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巴蜀武士打擂台 龙腾虎跃试真功——首届蓉城武术擂台赛散记

李高中

四川乃藏龙卧虎之地,自古以来川人骠勇善战,武士如云,素有摆擂比武之风。在中断了三十余年之后,又恢复了打擂的传统,今年三月中,下旬在成都举行了首届蓉城武术擂台赛,  四川各地一百七十多名武士,自费前来,飞身上台比试真功,台上龙腾虎跃,台下喊声雷动,其情其景,甚为壮观。

“何方武土贸然来,特地飞身上擂台,无敌人称名下土,要他比赛逞雄才。”

巴蜀武士打擂台

这是描写昔日成都武术擂台赛的一首《竹枝词》,事隔三十余年,擂台赛又重放异彩。

蓉城武术擂台赛赛场设在市中心的劳动人民文化宫灯光球场,场内搭了一个十米见方,八十五公分高的木质擂台,台下四周铺着垫子,擂台右側特设了一排“技术顾问席”,席前端坐着几位曾在旧时得过打擂金章的武林老将:景书堂。刘震南、彭元植,李茂堂等人,面对打擂盛况,皓首银须的老将们谈笑风生,抒怀叙旧。

据老将们回忆,成都武术擂台赛源于1 9 1 8.年,当时由“四川武士会”在青羊宫主办,青羊宫为道教胜地,地方宽敞,风景秀丽,打擂的宗旨是“团结尚武,强国强种”。此后,每年春季在青羊官花会时便打擂比武,有时秋季还在少城公园打擂,四川武林好手们登台竞技;沸沸扬扬,总要热闹个把月,擂主由武林高手担任,也曾邀请过蛾眉山“铁沙和尚”和湖北武当山的“云空长老”主擂,每次获胜者不仅可得金章,还披红挂花,打马游街;荣耀归家,甚至可谋得好差事。

曾在旧时得过三枚打擂金章的景书堂老拳师回忆说:解放初,他在少城公园练筋骨时,巧遇贺龙同志,贺龙同志亲切她向起武士会和打擂的情况,贺老总说:“共产党来了,要大力提倡武术,请通知怄们,快到军管会去登记,以后好组织起来。”接着,贺老总和随同人员在寒风中观看景书堂拳师表演了一个多小时的拳术和器械。

抚今追昔,景老感叹地说:三十多年一晃就过去了,如今又恢复了打擂,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中午休息时,景老和几位得过金章的同伴一同来到青羊宫打擂旧址,向青年人叙说当年比武的情景,鼓励青年人继承祖国的武术魂宝,把它发扬光大,推向世界!

首场打擂开始了,可容三千.观众的赛场座无虚‘砖,群情振奋;场外数以百计的观众守候“飞票”,翘首以待,会场上空,两条大幅标语:“宏扬中华武术”“振奋民族精神”被两串气球悬吊在半空,为打擂增添了壮观和欢乐的气氛。

巴蜀武士打擂台

为使比武趋于合理,这次打擂按体重分七个级别(48,52. 56,肋、65,  70,  75公斤级),临上场前抽签配对,前几轮为淘汰赛,后几轮用单循环赛决出各个级别的金、银,铜章。

哨声一响,65公斤级的武士们首先飞身上台,有的迅若猛虎,有的避实就虚,-位善长八卦掌的成都酒厂工人,面对内江好手陈勇,拧旋走转,以柔克刚;陈勇则以腾身飞腿连连得分,接着,身着僧服的十九岁皈依弟子马志刚拿出了看家本领,使用岳门架子、僧门拳招战胜了阿坝藏族自治州的对手;采自金堂县的马志刚去年听说本县炮台山灵开寺年逾八旬的常太和尚精通短手十一捶,便跑去钵拜老和尚为师,作了佛门的皈依弟子,所以这次是穿着借服打擂。

顷间,成都工人王磊两手出掌如飞蛇走雾,飘飘然中攻敌不备,他用蛇拳之长把对手打下了台。综观精彩纷呈的赛场,既有少林、武当等派功夫,也有四川民间蛾眉派的招式,各种风格的拳种也屡见不鲜,形意、八卦,螳螂,鸡形……还有从西:洋拳中借鉴来的动作,有人还把功夫片中的“陈真腿”也搬上了台。

通过七天七轮十四场较量,身体素质好。基本功扎实的成都体院学生战绩突出,他们的长拳腿法结合截拳道的身法,拳法取得了三枚金章和三枚银章:身强体壮、擅长通臂拳的杨华在75公斤级别竞中,用凌厉的腿功连破三位对手的手法,夺得金章;他的同学吴秉刚,杜小安用出色的散打术分获60公斤和70公斤级的金章,成都冶金实验厂工人周灵和灌县服装厂工人张强灵活地将长拳腿法和峨眉拳的小手法穿插使用,虚实相交,分对挂上了52公斤和56公斤级的金章:夺得48公斤金章的十八岁的遂宁市汽车修理工罗智辉武德尤为突出,他在一位姓李的对手猛打狠击,致使自己口鼻出血的情况下,仍不思报复,竞竞业业,最后以巧取胜,受到观众的热烈赞扬。赛后,那位对手认识到错误,主动跑来道歉,并表示从心里服输,随同小罗前来的师父廖其朗一再叮嘱他不能伤害对方,要用贴身快摔以巧取胜,所以整个比赛中,小罗没有受过一次警告和劝告。

