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武术倾注着他深深的爱——记西安公路学院副教授尚济(二)

尽管尚老已两拜名师,练得一身武功,比拳常胜,谁知却输给了“坦克车”马礼堂。

一九五三年夏天,他从部队回京探亲,在李剑秋老师家见到了马礼堂先生。一听说马先生武功惊人,当时就要求与之比试。马先生拉开架式礼让三拳,任他来打,哪知他的崩拳打在马先生身上根本不起作用,三马先生双手往前一送,鼻子轻轻哼了一声,竟使他连退数步,一个“屁股蹲”坐在地上。

“你武技不错,可惜没有内气。“马先生看着他那气呼呼的样子,笑着说。尚济心想,莫非他刚才就是用内气把我“哼”倒的,我要是也会内气该多好啊!于是,他又拜马礼堂为师,一心一意学习内家气功,探求行气走劲和运用于技击散打的奥妙,整日整日地在师父家里演练讨教,体会劲路用法。数年之后,他不但将形意拳全部柔化吸收,且深得马老的气功真传。

然而,在这三位名师之外,尚有一人使他终生难忘,那就是清华大学教授李剑秋先生。自他四六年进清华大学后,五年来一直随李先生练形意、八卦,受益颇深。

第二职业

五0年底,尚老清华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海军航空学校任教。虽然他从事的职业与武术毫不相干,可他始终把武术当作他的第二职业,当作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他不只教学员的专业知识,同时还传授给他们武术技艺。不管怎么说,军人懂些武术还是有好处的。在部队十六年,每天的早操和晚饭后的空余时间里,他的身后总是跟着一大帮的好武青年,房子里早晚都拥满了拜求武艺的后生。学生一批批送走了,他所传授的武艺也随之飞向天南海北。经他亲手培育过的一大批优秀航舰干部中,有原海军航空兵司令员姚雪荪,一级战斗英雄舒积成,以及原六个师的师长,他们都是武术好手。但是,在1957年反右风刮得最紧的时候,部队里也反对练拳,什么“拉山头、搞宗派、复古倒退“的帽子接踵向他扣来。尚老不管这些, “你说你的我练我的,”明不能练偷着练,白天不能练晚上练,反正不停功。

宁无几日,又起风云。文化大革命的浪潮将尚老冲出高等学府,又卷带到西安,一个不“安分守己,整天练拳弄棒的“臭老九”,自然又被扣上“危险人物的帽子。但是,无论怎样折腾,带什么罪名,武术都是照练不误。住在牛棚的日子里,批斗之余,还照常坐在床上,盘膝练功。尚老闲心不操,瞅着空子多年练武的体会,和他从许许多多武术前辈、师友那里一点一滴凑起来的形意拳经加以整理研究,撰成数万字的《形意拳拳经解》,已在新体育杂志社出版的《武术健身》杂志上陆续发表。

“尚老,您受了那么多的折磨,为啥还要练武术呢?“我好奇地问。尚老笑笑说:“我小时身体瘦弱,就是靠练武壮实的。年轻时走南闯北,平安无事,靠的是练武练就的一付好身体和实战技艺。‘文革’中蹲牛棚,受尽了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也是靠练武顶了过来。几十年我大病不生,寒热不惧……”说到这儿,他禁不住站起来用拳锤锤胸脯,又练了几个招式,说道:“你看,我已六十四岁了,照样蹦蹦跳跳,还敢跟小伙子们比比。哪儿来的精神?还不是受益于武术,这么好的东西,我怎么能放弃它呢?“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