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访澳散记(二)

我们的表演获得了很大成功,当地报纸,评论说:“对练逼真、惊险,”“掌力劈石功深力厚”,“拍打功炉火纯青”、“银枪贯喉惊险刺激”。有一个曾在二十年代到过中国的澳洲人,百思不得其解,晚会完后仍不肯离去,问谭理光先生这木棍是否特制的。苦于语言不通,未能把武术的深澳之处告诉这位老入二一当然,个中奥妙,一般也是不轻易告诉他人的。

四、武林一家,四海兄弟

旧时的江湖客每到一地,总要以武会友,广交朋友,我们也不失先辈遗风,在悉尼结识了众多的武林中人,譬如柔功门梁样先生,白鹤总会马健昌先生,太极学院许荣光先生,蔡李佛总会陈永发、蔡洪先生及袁锦辉,司徒永华、雷文祖、曹克成、顾浩,陈恩、陈MARK, DAVID等等。他们虽然生活在澳大秈亚,有的甚至是白种人,越南人、朝鲜人,但武术的共同志趣超越了国界,超越了民族,使大家成为武林兄弟。广东和悉尼的武术有着亲密关系,白鹤派、柔功门、蔡李佛都是广东南拳流派传国外的拳种,特别是蔡李佛,发源于广东新会,现任澳洲蔡李佛总会第五代掌门人陈永发和广东武术队总教练陈昌棉,就是师叔侄关系,非同一般一这更使我们相处更加融洽。为了日夜陪伴我们,他们多位兄弟都请了假,特别是蔡李佛馆的越南青年陈恩,为了赚钱以便与在美国多年未见面的妈咪相见,日夜不停地干一日打三份工。为了陪我们,他却连请几天假。幂看他剪得短短的小平头,挨得金睛火眼的神色,我问道:“不工作拿不到钱怎么办?”他说着一日流利的广州话:“晤要紧,最紧要大家好玩。”

“最紧要好玩”,这句话在国外侨胞中间很流行,词的含义很广,其中还包括投机默契,相处愉快的-  意思。大家都是武林中人,武术在澳州是不分民族,国籍的。因此,蔡李佛总会的MARK WHELAN虽然是正宗的西人,却有唐人MARK之称,当别人开玩笑地说他是“鬼佬MARK时”,他亦说一口流利的广州话回敬:“鬼佬?有!边个系鬼佬?不谁是洋人?陈MARK对中国武术爱得入了迷,对瞧不起中国人的言行极其愤,慨。一天晚上,陈MARK,肥成等一班弟兄送我们回酒店后,刚出门口,迎面走来一男一女的西人,那女的对着肥成他们恶狠狠地说:“黄鬼”,陈MARK连忙冲上去说:“你敢再说-遍!”扬手真想打他一个耳光但想起自己是练武之人,不能这样对待女流之辈才没真正动手。那女的见状,吓得不敢出声,那男的早就逃跑出十米以外了。

不单陈MARK维护中圈人的面子,梁祥先生的,“洋”弟子,马健昌先生的许多徒弟,以及许荣光先生众多的有身份,有地位的“洋人”学生,都极尊躉中国人,太极学院的所有学员,外出活动一律穿唐装,柔功门,白鹤派的“洋”学生,都能舞出地道中国南方式的醒狮,蔡李佛陈MARK能流畅、熟练地打狮鼓,只听鼓声,谁都想象不出是西人打的鼓。他们崇敬中国武术,喜欢武术,说明武,术是中华产民族的优秀文化,这种文化超越了民族,国界,也许可以说:“武林一家,四海兄弟”吧!

五,手足情深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远离祖国,远处异邦的华侨,对我们这些远方而来的祖国亲人,更是欣喜若狂。在悉尼华人饮食工会宴请广东代表团的宴会上,澳洲侨青社社长黄宝荣先生祝酒时,激动万分,突然昏迷过去;柔功门梁祥先生,在宴请武术队的时候,拿出平时舍不得喝的好酒,让我们开怀畅饮;悉尼著名病理学专家朱佐治医生,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的时间,带我们去参观市容,邀我们到他家作客;唐人街皇冠酒楼余老板,多次请我们饮茶、用最拿手的成名佳肴“水豆倚”款待我们。连那班穷工友们,为了每人送我们一件小礼品,到处奔跑,陈祖还专门请了几位小姐当顾问,挑选合适我队林泉、黄惠贞等几位小姐的礼品,这份热心,这份细.心,充分体现了海外亲人的一片心意!更为难得的,是澳州致公堂八十多岁的刘宝盟主,在我们准备离开澳州回国那天,亲自到飞机场送行。致公堂是洪门组织,清朝未年为响应孙中山的革命而创始的,有着光辉的历史。致公堂在澳洲起到华人调解会的作用,许多华人都依靠致公堂的组织力量。我们刚到悉尼不久,在蔡李佛馆陈永发掌门的引导下,就去访问致公堂,是出乎他们的意料的。对我们的来访,他们显得十分高兴,  用名贵的洋酒招待,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最后还送宴了两面锦旗,上面写道:“发扬国术”,“四海一家。”致公堂八十多岁的刘宝盟主,尤其显得高兴。他早年飘泊他乡,一直无机会和祖国大陆亲近。几十年来一直想念祖国,想念亲人,我们广东武术团,在澳洲探望了他老人家,使他在异乡见到了来自祖国的亲人,从而使他几十年的宿愿,多少得到偿还。  只是十几天的相处,时间太短太短了。临别,刘宝盟主伫立在飞机场的海关口傍边,目送着我们,久久没有离去。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