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眼镜程义服快刀王(二)

摆,头上的那条辫子便往旁边甩去。于是,就听周虎“哎哟”一声惨叫,跟着一屁股坐倒地上,双手紧捂右眼,鲜血顿时从指缝中涌了出来。原来,程廷华早把周虎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他头上那条细长的辫梢上拴着一个小铜钱,他一甩辫子,那铜钱不偏不歪正击中周虎的右眼。程廷华见疼得在地上打滚的周虎,只“嘿嘿”冷笑了两声,便扬长而去。

王深扫了徒弟们一眼,不禁叹了口气。他虽知是周虎不对,但又一想,不看僧面看佛面,“眼镜程”不该毁我徒弟,撕我脸面,此仇不报,岂不被人耻笑吗?

王深知道自己也不是“眼镜程”的对手,不敢强打硬拼,只能伺机暗算。他派人探准了“眼镜程”的行踪,知道他每晚回家都要路经崇文门外上二条。于是一天夜晚,王深悄悄藏在胡同暗处,手里紧握大刀专等“眼镜程”的到来。他心想:你“眼镜程”毁了我徒弟的一只眼,我要你赔上两条腿!王深心里正叨念着,就见胡同口有个人影,晃动着来到了跟前。他看准来人正是“眼镜程”,便一个箭步跃出暗处,挥刀向下三路砍去。他满以为“眼镜程”会惨叫一声扑倒在地,却万万没想到他这一刀竟砍了个空。他再看眼前,哎,怎么连个人影都没了!莫非是看花眼了?他正纳闷,猛觉得右肩头被人拍了一掌,顿时手臂象没了筋骨,灼痛难忍,连手中的大刀也滑落在地。他知道不好;猛一转身,见“眼镜程”正冷眼相对,手里攥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只听“眼镜程”说:“王深,我与你无怨无仇,是你徒弟无端寻衅,  自取其祸,你不但不管教徒弟,反而暗算于我,我念你是武林的一条好汉,不忍伤你,快把你这口刀拿去吧!”王深沉吟片刻,羞愧地接过大刀,悄悄地走开了。

光阴似箭,一晃五年过去了。这天,程廷华正在眼镜行的框台边磨镜片,忽然店铺前响起了脚步声,一个人鬼头鬼脑地往店里窥探。程廷华头也没抬,依然聚精会神地磨着镜片。

在店门前窥视的不是别人,正是五年前暗算“眼镜程”未能得逞的“快刀王”王深。王深自那天晚上.独自一人离开北京。以后,他踏遍名山古刹,走访四海名师,终于学得了一手能劈木削石的金刚铁沙掌。后又经过几年苦练,自觉功夫已成,才匆匆返回京城,来找“眼镜程”报仇雪耻。

王深见店里只有“眼镜程”。一人,又没有发觉他的到来。心想: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眼镜程必死于我铁掌之下。他轻手轻脚进到店里,猛地框台边,举起右掌便向“眼镜程”劈去,就听“喀啦,哗啦”一阵乱响,坚硬的框台被劈成两截,碎眼镜片飞溅一地。啊!“眼镜程”呢?人不见了!王深一看不好,赶忙伏身回头,却见“眼镜程”威然地立在他的身后,一只高高举起的右掌正停在半空中!王深已来不及躲闪,心想;这回可没命了!禁不住浑身一阵战慄。可是,“眼镜程”两眼逼视着王深,却慢慢地把右掌放了下来,他沉痛地说:“王深,我上次饶你一死,你竟恩将仇报,又来加害于我,你还算个什么武林好汉?你不觉得羞愧吗!今天,我再饶你一命,如你今后还不讲武德,就莫怪我手下无情了!”程廷华的一番话,说得王深无言以对,入地无门,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流着眼泪说:“程恩师,您不计前仇,武德高尚,我王深知错改错,如您不嫌弃,就收下我这个老徒弟吧!”程廷华一听此言,赶忙将王深扶起,乐呵呵地说:“老弟,看你说到那里去了。俗话说:不打不成交。咱俩的事没有外人知晓,往后谁也不许再提了。你我都是尚武之人,如你看得起我,就让咱们师兄弟相称吧!”从此以后,两人结成金兰好友,经常在一起.谈古论今,切磋武艺。“眼镜程”的徒弟们见了王深,也都亲热地称他为师叔。 一八九九年,我国爆发了声势浩大的义和团运动,不少武林志士纷纷响应义和团的“灭洋人、杀脏官”的义举。玉深含泪告别“眼镜程”,离开北京投身到这一斗争中去。不久,他在与侵略军的拼杀中被害。一九OO年八月,八国联军攻占北京,“眼镜程”目睹侵略军烧杀淫掠,复仇的怒火在胸中燃烧。他以“程记眼镜行”为掩护,秘密联络武林好友,积极开展了反抗侵略的正义斗争。在一次秘密集会时,侵略军包围了“程记眼镜行”,程廷华为保住武林精华,只身掩护众人突围,他挥动手中的春秋宝刀,一连杀死了十几个洋鬼子,最后不幸中弹身亡,从而结束了这位武林英杰的一生。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