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精武体育会创始人陈公哲事略

黄文宽

编者按:电视剧《霍元甲》的播映,使霍元甲与精武体育会的影响大为扩大。受剧情影响,一般人总以为霍元甲是精武体育会的创始人。为便于广大读者了解精武体育会创始情况,  现发表陈公哲的忘年交黄文宽先生的这篇文章。

精武体育会

陈公哲,原籍广东省香山县人(为纪念孙中山先生后改名中山县)公元一八九一年出生于上海。父陈升堂公在上海开设“粤瑞祥”五金号,为上海五金业富商,拥有巨资。公哲毕业于上海守真书院,再就读于上海复旦大学。陈升堂卒,公哲继任“粤瑞祥”五金号经理。不能在大学继续学习,乃聘各科专家到家补习,自名其室曰“百师垒”。公哲生性豪爽率直。通英文,二十岁时已当上海留美预备学校英文教授。是时公哲在上海以少年富家公子在社会上已相当活跃。

一九O九年春,有西洋大力士“奥皮音”来上海,在北四川路亚波罗影戏院表演西洋大力士技术,口出大言,愿与华人角力。上海华人哗然,陈其美、农竹,陈铁笙,陈公哲等商议,因宋某之介绍聘请霍元甲来沪与之比武。

霍元甲应聘,偕其徒刘振声于一九O九年三月到沪,寓居沪北租界火车站路之竹深居。由公哲作翻译与奥皮士会商比武。奥皮士诸多推搪,始约定于静安寺路之张氏味莼园比武,讵到时奥皮士不来,方知其已于先一日离沪他去。

其后日本人闻霍元甲师徒之名,要请比赛一较身手,以不损伤为原则,比赛结果刘振声与日人未分胜负。另一日本教师与霍元甲比赛,三数回合,日人入足欲翻跌元甲,反为元甲乘势一推,竟跌日人于天阶中,断其右手。

精武体育会

沪人咸知元甲之武功,谋安顿霍氏师徒之法,提议办一武术学校,定名为精武体育学校。于闸北誓旱桥西黄家宅租得旧式两厢一厅平房一所,月租十四元作为校址。然草创简陋,尚未能成为一正式之学校。

霍元甲原患有咯血病,来沪后时发时愈。日人有卖仁丹药物者,到来见元甲,谓可愈咯血而治肺病,元甲服食之后,病转加剧。自迁入黄家宅后,病转重,由众人送入新闸路中国红十字会医院医治二星期,即行病逝。时在一九O九年阴历八月间。越一年运枢北返。霍元甲在上海,为时仅六个月,享年五十三岁。当时盛传霍元甲被日人毒死。

聘请霍元甲来沪以至招待霍元甲师徒,均由陈公哲参与其事并出钱出力。

霍元甲死后,精武体操学校,已无形停顿,教师仅有刘振声和赵汉杰。汉杰亦元甲门徒。学生仅余数人,教师饔飧不继。刘振声对公哲长叹,谓长此下去,恐将流落上海。陈公哲遂与黎惠生,姚蟾伯等商议,决定结束精武体育学校,重新创立精武体育会。

公元一九一O年三月三日,即宣统二年正月二十二日精武体育会正式成立。租用火车站旱桥堍万国商团中国义勇队故址,年租二百元。租金和一切费用由陈公哲及姚蟾伯共同负担。并成立董事会主持会务。

陈升堂在沪地产甚多,一九一四年陈公哲送出倍开尔路地一段二亩,合计一万四千二百方呎,建筑精武体育会新会址。建筑费八千三百三十九元五角六分半。由公哲、姚蟾伯、陈风元三人平均分担,每人为二千七百七十九元八角五分五厘。

精武体育会成立以后,公哲倾其全力从事发展会务。先后成立各省分会,并向海外香港、南洋等地扩大宣传,先后成立分会。公哲为精武体育会奔走于各地,费用均自行负担,为会务挥金如土,遂至父亲遗产倾尽。

公哲之创办和主持精武体育会,经过事实史料,已详记于其遗著《精武会五十年》一书中,无须详为引述。余仅录其一二要点并参以所闻,略述如上。

公哲博学多能,精摄影术。常将其摄影作品发表于各美术刊物,曾获得国际摄影奖。曾为余讲述在南京大西门上摄一影片化时间至数月始成,获得国际奖的事迹。《精武会五十年》一书中照片为数十幅,皆当时自行摄影之物。

精武体育会

公哲精通音乐,擅“小提琴”,曾对余拉弹一曲。余笑曰:我对音乐一窍不通,君可谓对牛弹琴矣。请问如何才算高手,乞以简单语言告我,俾开茅塞。公哲言:拉弹高手在短短的一两秒钟能拉出数十个音波,若为初学低手,仅能拉出三两个音波而已。余为之憬然有悟,余从事篆刻,同是一刀,而能变化不尽,功力既到,乃为难能,当同此意尔。公哲亦为之首肯。

公哲晚年笃好书法,而重钟、王;曾将王羲之兰亭序定武刻石拓本,用摄影影印技术,翻黑纸白字为白纸黑字,别成一格,饶有情趣。其于书法,主张实用,创一笔行书法;已出版,其他有关书法之著作尚有多种。又曾在香港开个人书法展览会,哄动一时,预展时展品全部卖清,一时传为盛事。香港,九龙地濒海边,一般人皆以为必无文化古迹。公哲居香港,漫游港九各地,发现新石器时代人类遗址,收集古代石器,陶器,生产工具甚多,写有考古文章发表于报章。其所收集的古文化遗物甚多,后已全部赠送了给香港大学保存。

公哲为精武体育会倾尽家财和心血,晚年已非富户。抗战军兴,上海沦陷,他隐居香港,在香港“七姊妹”山腰,构筑一木屋,篷累斗室,读书写字,萧然自得。当时余亦居香港,时有过从。其豪气未减盛年。曾命其子哲文从余学习篆刻。

解放以后之一九五七年,公哲曾回国参加武术观摩汇演演出。并曾谒见贺龙元帅,对中国体育工作犹思有所建议,老骥伏枥,其爱国之心,至老不怠。

路过广州时曾约余相见,快谈一时。见其体力精神,犹极旺盛,毫无衰老意态。嘱余为刻“白首青春”一印。不意即此一别,竟成永诀。于一九六一年十二月在香港去世,享年才七十一岁.惜哉。

公哲生性坦率,待人诚恳,确然有古燕赵豪侠之风,精武会对武术人才,不论南拳北派、少林武当,无不一一罗致,共事一堂,与过去武术界之持派别门户之见者不同。公哲对之无不一一礼遇有加。故于其出殡之日,武术界同仁及亲友送丧者极众,香港交通为之阻塞两小时云。

公元一九八五年四月十二日于广东省文史研究馆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