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访澳散记(一)

赵秋荣

一、贵人出门招风雨

1986年5月5日,广东的天气已经相当热了,骄阳似火。夏时制下午六点多钟,火辣辣的骄阳才稍稍收敛,鼓不起劲的微风无法驱散炎热。我们广东武术队一行二十一人,每人双手提着沉甸甸的大皮箱,旅行袋,在烈日下汗流夹背就要离开广州到澳大利亚参加中国周的武术表演了。

下午七点多钟,我们到广州白云机场,与广东省政府代表,艺术家代表,贸易代表以及广州杂技团等一百多人汇集,乘坐澳航班机出发。刚到白云机场门口时,老天突然降下倾盆大雨,象有意为我们洗去一身臭汗似的。

访澳散记

5月6日上午8点,大约经过九个小时的飞行,我们广东代表团全体人员终于顺利飞抵悉尼市,踏进了澳大利亚的门坎——悉尼海关。我们从机场携带着行李前往酒店时,突然雨从天降。我们来不及拿雨具,只好冒雨到马路对面乘车。点点雨水打在脖子上,冷得我们直打寒颤。眼见接待我们的澳洲朋友,有些已穿上毛衣,再看看灰朦朦的天空,我们才醒悟此地已是初冬。

没想到12小时前在广州热得象团火,12小时后,在澳洲却冷到还要穿毛衣。广州的一场大雨还历历在目,眼前又是满天风雨,我不禁想起了一句谚语:“贵人出门招风雨,”我们之中确实也不乏贵人,如广东省副省长杨德元,广州市市长朱森林,武打影星李连杰,杂技明星戴文霞……等等。

二,神秘的李连杰

李连杰是个大忙人,既要拍电影,又要料理他的武术发展公司,刚参加完《南北少林》在日本的首演仪式,又要参加广东代表团访澳,看来,是很不容易的。组团时,杨副省长专门指派了广东文化厅林迪夫和武术队领队刘辉南到深圳邀请他,我亦随同前往。

在李连杰的公司我们见到了他。他说,他正筹划一部时装武打片,导演、主演,编剧都是他一独揽,现在很多事尚没妥善解决,这次去澳大利亚,他也去不了。然而,到5月5日晚上九点多钟,在飞机场候机室内,全团百多人正在静静地等待从北京途经广州的澳航班机时,却见李连杰却神秘地出现了,他穿一身牛仔衣服,全团目光一下子集中在李连杰身上。

据说李连杰参加澳大利亚举办的中国周,深圳体委曾和代表团协商好,一不登台表演,二是上台见观众不穿表演服。原因是拍电影伤了腰、腿,医生要求他不得大动。李连杰本人亦表示,坚决不表演。可是,到了5月14日中国周开幕式那天晚上,李连杰又有出人意料的惊人之举。

访澳散记

晚上六点,为了充分做好表演前的准备工作,我们武术和杂技团演员都在后台吃快餐饭,饭后不久,只见李连杰一人独自绕着后场,边跑边做旋腰拉肩动作,骤然来几下用力的招式,随后,他又向郑志豪借了一套绿色的唐装衫。怪了,难道他要上场表演?他自《少林寺》成名以来,从没有在电影以外表演过武术,甚至他自己公司耗资四十万的大型武舞《神州武魂》公演,他也只不过穿着便服上台讲了几句话。可今晚他真的上台表演了。表演结束回到酒店后,随团记者谭理光先生说了这么一桩事:前天,李连杰和黄惠贞等几个武术队员,误进了一间娱乐厅,那里正好有国民党人的聚会,国民党的一位老者连忙起立,向全体人员介绍,并激动地说:“欢迎祖国亲人!”顿时,全场长时间地热烈鼓掌。事后,李连杰专门找到谭先生,讲了这段见闻。也许李连杰被这件事感动了,才破例上场表演。

三,现代“江湖客”

按澳方要求,武术表演要有剧情、有舞台效果。据此,我们编排了古代武术,越女剑法和武术精英三部份。古代武术,表现—群江湖武士在赶庙苗会的时候表演的各种武术特技,其中有掌力劈石,钢枪贯喉,拍打功等。实际上,在澳洲的头几天,为了宣传中国扁周,我们和杂技团已分头到各个购物中心、广场,医院、甚至街头进行小片断公演,其做法和‘中国过去的走江湖几乎没两样,于是,我们真成了货真价实的“江湖客”了。

