛套路的有五六百人,而散打只10人左右。所以,他一直主张现代武术一定要与传统武术紧密结合,而不是水火不相容,否则,武术不会有飞跃性发展。

爱琢磨问题是吴彬性格中的一大特色,比如,跆拳道小孩有兴趣,观众看得懂,很快就风靡京城,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它简便易学,升段也不是高不可攀。我们的武术能否再好学一些,打分更量化一些,初级升段更容易一些,一些规则的修改能否考虑世界上不同人种的差异。比如,欧美人身材一般比东方人高大,有些武术动作完成会比亚洲人难度大,如果这些方面做好了,武术在世界上还会普及得更快。

吴彬有位日本朋友,名叫石原泰彦。这位身材魁梧的日本人早在八十年代就到北京学习太极拳,学成之后在日本推中国武术,并且每年聘请中国教练、教授赴日传授中国武术,后来他又专程来京学习裁判,并聘请中国专家、到日本讲课。目前,石原所在的日本武术太极拳联盟组织全国比赛,其规模在某种程度上已超过了中国。日本的成功,吴彬归纳为:认真、精益求精、裁判晋级从初级到中级,再到高级,都在电脑上有记载,一目了然,而不是靠关系,全是凭本事。这些做法值得我们借鉴。

吴彬认为武术走向世界是多方面在起作用。比如影视,像《少林寺》、《卧虎藏龙》以及李小龙主演的电影,确实对推广武术起到了难以估量的作用。再比如公派教练员赴国外执教,中国武协举办国际段位制考评以及外国习武者来华取经、交流等。

另外:多年来,民间渠道到国外传播武术的人也不少,包括一些退役的老运动员在国外开武馆,教武术等等,尤其是在传播传统武术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这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吴彬说,现在世界已经进入东西方文化互补、交融的时代,武术是东方文化之一,自然会在世界上产生影响。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