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赴日讲学散记(上)(一)

宁夏武协主席  王新武

一、热情的接待

1984年11月11日,一架银色的波音飞机从北京起飞,越过浩瀚的太平洋向日本航行,机舱内我们中国太极拳教练组一行三人心情都很激动,盘算着讲学内容。三个小时后成田机场展现在我们眼前,这是个国际机场,宽阔,整洁,繁忙,当自动滚梯把我们送出日本海关后,迎面就看到打着标语欢迎我们的人群。

赴日讲学散记

日本太极拳交流协会事务局长小池先生和各太极拳组织的负责人向我们鼓掌、鞠躬、献花,握手、合影,只听一片汉语声:“欢迎,欢迎!”“辛苦啦!”,作为领队,我只好用生硬的日语说:“谢谢”,“您好”。我在上学时学过日语,可惜年久已忘,进一步交谈就不行了,只好依赖随行的翻译小姐,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呵!

当我们分乘数辆小轿车离开机场驶上高速公路时,陪同的小池先生通过翻译介绍情况:日本的交通都是靠左边行驶,与我国靠右行驶适成反向,甚觉别扭,好在高速公路宽敞,可并行四辆车,中间还有路障,才解除了我的担心。小池先生告诉我,高速公路上近几年车辆日增,  时速只能一百公里,其实也不能算高速了。我发现车每行驶一段便进入“料金所”,象个过路关;交上钱拿个卡片再走。车虽多,手续办的倒挺快,一按电子计算机即妥,我默数一下,大约用四秒钟。不知怎么,此情此景使我联想到古代小说中劫道的话:“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不觉好笑。细细一想,又觉此事有道理,我国的车辆不是也交养路费吗!不管跑多跑少,同型车一个价;看来日本是不存在“大锅饭”的,跑的多交钱就多。

车窗外高层楼房栉比相连,而高速公路本身也有二、三层楼高,宛如穿行在楼群的怀抱中,噢!车已进入东京市区了。

赴日讲学散记

我们下榻在环境较为幽静的:丰岛区西池袋立教大学隔壁一家日藉华人家,经理姓朱,开着一家中餐馆,上书“北方客家中国料理”。“料理”就是餐馆的意思,就象“御手洗”就是厕所的意思.一样。“西洋料理”就是西餐馆,“日本料理”就是专卖日本风味的餐馆。小池先生说:“全日本才有六、七十万穆斯林。考虑到王老师是回族,住大饭店在饮食上较难照顾,这种小餐馆可以单独做菜,四楼上恰有三个房间,每人一室,确实没有再合适的地方了。再说慕名来访者很多,会打扰您们休息。所以找了这个地方,请多多包涵”。我多么希望在清真饭店就餐呵!可是不日方增加麻烦了,回国后再做“讨白”吧?

日本是个高工资高消费的国家,除电器较便宜外,吃住都贵,我们住房设备齐全,虽不算豪华但整洁而先进。每人每天房租5000元。伙食标准也是5000日元,牛肉最贵,一盘炒牛肉就1800日元,鸡肉、海产最便宜。

赴日讲学散记

二,隆重而简短的开讲式

11月12日在日本国会健康中心开讲。国会座落,在东京市中心,天皇的皇宫。神社,国会大厦,众议院,参议院都在附近,楼不算高,但都富于大和民族传统的建筑特色,虽是十一月天气,树木仍然郁郁葱葱,蓝天白云映衬着随风飘扬的太阳旗和翱翔飞鸣的群群信鸽,呈现出一派和平宁静而肃穆庄重的气氛。

国会健康中心每层都有两个训练馆,设备豪华齐全,按体育项目需要,有的是专用,有的是综合性,如太极拳训练馆就兼做健美操、柔道、剑道等用,时间排开,利用率高。在这里活动的多为大臣、议员及他们的夫人、家属。我们能在这样高级的场所讲学,反映出主人对技术交流的重视和日中太极拳交流协会名誉会长、国会议员古井喜实先生,会长,众议院议员伊东正义先生的盛情和友好情谊。 开学议式隆重而热烈,充满了中日友好的气氛,墙上悬挂两国国旗和欢迎标语,该协会理事长、新日本通商株式会社社长村田震一先生主持,小池先生致词并对我们逐个介绍。从他们的宣传材料和介绍词中,对我侧重介绍是四十八式太极拳的创编者之一,获得过全国太极拳冠军等;对北京市陈式太极拳协会会长冯志强老师侧重介绍是陈氏十六代名师陈发科的弟子,是当今陈式实力的第一人,功底深厚等,均侧重技艺而不侧重职务,说明日本朋友重视知识,技术的观点。然后我代表中国武术协会和教练组致词。我在即席讲话中把太极拳技术的交流作为中日人民世代友好的一个内容加以强调,最后以“四十八式传友邦,中日人民情意长”、“中日人民世代友好,太极技术万古长青”结束了致词。当随行翻译高晓梅同志用日语译出后,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开学仪式就此结束,表现现出日本朋友抓紧时间求学的作风。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