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一位老武术家的心愿—万籁声

崇雄  纯本

在福州市的马路上,人们时常会遇到一位中等身材,须发皆白的老人,身着自绸衫和灯笼—裤,脚穿一双白球鞋,满面红光,精神奋发地骑着一辆自行車,出没在車群中。当人们想仔细地瞧瞧这位白衣老人时,他却早巳蹬出老远了。

老武术家的心愿

对于这位老人的传说很多。有人说,早晨经常看到他独自一个人闭着双目,两腿盘坐在市郊的田野里,两掌各托着两个鸡蛋大的钢球丸在不停地揉动着;有人说,晚上路过湖滨公园时,时常可以看到他两臂各套着十五个拇指粗的大铁环,运动起来轻松自如,时而竖叉时而横叉,或一个跳步跃出丈把远,或转身来个回身腿,踢得水桶般粗的大树哗哗地响;还有人说,他的硬功表演更神了,手握一根三寸长的钢钉,猛地一击,一下子可以穿透三厘米厚的木板。

这位老人叫万籁声,是我国著名的武术家。不久前,我们专程访问了他。

到万老家,正值中午时分,他没有休息,而是在伏案疾书,撰写他的武术著作。由于精力过于集中,当我们快要站在他的桌旁时,他还没有发现。他的徒弟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后,才连忙搁笔,站起来一边道歉一边和我们握手。

万老今年七十九岁,看上去只有六十上下,中等身材,满面红光,结实的身板,果真名不虚传。说实在的,他那双坚实有力的大手握得我们手直疼啊。

万老住的是一间平房,屋子虽不大,但布置得朴实整洁,书柜旁挂着一把六十年前他师傳送给他的亮晶晶的宝剑,地上有篮球般大的石球、铁球,铁环,石锁,墙边竖着大刀、长枪,整个地面几乎全被武术器械占满了。万老三句话不离本行,谈起来全是武术。于是,我们便从他的武术生涯谈起。

老武术家的心愿

万老一九O三年生于湖北武昌,原名万常青,少年时代即住北京,十七岁考入国立农业大学森林系,毕业后留校任助教、讲师。他自幼爱好武术,在校期间,曾拜沧州神枪手刘德宽的高足赵鑫州为师,学了三年少林六合门,之后,他又得自然门内功拳师杜心五的传授。接着又先后向刘百川、王显斋、王荣等拳师学习。万老当时在校读书和任教的八个寒暑里,除了上课之外,几乎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练武上。他除了擅长少林六合门和自然门内功外,对其它各大门户如行意、八卦、太极、猴拳、劈卦、罗汉、南拳及刀枪器械、暗器等主要功法无不涉猎。一九二八年他又撰写了十几万字的《武术汇宗》。

解放后,万老当了伤科医生,为人治病,依旧习武练身、写文著书,传授徒弟。目前万老的几十个得意门生中,最长者五十多岁,最小者十几岁,每日跟万老习武。他常告诫他的学生们,练武犹如锻剑,冷了烧热,热了再冷,反复锤炼才能打成好剑。他说,功夫不负有心人,武术功夫里的“动动无始,变化无端,虚虚实实,自然而然,出手软如绵,上身硬如铁,手出一条线,打出人不见”,这些本事全是靠练出来的。

老武术家的心愿

他说,你们不要看我是快八十的人了,现在的力气还大着呢。不信你们看,说着,他拿起一根粗2,5厘米,长约一米的铁棍来,他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镑铁棍的一端,将铁棍成水平地直臂悬举起来。我们简直看呆了。

接着他又说:中国武术之构成,各有其独到之处,其动作进退,均不出攻击与防守,或防守带攻击,或又攻击又防守,既防守又攻击。其动作又不出上下左右,前后方圆,浑圆一劲(气)之秘诀,所以它应属于“军事体育”之一环,也是一项健身的法宝。它可以培养出自卫卫人的勇气,自救救国的情操,不拘实地环境、人数、设备,均可练习。且以意使气,不伤筋骨,不会得运动性关节炎,不易得肺病、胃病之疾,这当然不是说武术万能。练其它体育项目,也可以加上中国之气功,缓缓加功,不要躁进,就可以少得不必要的疾患了。会武术的人,要兼习一般体育运动,学体育的人也不妨学学武术。 万老现在虽巳年逾古稀,但他对武术理论的研究始终坚持不懈,目前他已写成《武术技击精华》、《武术自然门》、《金枪二十四式》、《中医伤科》、《气功》等十六部书稿。他决心在有生之年为发掘、继承我国武术遗产,培养更多的武术人材而努力。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