争夺65公斤级桂冠的激战中,内江武术馆年轻教练,省散手冠军陈勇节节取胜,但在第三轮用腿误踢了对方禁忌部位,受到裁判劝告,他的老父亲、小学体育教师陈廷勉很不放心,特地坐火车赶到成都,提醒儿子注意武德。在后几轮,陈勇不仅风格好,技术发挥也正常,他用穿心腿、腾空腿以7比5战胜了最后一名对手,兴奋地登上了领奖台,挂上了闪闪发光的金章。

巴蜀武士打擂台

激烈的打擂吸引了四万多观众,即使下雨也场场满座,武迷们打着雨伞观看打擂,边看边议,兴致不衰。一对在四川大学学习中文的瑞典双胞姐妹高兴地用汉语说:“满好看,满好看,”。

从广西采的龙华寺主持觉明大师闻讯赶到打擂现场,按搽不住心头的激情,主动上台表演了一套蛾眉派武艺——拐杖拳,他手持拐杖,以“单掌参佛”起势,时而“金钩钓鱼”,时而“黄龙脱甲”,一百O八个动作—气呵成,内方外圆,气沉丹田,表现出深厚的内家功夫,其步法按北斗七星的位置,步稳势烈,最后以罗汉桩收势,觉明大师高兴地说:“这套拐杖拳是蛾眉山金顶法光和尚生前传授;我学了四年,这次是第一次向观众表,也是为多年不见的擂台比武助兴吧!”

作为新的尝试和探索,举办这样一个大型擂台赛在全国还属首次,对于组织者采说,确实需要莫大的勇气;这次擂台赛是由四川省武术协会,成都市武术协会,国营峨眉机械厂、成都市劳动人民文化宫。成都市保险公司。体育爱好者杂志社共同主办的,其宗旨是“宏扬中华武术,倡导武德新风,振奋民族精神”。四川省人大副主任,省武协名誉主庸刘海泉同志观看打擂后,向笔者表示:“这次擂台赛组织得不错,反映较好,”四川省武协主席周德潜教授认为:“擂台赛有利于发展武术的实用攻防技术,很有发展前途:进入擂台赛决赛的选手都有一定基础,一般都能运用攻防技术,争夺也很激烈,几乎每场决赛都有得分相等而以体重排名次的现象。由于是首次举办,只允许三十五周岁以下,十八周岁以上的选手参赛,再加以准备时间有限,大多水平一般,不少人过于紧张,基本功也欠佳,个别人甚至乱打,这些,都需今后加以注意。”

大会总裁判,省武协副主席王树田副教授说:“这次竞赛办法是根据国家体委审定的《散手比赛暂行规则》讨》结合伶传统打擂比赛规则制定的,规则较.细,保证了技术的发挥和选手的安全,”这次擂台赛规定每对每场比赛两局,每局净打两分钟,局间休:息一分钟;在比赛中,严禁攻击后脑,颈部。咽喉,裆部和用掌指插击眼睛,也不许使用头。肘,膝和反关节动作,可以用掌(轻)拍击对方头部,但不得连击,重击,拳击,不准使用暗器,得分部位是头部,躯干,腿部,赛前大会对选手进行了武德教育,要求发扬“点到为止”的民间传统,反对“擂台不认亲,只要拳头赢”。尽管如此,大会考虑到此项比武对抗性很强,故为每名选手都进行了人身保险,每人保险金额五千元。

据大会医务组统计;此次打擂上场的294人次中,共击中2840次,其中造成损伤的为98次,绝大多数为面部轻伤,只有9例为较重的关节脱位和脑震荡,除一例头皮裂伤外,其余经现场处理都能继续比赛;大会医务组组长,国家体委成都运动创伤研究所主治医师吴大才同志认为:“这些伤情大多是在头几天选手们不适应规则的情况下发生的。这次擂台赛的受伤比例比一般足球赛,捧球赛低,如果今后提高训练水平,掌握好规则,受伤比例还会降低;鉴于受伤绝大部分在面部,建议今后在规则上充分考虑这一因素。” 从打擂中看到许多选手的基本功不扎实,多用腿功,而手法,身法则较差,往往不能化解对方攻势,有花拳绣腿之感,更没有把各门派的独特攻防格打出来:俗话说:“练有定规,用无定法”,若无扎实的基本功和散打的实践经验,即使深谙各家套路,交手时也往往力不从心;根深才能叶茂,看来,苦练过硬的基本技术和散打功夫确是有志参加打擂者的一个重要课题。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