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道法丹诀十二讲之五——净化身心(二)

科学和哲学是人类理性智慧的结晶,科学探索自然界的客观规律,哲学是对宇宙观、人生观、方法论的理性思维,二者都是表层常意识的智慧。理性思维只能认识有限之物,只能研究后天的世界和人,宗教则是对人生的终极关切,是人类精神回归的家园,它是以人们非理性的信仰为支点的,而信仰情怀属于人的潜意识层次,即先天灵感和后天智慧相互感应的中间心理层次。人类对无限之物,对无限的宇宙本体,如道、佛、上帝、真主等的信仰是真正的宗教,是正信,而对有限之物的仰则是迷信。科学的定律、学说,哲学的学派、主义,政治学的制度、领袖,宗教学中具体的教主、法师、教派等,都是有限之物,都只能作为理性思维和学术研究的对象,而不能作为非理性信仰的对象,否则就是迷信。信仰无限本体的宗教会给人类社会带来慈善、宽容、祥和的情怀,而对有限之物的迷信则会使人类社会躁动不安、相互仇杀、残暴专制乃至陷入极端主义的恐怖之中。正宗的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基督教都是信仰无限本体的宗教,而其中的极端主义教派则多被迷信支配。这种脱离正信限入迷信的教派,一旦痴迷到反社会规范,反人类伦理,乃至违法乱纪的地步,就是邪教。自元、明、清三朝以来,中国各地兴起大量民间宗教,这些民间宗教大多是儒、道、释、回、耶等多种宗教信仰相互融合的产物,其产生有特定民众苦难、政治腐败的社会背景,教义中也多有世界末日将至、劫难将临的救世谶言。民间宗教有时转化为邪教,和会道门、秘密会社搅在一起,盛世则隐,乱世则现,(此处删节159字)佛教中早传有“末世法弱而魔强”的谶言,邪教的产生和外来宗教的引入得益于中国本土正宗的佛、道二教的衰落,真正克制邪教的社会因素是正教。我们说过,佛教本质上是“自净其心”除教,而道教的本质也是“净化身心”。佛教将“正语、正业、正命、正念、正定、正见、正思维、正精进”谓之“八正道”,其中将戒、定、慧之三无漏学包举无余,比丹经道书还简明扼要,我历来主张丹家必通佛典,净化身心功夫要汲取佛法。在道教方面,《马丹阳真人直言》云:“道家留丹经子书,千经万论,可一言以蔽之,曰“清净”。“自古神仙,不敢跳过澄湛二字”。“但能一澄心遣欲,便是神仙”。《王重阳立教十五论》云:“心忘虑念即超欲界,心忘诸境即超色界,不着空见即超无色界”。丹道学是集科学、哲学、宗教为一体的学问,它有道有术,寓道于术,而气功大多属于丹道筑基阶段的安乐法门,乃养生健体之术,大多简便易行,立见实效,这和丹道净化身心的系统工程是相差甚远的。然气功可以在全民健身活动中普及教授,丹道却很难向社会普及。现代在社会上广为流传至普渡而较少流弊的丹功,应是全真道王重阳开创的修炼自身阴阳的清净丹法。