悉尼很大,悉尼人爱住海边,沿着长长的海岸线,都有极漂亮的住宅。我们要到每个住宅‘区表演,就要长途跋涉,最远的一次,竟要走上一百多公里,好在汽车时速一般都在100公里以上,因此,我们能一天跑三几个地方演出。

头几天一直没有安排我参加表演,直到十一日,在大型橄榄球比赛中场休息时,才让我和刘宇政表演拍打功。看橄榄球的观众非常狂热,不亚于足球,比赛也十分激烈,往往一场比赛下来,总有些运动员被撞得头破血流,观众的情绪在中场休息时仍不能平息下来,当我们拿着兵器走进场地时,那些观众大喝倒彩,有的倒竖着大拇指,表示嘲讽,更甚者,个别观众竟粗言辱骂。好在我们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当林泉,黄惠贞亮出双剑,神采奕奕地打起对刺剑时,全场近六万观众都静了下来,随后,陈伟雄,卢伟棠的三节棍对棍,刘德,冯维斌,邓家坚的三人格斗,再把观众从入神中带向狂热,呼声大作。轮到我和刘宇政上场了,场中突然跑出十几个穿泳装的美艳女郎,宣告下半场球赛马上开始,见此情形,我和刘宇政只好退下场来,但观众席上马上响起不满的嘘声。刘宇政灵机一动,拿着腕口粗的木棍打了一段,我顺势走上,让刘宇政用木棍打击胸背,木棍在我背上一节节断开飞出,顿时,观众乱叫一团,当我们走近出口通道时,那些澳大利亚观众纷纷朝天竖起大拇指,表示赞赏。

在连续几天的街头卖艺表演中,我参加的这次表演算是江湖味最淡的,其它演出,特别是在马丁广场,那江湖昧真够浓了。马丁广场位于悉尼市的写字楼区(公司区),四周高楼林立。我们的表演是在12点钟午休时间进行的,广场四周挤满了穿白衣,打领带的人土,拖男带女的家庭主妇和过往的老头子,老太太,广场中央是一个形象旱冰场,四周—有梯级坐位,是专供表演的场所。

访澳散记

表演由杂技团民乐队演奏广东音乐开始,然后是陈伟雄的猴棍,刘宇政的劈石等武术和杂技顶碗,抡椅等节目相间穿插。在表演气氛起来之际,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插曲: 民乐队在表演空场时奏起广东音乐,一个二岁大的小女孩随着音牙乐节奏跑进场中,跳起自编的舞蹈,另一差不多大的小男孩,再也按捺不住了,硬是挣脱妈咪的牵带,跑进场内乱蹦乱跳,那根牵带吊在他屁股后面,一摆一幌的,看着这情景,我想起了“甩须马骝”(猴子)这句广东话。全场观众被这两个小宝贝逗乐了,乐队紧接着奏起澳大利亚民歌,全场观众和着欢快的节奏鼓起掌来,有一老头高兴得摇头幌脑,手舞足蹈。全场气氛十分和谐,愉快。我想,能产生这种效果,倒是令人欣慰的,如果说我们是走江湖,我想当这样的江湖客也不错嘛。 14日晚,我们把街头卖艺的那套节目搬上舞台,在灯光;佈景的配合下,表演气氛更为浓郁。澳洲观众爱看惊险刺激的内容,抡尖贯喉、掌力劈石的节目,能一下子令全场六千多观众屏息呼吸,惊讶不已,进而热烈欢腾。为了保持大难度,创造良好的表演气氛,我决定在拍打功时,让刘宇政用木棍打击头顶。这是临时决定,和刘宇政从未配合练过;当刘宇政第一棍打头没有打准,落在我的锁骨上时,场上就有观众惊叫起来,刘宇政再打第二棍,只听喇地一声,木棍正正打在头顶上,然而,木棍并没有断,此时,许多观众吓得不敢再往下看,等到第三棍把木棍打断时,不少观众都紧张得张开手掌忘记拍了。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