全真家丹道各门派最关键的步骤,就是净化身心。净化身心之要求不但见诸《王重阳立教十五论》、《全真清规》等道门戒律,亦见之于全真道历代祖师语录,可谓之全真家风。丹家对身体之净化,多采用辟谷、苦行等方法。然心净身自净,心的净化更为重要。据《真仙直指语录》所载,马丹阳真人云:道以无心为体,忘言为用,柔弱为本,清净为基“。 “清净者,清谓清其心源,静谓净其气海”。长春真人云:“常令一心澄湛,十二时中,时时觉悟,性上不昧,心定气和,乃真内日用。修仁蕴德,苦己利他,乃真外日用”。郝太古真人云:“夫吾道以一通为基,以见性为体,以养命为用,以谦和为德,以卑退为行,以守分为功,久久积成,天光内发,真气冲融,形神俱妙,与道合真”。全真道各门派祖师不仅如此布道,而且身体力行。据《金莲正宗记》所载,王重阳祖师本为咸阳右族,自甘河桥上遇师得丹道法诀后,弃家入道,至刘蒋材筑庵而居,号“活死人墓”,苦修六年而丹成,遂一路行乞去山东传道,其所作《化丹阳》书云:“凡人修道,先须依此一十二个字:断酒、色、财、气、攀缘、爱念、忧愁、思虑”。实际上,全真道北宗之丹法要诀,恰恰在“活死人”三个字上。马丹阳真人出家前本为宁海首富,其家产号称“马半州”,然师事王重阳后多经考验和磨炼,屡烧誓状,志如铁石,乞食为生,为师铞守墓三年,衣不服绢,手不拈钱,夜则露宿,冬不盖被;苦修而丹成。其诗云:“莫讶三冬不盖被,曾留一点在丹田”。谭处端真人乞食时,被人击折两齿,和血咽入腹中,而不动心,此所谓“一拳消尽平生业”。玉阳真人王处一按王重阳祖师法诀修炼,白日在登州、宁海之间:打尘劳行道积德,夜则归于文登县铁查山云光洞口,“偏翘一足,独立者九年,东临大海,未尝昏睡,人呼为铁脚先生”。如此面对大海单足站桩九年而炼睡魔,正是清净丹法之磨炼功夫,有志丹道者最应在此处着眼。丘处机真人炼性最苦,在碚溪乞食七年,一蓑一笠,寒暑不变,苦修大丹,夜不沾席,而战睡魔,人称“蓑衣先生”。他教导弟子说:“为道者,先舍家而后舍身,病即教他病,死即教他死”,如此舍家舍身而修道,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我死你埋,你死我埋,“至死一着,抱道而亡,任从天”。长春真人丘处机曾为修道发心立志,要十年功夫修炼得心如寒灰,一双麻鞋,系了又解,解了又系,每夜走至十七八遭,不教昏了性子。直至炼得不动心,性光常明,全身似水晶塔子一般。全真道北七真皆为载道之器,人道后苦修事迹载入史册。今人以为这些史实皆是宗教活动,孰不知这些史实恰恰是清净丹法最要害的修炼步骤,是丹道实践中最宝贵的法诀。全真道世代师传坐钵规式,内外日用,打尘劳等修持方法,将炼心一着贯彻始终。《盘山语录》记载一段故事,可知全真道修练情状。其中记载:“昔山东稀有道人,于师父处自言炼尽无明火。师父云,无明火尽,则心不动,便是好人。他日师父密道试之。日暮造门,庵门已闭。其人厉声以杖击其门。先生内应,已声不顺;勉强开门,来人形状躁暴,先生见之,颜色已动。又至堂上,其人不解屦,跳上座,殊无礼貌,先生大怒,深责其人。其人拱手笑曰,某非敢如此,师父使来校勘先生不动的真心。今未及试,已见矣”。

匡常修道长早年在崂山白云洞出家,也曾行乞炼性。据他,说金山派丹法,先要学会忍辱,等性情修得平和了,再聚光止念,收效甚快。王沐老师早年曾受龙门律师戒,发誓要炼得“心如止水”。谁知十年动乱期间,饱受刺激,心情又波动起来。他记载当时炼功状况诗云:“年来久已废吟哦,沉默无言感慨多,多年学行气,风来水面还生波!”我平生傲骨嶙嶙,脾气倔犟,率性而为,毫不掩饰,故人生多添了无数挫折和磨难。先师曾戒我在身处逆境时,不可连续打坐。其实,人生的磨难也是对性情的修炼,古人云:“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丹道就是要转化人的性格,改移人的秉性,控制人的情绪。人在经过千难万险的历炼之后,突然觉得心地湛然,性情平和,心胸开阔了,能不动心了,便是丹道修炼真正上了台阶。吾在此揭破的应是最重要的法诀,可惜“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世人视为老生淡。真心修习丹道者,望留意焉!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